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海峡书盟      小说目录      搜索
小通房 第10章 第 10 章
    “滚出去。m.kan.me”

    计英被宋远洲撵出了门去。

    她仓皇地掩着被撕破的衣襟,忍着腿下的疼痛,在凉凉的夜风中返回小西屋。

    夜黑得厉害,她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看不见回去的路,也看不见以后的路。

    真的是宋远洲说的那样吗?

    因为在上元节的花灯会上她一眼看中了宋远洲,在书肆被宋远洲拒绝后茶饭不思,父亲心疼她,于是在宋远洲早已定亲的情况下,逼迫宋远洲退婚与她定亲。

    真是这样?

    如果是,那么她当真是自食其果。

    她那时为什么不阻止父亲,而是坐等宋远洲退婚呢?

    计英浑浑噩噩,险些绊倒在黑暗的夜里。

    她惊出一身冷汗,在如水的夜里身上更冷了,好像那天跳进太湖水里一样。

    计英回到小西屋,甚至不想擦去身上污糟,径直躺在了床上。

    被褥湿冷她顾不得了,她平平躺着,只听见宋远洲的声音不停地在她耳边响起。

    “是你娇纵任性,肆意妄为,你父亲纵容娇惯,强逼迫害,令我不得不违抗亡母遗愿退婚,令我父亲抱着对母亲的歉意屈辱离世,甚至我表妹匆忙另嫁他人,新婚丈夫不到三月离世,她年轻守寡... ...”

    原来她是个害人精吗?

    计英眼泪从眼角不停滑落。

    过去的一切如同过眼云烟一眼不停在她眼前晃过。

    十三岁的计英喜欢那个宝蓝色的少年,终究是错了,错得一干二净,错得彻头彻尾。

    *

    翌日,茯苓端了二爷吩咐的避子汤去了小西屋。

    她敲了敲门,门里没有人回应,茯苓觉得不太对,使劲拍了几下,屋里终于有了几声迷迷糊糊的回应。

    茯苓暗道不好,幸而房门没关,她直接进去了。

    床上蜷缩着一个小姑娘,脸色潮红,不安地颤动着。

    “英英?”茯苓连忙走上前去,伸手一试,“哎呀,高烧!”

    茯苓吓了一跳,连喊计英三声,计英都没有反应,茯苓赶忙往回跑去。

    宋远洲在用早饭,见茯苓匆忙而回,眼睛眯了眯。

    茯苓上前,“二爷,计英发了高烧昏迷不醒,给她请个大夫吧!”

    宋远洲顿了一下。

    发了烧吗?

    前几日睡地板、跪门外、跳太湖都没事,今天发了烧?

    宋远洲冷哼了一声。

    “她身子好的很,不用请大夫。”

    茯苓傻了眼,想问找个医婆行不行,却在二爷的脸色中不得不退了下去。

    宋远洲看着茯苓走远了,在低头看桌案上的早饭,摆了满满十二种浇头的清汤面和小笼包,突然没了胃口。

    计英身子底子好得很,他没说错。

    计家人身子都很康健,宋远洲见过计英的三位哥哥,没有一人似他这般常年药石伴身,到了计英,他听说那是个难产的孩子,他以为那身子定然不好。

    可六岁那年,他给母亲上坟回来,看见一个穿着红衣的小女孩,被计家三兄弟簇拥着,牵着她的小马驹出城耍玩。

    那小马漂亮极了,是西域马幼年模样。

    苏州距离西域十万八千里,谁能骑上西域马呢?

    宋远洲或许能央求父亲花一大笔钱得来一匹,但他骑不得,他只能抱着手炉坐在围得严严实实的马车里。

    红衣裳的小女孩好似第一次跑马,兴奋得要紧,在草地上笑着跳着,跳的高极了。

    宋远洲真羡慕,羡慕到有些嫉妒,他暗暗想,那小丫头要是摔倒了就好看了。

    彼时,宋远洲坐在马车里,等父亲与计家家主计青柏说话。

    他这么不怀好意地想着,不料竟然被他想中了,红衣裳小女孩突然被绊倒,向前摔了出去。

    她登时就哭了。

    宋远洲被她的哭声惊了一下。

    他只是随便想想而已,并没有咒她摔倒的意思。

    宋远洲无措了一下。

    计家三兄弟反应快得很,三步并两步跑上前去。

    计家老大将她抱起来,老二细细看她伤了没有,老三给她抹眼泪,他们叫她“英英”。

    “英英,没摔破皮呢,别哭了,好不好?”

    宋远洲大哥早夭,宋家嫡枝男丁只有他一人。

    明面上众星捧月,可他从未有“英英”这般的待遇。

    小小的宋远洲看呆了,被车窗外的风吹得手指发凉,都没留意。

    而更令他呆的在后面。

    与他父亲正说着话的计青柏听见了哭声,立刻辞了他父亲往计英身边快速走了过去。

    宋远洲远远地看着他,重新检查了英英的手脚,把她小心抱在怀里,细声细气地哄着,然后将计家三兄弟全部训斥了一顿。

    英英不哭了,见计青柏训斥三兄弟,奶声奶气地叫了爹爹,“是我不小心摔了,爹爹别训哥哥,咱们骑马吧!”

    计青柏一听就笑了,抱了女儿坐到小马驹上,亲自牵着绳带着英英跑马,计家三兄弟跟在后面。

    英英咯咯地笑着,在父兄的呵护中,风吹起她银铃般的笑声。

    宋远洲看住了,直到自家马车远去,他仿佛还能听见那串笑声。

    他记住了这个红衣裳小女孩,她常穿着红色的马服出来跑马。

    他从来没见过自家姐妹跑马,甚至在苏州城里都很少见姑娘家当街打马。

    如果苏州城里有人抽着小鞭子跑了出来,那一定是计大小姐计英。

    宋远洲的歌风山房地势颇高,在假山最高处的亭子上能看到宋宅外面的城中大道。

    之后许多年,他时常能遥遥见到那个笑声爽朗的计家大小姐,他看着她从骑着小马驹到骑上高头大马,看着她三九三伏都能出来玩耍,看着她身姿矫健地越过苏州城里的石路小桥。

    他真羡慕,但是没有嫉妒,他只想像她一样。

    恣意而快乐,健康且顺遂。

    所以当他十五岁那年,被她认错了人、贴上了灯谜的时候,他直接认出了她。

    计大小姐,他怎么会不认识呢?

    那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见到她。

    她那天披了红色镶兔毛的披风,歪着脑袋打量着他,眨巴着水亮的眼睛。

    好像在问他,为什么认识她。

    宋远洲心跳快了一时。

    他怕在她面前说漏了嘴,匆忙同她笑着点头,离开了。

    那天之后宋远洲总能梦见她,就算白天刻意不去想,晚上也总能梦见。

    他没当回事,想过段时间也许就好了,但某日去书肆,计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她紧张地绷着小脸,手下紧紧攥着帕子。

    她问他为什么能认出来她。

    宋远洲愣了一下,他不可能告诉她真相,于是说,没有人不认识计大小姐。

    她听了不高兴了,噘了嘴。

    她脸蛋白皙,嘴巴红彤彤如熟透的樱桃。

    她噘了嘴,宋远洲心下立刻软了。

    “怎么了?”他柔声问。

    但她突然开口问他,“你喜欢我吗?”

    宋远洲怔住了,接着她不等他回复便着急忙慌地告诉他,“我喜欢你!”

    宋远洲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心下足足停了三拍。

    但三拍之后,他想起自己是个有婚约在身的人,注定和计英无缘。

    宋远洲深吸一气冷静下来。

    他告诉她,他们不可能。

    他看到了她错愕震惊的脸色,宋远洲心里酸的厉害,仿佛从来没这么酸过一样。

    他不能再看见她一眼了,他立刻离开了。

    他以为计英终究和他无缘了,这样也好。

    可他弄错了,他们还有一段孽缘。

    ... ...

    宋远洲看着眼前的早饭,再也没有胃口,挥手他让黄普撤下去。

    黄普劝他,“二爷多少吃一点。”

    宋远洲摆了手。

    黄普又走上前,低声道,“方才茯苓同奴才说,计英姑娘烧得厉害,二爷,您看能不能请个医婆?”

    宋远洲笑了,低咳了几声,凉凉地开了口。

    “请医婆?她身子底子好得很,让她熬着吧,熬不下去再说。”

    黄普应是退下。

    宋远洲又叫了他,“提醒茯苓,避子汤别忘了。”

    “是,二爷。”

    宋远洲目光不由地向小西屋的方向看去。

    避子汤她必须要吃,因为她不配有他的孩子。,,网址 ,...:;和!,,。,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