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海峡书盟      小说目录      搜索
小通房 第7章 第 7 章
    计英睡在地板上,能感到房内的低压。m.zztp.

    但她自觉睡得低,压不着她,再加上累极困极,一闭眼就睡着了。

    宋远洲看着她睡着的身影,翻身半晌,才冷笑睡下。

    ... ...

    翌日一早,计英伺候家主洗漱吃早饭,自己又去寻了茯苓喝避子汤。

    一点怀孕的可能她都不想有。

    一旦她离开,便不想再和宋远洲有任何瓜葛。

    她把苦到心肺里的避子汤一口干了。

    有人偷偷看着,气得跺脚,转身跑回映翠园报信。

    “外婆,那个计英今日又喝避子汤了,自她来了咱们府上,一日避子汤都没断!二爷昨日都请大夫了!”

    香浣快急哭了,不知是为了二爷的身子,还是为了计英避子。

    鲁嬷嬷也惊讶了。

    “二爷是真的被那狐狸精迷住了?二爷多矜贵的一个人,要不是她勾引,怎么可能这般日日... ...不行,我得告诉夫人去!不然二爷要被她给害了!”

    香浣急着说就是,祖孙两个急不可耐地去了孔氏处,着急忙慌地把事情说了。

    孔氏愣了一会。

    “怎么会这样?”

    鲁嬷嬷说是呀,“二爷从前那可是不近女色的,如今不只天天要她,出门还带在身边,满心满眼都是她!这样下去,岂不是要乱套了?二爷的身子当先受不住的!”

    孔氏手里点着佛珠,沉默地思索了一阵。

    这次她没把计英叫过来,也没有着人去请宋远洲说话,突然问鲁嬷嬷。

    “你觉得,二爷真把她放心上了?”

    鲁嬷嬷毫不犹豫地点头。

    “她到底和二爷有旧啊!二爷说不定就对她动了情!”

    孔氏嚼了嚼那两个字,“动情... ...”

    宋家的男人,还真不是没有这般可能。

    她叫了孔嬷嬷和香浣。

    “这事到底是二爷房里的事,我也不好总是插手。但这事关二爷日后家宅子嗣,不能放任不管。我就交给你们二人了,可要弄清楚,二爷到底是不是对那计英上了心,动了情。”

    孔氏说着,向歌风山房的方向看去。

    歌风山房山石耸立,绿树环绕。

    从前,她总是瞧不真切内里,这次,就让鲁嬷嬷祖孙费些力气替她看看。

    鲁嬷嬷得了孔氏的话,来了劲头。

    “夫人放心,老奴和香浣一定弄清楚!”

    *

    计英翌日又跟着宋远洲出了门,去了旧园。

    桂三叔满脸是笑地守在门前,“宋二爷,计家就等着您这笔钱了。这园子除了没有家什,其他一应俱全!”

    桂三叔说着将一大串钥匙拿了出来,“二爷付了银钱,这园子钥匙就是您的。”

    计英看着那一大串钥匙,心情复杂。

    但现在要紧的事,是顾着族人过得顺当一些,旧园是着实顾及不了了。

    叶世星也在一旁,他见宋远洲打量着门头,不接下桂三叔的话,提醒地叫了一声,“宋二爷?”

    宋远洲还是不理,计英也忍不住上前,“二爷,您不是说好了来买园的吗?”

    宋远洲低下头看了她一眼。

    “是啊,多亏你下水捞了石头上来,二爷我今日才能买下这园子。”

    他语调平缓,听在计英耳中却是阴阳怪气。

    计英只当听不懂,还道:

    “二爷金口玉言。”

    金口玉言的二爷也不生气,看了她一眼,然后叫了黄普拿银票过来。

    “你家要价八百八十两,这里是一千两,这园子,我买下了。”

    桂三叔听他不还价,还自主加了一百二十两,简直喜出望外。

    他不停地跟宋远洲道谢,“二爷金贵大方,计家上下多谢二爷慷慨解囊!”

    宋远洲笑着,“好说,我宋家与你家,到底还有些旧情。”

    他说着,看了计英一眼。

    “英英,你说是不是?”

    计英又被他叫的头皮发麻。

    桂三叔朝她眨眼,示意她好生谢谢宋远洲,宋远洲也是这么瞧着她。

    可计英就是开不了口。

    宋远洲,会对她计家这么好?

    好像有哪里不对。

    她目光不由地掠过了叶世星,见叶世星也有些不可思议的懵。

    计英就觉得更不对了。

    她打量着男人的眉眼,男人冷清的眉目此刻溢着笑意。

    计英只觉得诡异。

    “二爷说真的?”她忍不住问。

    “怎么不是真的?”宋远洲笑着,目光定定落在她脸上,看住她的眼睛。

    “只不过,我要计家整个园子,从前街到后巷,一片地方都不能少。”

    话音一落,计英定住了。

    桂三叔和叶世星也都愣住了。

    前街前院,都可以给宋远洲,但后巷... ...

    桂三叔一下就急了,“宋二爷,计家上百口族人还都住在后巷呢。后巷我们不卖的!”

    “是的,后巷不卖。”叶世星也道,“不然计家上百口人,在苏州城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计英没说话,她盯住宋远洲。

    桂三叔急着道,“宋二爷,我们按照原价八百八十两即可,我们计家不多要你的钱,但你不能让我们把最后的祖宅全都卖了。况且后巷什么景致都没有,二爷要了也没用!”

    宋远洲笑得更明朗了,计英只觉诡异得吓人。

    宋远洲道,“我买了前园,你们一家就住在紧邻的后巷,我如何住的安心?既然你们不肯卖后巷,那我成全你们,前园我也不要了就是。”

    桂三叔目瞪口呆,叶世星也摸不着头脑。

    计英觉得还是不对。

    他要后巷做什么?就像桂三叔说的那样,后巷没什么景致,对于计家是最后的祖宅,对于宋远洲来说,什么用处都没有。

    计英不住地盯着宋远洲,宋远洲任她打量,同她摊手。

    “这可不是我不想买,是你计家不肯卖。”

    计英暗暗冷笑。

    “二爷坐拥整个宋家的园林,还缺这一小片后巷吗?二爷不是想要后巷吧,二爷到底想要什么?”她直截了当地问了。

    宋远洲没想到她问的这么直接,她小脸微扬,隐忍着不快,她生气的时候,又像那个苏州城里跑马的计家大小姐了。

    宋远洲同她笑笑。

    “你都这么问了,我也不拐弯抹角了。你家的旧园我还是很想要的,但我更想要你们家手里那张快哉小筑的园林图。我可以出两倍,不,三倍的价钱,连宅子并图一并买下,后巷自然不会要。但若是那园林图你们不肯卖,那就请计家人离开苏州城了。”

    他笑得和气,说出的话如冷不丁射来的冷箭。

    计英三人都没想到。

    宋远洲醉翁之意不在酒,在计家手里最后的那张图。

    宋远洲见三人怔怔,也不强逼,抱着手炉走了。

    “你们好生想想,想好了随时告诉我。”

    桂三叔还要叫他留步再商量,计英叫住了桂三叔。

    “他本也不是想要买我们家旧园,他就是想要快哉小筑,我看到蓬园已经被他收在囊中了。”

    桂三叔老脸快皱在了一起。

    “这是计家最后的图了,和祖宅一样,都是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其他六张图我们守不住,快哉小筑不能再丢了!这是计家立家之本!”

    计英如何不知道?

    叶世星见她神情恍惚,拉了她的胳膊,“英英,到底是怎么回事?宋远洲为什么非得要逼我们?”

    计英也想知道。

    宋远洲不仅欺辱她,还想欺辱整个计家。

    要么将计家从祖宅赶出去,要么把计家立身之本的最后一张园林图夺走。

    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他要如此行径?!

    “桂三叔,你告诉我,我们计家怎么得罪他了?!”

    可桂三叔也不知道。

    “我还满心以为,你和他当年定过亲,好歹还有些情谊在呢!”

    计英头脑混乱,她不断去想当年的事,却总也想不清楚。

    仿佛从他们家出事,她求到宋远洲门前那时,宋远洲就已经和计家有了仇怨。

    是什么仇怨?

    计英觉得冷,比跳进三月里的太湖里还要冷。

    叶世星见她脸色发白,握紧了她的手臂。

    “英英,他是不是在宋家也如此欺辱... ...”

    计英怎么被欺辱都可以,但计家族人还要立足。

    她打断了叶世星的话,“师兄,三叔,我们在苏州城好像还有一小片地吧?能不能搬过去先挤一挤?然后用卖园子的钱置办些产业。”

    是有一小片地,是计英父亲在世时,置办的宗学。

    但桂三叔摇了头。

    “英英,你不知道,宗学咱们无钱修缮,前些天那场雨,把房子冲垮了大半,住不得了。”

    计英讶然,又瞬间明白过来。

    原来宋远洲早就打量好,计家无路可退了,这才上门来买园子。

    可笑她还为了给他寻那块石头,跳下三月的湖水。

    不过是被他玩弄在股掌之中罢了!

    宋远洲... ...

    计英浑身冷到不行,冷到牙齿发颤。

    黄普却跑了回来。

    “姑娘再不回去,二爷说,姑娘就罚跪三天。”

    ... ...

    计英走了,跟着马车在路上跑,又被人指指点点了一路。

    她已经麻木,只想弄明白事情的真相。

    回到家,宋远洲悠悠闲闲地坐在书案前看画。

    看得正是从计家丢失、又被宋远洲得到的蓬园的园林画。

    他朝着计英招手,计英木然走上前。

    宋远洲揽了她的腰,又将她抱在了膝头,亲昵地好似她是他最爱的女子一般。

    男人唇角蹭在她耳边,反复蹭着她白皙的小耳。

    “这幅图,你夫主花了一千两银子,快哉小筑与这幅相仿,你夫主用三倍旧园的银钱一并买下来,你们计家可是只赚不赔。”

    他说着,轻轻咬了她的小耳。

    “你说是不是?”

    计英只觉得反胃。

    她强忍着,“二爷已经有了蓬园,还要快哉小筑做什么?”

    男人笑,目色挑衅,“不做什么,就是想要。”

    计英一颗心完全沉到了太湖底。

    他不做什么,他就是想要计家好看!

    她再如何隐忍,宋远洲也不会放过计家,放过她!

    所以,他们到底有什么仇?!

    计英径直从他唇边甩开了耳朵,从他膝头跃了下来。

    宋远洲没预料到她反应这般强烈,一时没能拦住她。

    她站在了他对面。

    清瘦的少女脸上充满了不加掩饰的怒气,她两条秀美紧紧压着,眼眸含怒瞪着他。

    像极了那年她在宋家门前求见,他说了退婚的情形。

    他把定亲的玉佩丢在地上,她就能一把从颈间扯下另一半,摔碎给他看。

    她从来都不是什么好性。

    宋远洲看着她,她好像拉满了弓对着他,终于开了口。

    “宋远洲,我计家到底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我计英实在不知道。你想报复我们可以,总得让我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宋远洲一听,就笑了。,,网址 ,...:;和!,,。,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