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海峡书盟      小说目录      搜索
小通房 第3章 第 3 章
    事毕,宋远洲去净房打理清爽,计英伺候他换了一身银色绣亭台楼阁纹样的锦袍,又服侍他吃了早饭,送走了。m.jsjmr.

    计英浑身骨架散开一般疼痛,原本破碎的衣裳已经不能蔽体,不能遮掩的地方露出青红痕迹。

    她坐在绣墩上喘息。

    有人来了,是个双十上下的姑娘,看到窘迫的计英就摇着头出去了,拿了她自己的衣裳给计英。

    计英十分感谢,“敢问姐姐芳名?计英回头洗净衣裳给姐姐送回去。”

    姑娘跟她笑笑,“我叫茯苓,勉强算是二爷的大丫鬟,不过二爷的事情大多是小厮打理,我多帮二爷理一理书画之类。”

    茯苓原名尹茯苓,父亲是杭州那边的画师,后来家里出了事,父亲没了,叔伯争产,茯苓的弟弟年幼不能挑起家业,宋远洲因与茯苓父亲相熟,便将他们姐弟接来了宋家做事。

    茯苓帮计英收拾房里的衣衫物什,计英小心打量她,在想茯苓会不会是宋远洲的房里人。

    茯苓笑起来,“我只是二爷的丫鬟,二爷本没有房里人,如今你来了,以后这些事情就不用我来做了,是你的事情了。”

    计英愣了愣。

    宋远洲只她一个通房么?

    但她想了想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他没成亲,又刚出父孝没多久。

    茯苓带着计英去灶上领了饭食,又送她回了下榻的小西屋。

    计英腿下疼痛未消,走得不稳,被突然从一旁窜出来人撞了一下。

    她向后跌了过去,幸亏茯苓扶了她才没摔倒。

    她看过去,撞她的时候是个十三四岁的丫鬟,模样精致,仰着下巴,撞了人也不道歉。

    反倒是茯苓说了一句,“香浣,走路小心些。你今日不在花木上当值吗?怎么到歌风山房来了?”

    那香浣哼了一声,“茯苓姐姐这话说得,歌风山房难道没有花木?我怎么就不能来?”

    她说着,斜着眼睛瞥着计英,上上下下打量,嘀嘀咕咕起来。

    “我道白家送来的通房是什么艳丽姿色?原来不过如此。二爷恐怕看都不想看一眼!”

    计英转过头不想搭理。

    茯苓皱眉,“香浣,你以后莫要说这话了,计英如今已经是二爷房里人,照理,当比你高一等。”

    那香浣仿佛听到了晴天霹雷,不可思议地看着计英。

    “怎么会?!二爷怎么会收用她?!夫人都说了,我才是给二爷准备的通房丫鬟!”

    计英一听,呛了一声。

    原来还有人上赶着给宋远洲当通房,看来不晓得受的是什么地狱之罪。

    但是香浣说的夫人,约莫是宋远洲的继母孔氏。

    孔氏送给他的通房,宋远洲未必像对待她一样欺辱对待吧... ...

    计英没精力理会这位竞争者,同茯苓道,“姐姐去忙,我自己回去便是。”

    她送走了茯苓,自己也转身要走。

    那香浣却腾地跳到她面前,挡了她的去路。

    “你到底使了什么手段勾引了二爷?”

    计英不免想到了昨日宋远洲的行径。

    “这个问题,你该去问一问你们家二爷。”

    这般口气,说的香浣一愣。

    香浣的外祖家,是宋远洲的继母孔氏的陪房,她想进歌风山房不是一日了,但歌风山房不要她,只能在花木上打转。

    宋远洲出父孝后,孔氏就开始为他挑通房,香浣求着外婆将她送去了孔氏眼前。

    孔氏答应了,本说问一问宋远洲的意思,挑个好日子便把人送过去。

    谁想到白家横插一杠子,先送了人过来。

    宋远洲还同意了。

    香浣当时就傻了眼。

    但她想着计英身份特殊,宋远洲未必会收在房里,可昨日计英刚到,就... ...

    香浣越想越气,气得喘不过气来。

    计英无心同她嘀咕,看了一眼那毛都没长齐的丫头,哼笑了一声准备离去。

    香浣却一把扯住了她手上的衣裳。

    香浣本想拉住她,却将她手里衣裳拉了下来。

    那是昨夜计英换下的,如今哪里还有衣裳样子,只剩下一堆破缕。

    香浣是个没见过世面的,看见衣裳破碎成那样,震惊了。

    “我的天!你、你竟然穿这般衣裳勾引二爷?!你要不要脸?!”

    计英又被骂了,但她笑了。

    这位香浣姑娘应给去问问扯碎衣裳的人要不要脸,而不是问她。

    计英不愿意再纠缠了,身上脏的厉害、疼得难受,她只想回去把自己擦洗干净。

    “我不要脸,可以了吧?让路。”

    香浣以为,不论是谁被骂“不要脸”,那肯定要急赤白脸地恼怒争辩,没想到,有人竟然直接承认自己不要脸?!

    她就好像使出吃奶的劲挥了一拳,却打在了棉花上,反而自己差点踉跄摔倒。

    香浣的认知不够用了。

    “你、你怎么能不要脸呢?!你这样是不可能得到二爷的心的!”

    计英这次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她饶有兴致地看着香浣,“我自己的脸都不要了,要他的心做什么用?”

    从前,她约莫想要,如今,她没那个闲情雅趣。

    而且再也不会有闲情雅趣了。

    这次香浣的反应和计英预想不一样。

    “得了二爷的心,就能过得好了,就是半个主子了,锦衣玉食、金山银山有的是!”

    这都是香浣外婆从小告诉她的。

    计英听住了。

    二爷的心不重要,二爷的钱却很重要。

    她缺钱。

    计家被抄之后,嫡枝死的死、流放的流放、被卖的被卖,从前仰仗嫡枝而活的旁枝,日子一落千丈,加上男人们少不了被牵连,只剩下些老弱病残守着计家最后的园子过活了。

    那些都是计英的族人,是这世上除了三哥以外,她最亲近的人了。

    宗门嫡枝享受着众星捧月的荣光,也不能忘了旁枝族人的默默付出。

    这是计英父亲在世时一直说给宗族子弟的话。

    计英记得。

    她想让计家旁枝稍微好过一点,哪怕多一点钱撑到计家东山再起时也好。

    她怔怔想着。

    香浣见她这样,还以为自己终于把她说的醒悟了。

    香浣叉着腰趾高气扬起来,“你现在醒悟也晚了!你这般不要脸,二爷不可能喜欢你了!你已经成了破鞋!二爷不会要你了!”

    计英歪着头看这姑娘,心道小小年纪,脑子不好使就算了,嘴也够臭的,不知吃什么玩意长大的。

    香浣见她不说话了,更是来了劲头,想到自己被她平白占了通房的名头,骂的起劲。

    “... ...二爷以后都不会要你了,只会把你冷在后罩房,你就等着被发卖吧,你个破鞋!”

    谁料,就在香浣骂的起劲的时候,茯苓去而复返。

    茯苓快步跑了过来。

    “计英,二爷回来了,正寻你呢,你快过去吧!”

    这话音一落,香浣像被打脸一样,张着嘴定在了原地。

    她看着散落一地的破烂衣裳,又看像计英。

    不要脸的坏女人,二爷怎么还要她?!

    可这坏女人竟然还不想去,坏女人问茯苓,“急吗?我想回去洗漱一下。”

    茯苓有些为难,“二爷既然回来寻你,你还是尽快到二爷面前的好,别让二爷等你。”

    坏女人还叹气,不情不愿地道,“那好吧。”

    香浣几乎晕厥了,眼睁睁看着计英见二爷去了。

    二爷怎么还会要她呢?

    *

    计英不知宋远洲去而复返是何用意,只是见宋远洲坐在太师椅上吃茶,见她来了,笑着问,“是不是在想,我寻你何事?”

    计英在他单侧勾起的嘴角中,有些不甚妙的预感,“奴婢不知,请二爷吩咐。”

    男人看着她,笑得玩味。

    “爷今日要去计家的旧园转转,就带你一并过去好了。”

    计英怔住。

    计家的旧园,她出生到长大的地方... ...

    她不明所以地看向宋远洲,男人起身走到了她身边,手落在她腰间轻轻一落。

    香炉里旋起的幽香飘了过来。

    男人一笑,轻轻推了她的腰。

    “走吧,想来你定睹物思人。”

    ... ...

    他说的不错,计英看见计家旧园的大门,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了。

    青砖黛外的院墙,红漆大门前两只石狮子威武盘踞,只是这座园门再也论不清主人。

    计家门匾摘落,取而代之的是门外立着的待售招牌。

    曾经宾客络绎不绝的门前,只剩下久无人居的污浊之气盘旋。

    计英站在门边,门里好似升起浓重的雾气。

    恍惚之间,她仿佛看到了那个穿着红衣的小女孩,拿着马鞭从门里跑出来。

    计英看住了,她想拉一拉那女孩的红衣,但女孩跑得快极了,红衣从她手里掠了过去。

    “小姑娘家,跑跑跳跳像什么样子?”

    熟悉的声音从浓雾里传了出来,计英怔怔,看到一个稳重的青年走了出来。

    紧跟在青年身后的是个白袍青年,书卷气浓厚,“大哥随她去好了,过几年嫁人了,可就没得跑了。”

    计英定在门前,浓雾更加弥散了。

    不知又从哪冒出来一个拿着扇子的少年郎,他两步上前搭上了白袍青年的肩,另一只手摇着扇。

    “二哥可说错了,计家的老四,苏州城里的魔王,有没有人敢娶她,还不好说呢!”

    三个人又是叹气又是笑,宠溺地看着跑在前的红衣女孩。

    雾气随风而转,三个人向前走去,计英忽的上前拦在他们面前。

    “大哥,二哥,三哥!”

    可是话一出,浓雾忽的散了,她快步上去想抓住什么,手一伸,抓了个空。

    只有门前的风从她指尖掠过。

    三个哥哥消失在了视线里。

    计英怔怔地站在门口。

    门前又升起浓重的雾气,雾气里走出来一对夫妇。

    两人走得很慢,一直在低头亲昵说话,不知是不是听见前面的笑闹声,男人抬起头来,叫了前面的人。

    “小获,不许这样说你妹妹,你妹妹好着呢,怎么没人要?”

    小获,是她三哥计获的乳名。

    男人这么说了,却被一旁的妇人轻打了一下。

    “要是没人要,就是你惯得。你还去给她寻什么西域马,你看她眼里还有女红绣花吗?”

    男人被妻子埋怨了,连连认错。

    “是我的错。不过你放心,只要我这当爹的在,咱们英英想嫁谁,随她挑!”

    妇人轻笑一声,男人发出了爽朗的笑。

    “爹... ...娘... ...”

    计英情不自禁地要跟在两人身后追过去,只是一抬脚,浓雾又散了,那对挂念着女儿的夫妇,和前面的四个儿女一起,消失在了雾里。

    门前什么也没有,只有穿堂风时不时吹过。

    计英静默地站着,眼泪从脸颊划过,自下巴滴落衣襟。

    她没有察觉,直到被人用扇子敲了肩头。

    这一幕太过熟悉,她急急转头看寻敲她的人,却只看到眸中含着阴冷笑意的宋远洲。

    “你以为是谁敲你?”他问她。

    计英摇摇头,低下了投去,“回二爷的话,没有谁。”

    她不想将三哥与他相提并论。

    宋远洲问了个空,也不生气,信步进了园子。

    这园子是计氏宗家的旧居,因着供奉祖宗,又是百年老宅,官府抄家后发还了回来。

    计家幸存的旁枝过得落魄,老宅空着无人打理,计英曾听说,祠堂已经挪了出去,族人想把这座宅子卖了,到城外买田。

    人活世上,总要吃喝。

    计英已经无权置喙,旁枝的叔伯兄弟还是去寻她,征求她的意见。

    她自然点头,“大家能过下去最要紧。”

    可外人嫌弃这宅子晦气,挂了很久,没人想买。

    计英一路随着宋远洲进了园子,在如潮水般的回忆里被反复淹没,直到宋远洲顿住了脚步,站在正院后的花园里的假山下。

    假山临着园中小湖,是计英小时候最喜欢跑来绕去的地方。

    计英又看见了虚幻的人影,但她不想再被记忆淹没。

    她打起精神问宋远洲。

    “二爷今日为何来这里?”

    宋远洲抱着臂看着这一片假山,没有回应她。

    这时,宋远洲的小厮黄普引着人来了。

    黄普引来了两人,两人她恰恰都认识。

    一个是如今旁枝里当家的桂三叔。另一个男子二十上下的模样,穿着靛青色长袍,肤色略显黝黑,高挺的鼻梁悬在明亮的眼中之间。

    是叶师兄叶世星,计英父亲计青柏的得意门生。

    当年计家出事,计英父亲的门生故旧有人受了牵连,有人自顾不暇,计青柏不想再连累更多人,将徒弟全部遣散。

    叶世星没走,怎么都不肯走,幸而他来计家的时候晚,事情没有牵连到他头上。

    计家败落之后,他还一直留在计家,替计家人打点,帮计英寻找三哥计获的下落。

    两人看到计英都睁大了眼睛。

    尤其叶世星,他甚至快步走到计英身边,“英英,你怎么在这?”

    计英好些日子没见他了,被他急切的声音问的眼眶一热,回道:

    “师兄,白家将我送去宋家,给宋二爷做... ...丫鬟。”

    话音一落,宋远洲走了过来,手自然地落在她腰间。

    计英身上一僵,对面的叶师兄也是一愣。

    宋远洲笑起来,亲昵地低头问她。

    “你怎么不同你师兄说清楚,你不是我随便什么丫鬟,而是通房丫鬟?”,,网址 ,...:;和!,,。,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