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海峡书盟      小说目录      搜索
小通房 第11章 第 11 章
    计英烧了一天一夜,宋远洲没有差遣茯苓,茯苓一直在她床前照看,还把自己的弟弟厚朴叫过来帮忙。m.wallvo.

    计英醒了,哑着嗓子给茯苓姐弟道谢。

    茯苓连忙让她躺好别动,“还难受吗?你退烧了,可有旁的不适?”

    计英身上疼,说不清哪里,从指间到心肺都在疼。

    她说还好,只是眼神空空的,茯苓瞧着替她心酸。

    她拍了拍计英的手,“烧退了人也醒了,应当没事了,我让厚朴抓的药,看来对症了。”

    计英听出了话里的意思。

    宋远洲没有给她请大夫,是茯苓姐弟自己掏钱给她看病。

    她眼眶热了起来。

    “姐姐做什么对我如此上心?我身无长物,不知怎么报答姐姐?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等到有机会报答姐姐的时候。”

    宋远洲不会放过她的,同样也不会放过计家。

    只是她话没说完,就被突然跑进来的男孩子打断了。

    男孩子七八岁大的年纪,举手投足却一团小孩气。

    男孩突然闯进来,跑到了计英床前。

    “有机会的。”他冲着计英道,然后眨着眼睛看着计英。

    计英晃了一下才晓得他是谁。

    茯苓说过,她有个年幼的弟弟尹厚朴,厚朴比旁的孩子心智成长的慢,如今心智不过五六岁而已。

    计英问男孩,“你是厚朴吗?你和茯苓姐姐帮了我,我很感谢,但我困顿窘迫,可能都不会有机会度过去了。”

    计英看不到外面的天光。

    厚朴摇了头。

    “你说的不对,什么难事都能过去,我家受难的时候,姐姐是这样说的!”

    他说着,拉住了茯苓。

    计英看过去,看向了茯苓脸上。

    茯苓跟她笑笑,笑得淡然。

    “是啊英英,厚朴说的没错,我父亲过世后叔伯争产,我和厚朴当时如被群狼环伺,你都不能想象那时候的情形,我当时那么难,这不也过去了吗... ...”

    计英家宅和睦,父亲的家主很有威望,族里的事情井井有条,所以计家被抄之后,旁枝也没有完全过不下去,还能勉强度日。

    但茯苓家里不一样。

    茯苓父亲是个画师,因为招惹权贵被人打了重病不起,日日延医问药,很快家底就掏空了。

    族里叔伯兄弟不敢去招惹权贵,甚至连茯苓父亲的事情都不敢过问。

    茯苓上门找人帮忙,无不被撵了回来。

    没人帮忙,茯苓只能依靠和她的未婚夫,父亲的徒弟潘江潮。

    潘江潮打听了一个金陵城里的大夫,很有威望。茯苓把家里最后的钱都拿出来给了潘江潮。

    潘江潮让她放心,“师妹,钱在我在,钱丢我亡,我一定会把那个大夫请过来!”

    谁想到,就在潘江潮走后第二天,自金陵到杭州全下起了大雨,四处河流倒灌,堤坝决堤,不少人被大水冲走。

    而潘江潮,再也没回来。

    茯苓傻了眼,父亲已经病入膏肓,她把家里所有东西都当了,既没有等回来潘江潮,也没有挽留得住父亲的性命。

    几日的工夫,家破人亡。

    这时,不来相帮的叔伯们反倒跑了出来,看到他们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骂她,“还没嫁人你就倒贴,这下行了,潘江潮卷钱跑了!你们姐弟等着喝西北风吧!”

    茯苓不信。

    潘江潮不可能卷钱跑路,肯定是遇上了水!

    这些同族的叔伯兄弟才是居心叵测。

    果然,这些人盯上了他们家的宅院。

    茯苓虽不能继承家产,但她还有弟弟厚朴。

    可这群叔伯就像饿狼,他们见厚朴碍事,竟然合起来准备将厚朴偷偷卖了!

    若不是被邻人瞧见,茯苓再也见不到厚朴了。

    茯苓吓得厉害,她护不住家产,身边甚至没有男人帮衬,潘江潮毫无音信,她没了办法,带着厚朴干脆搬出了宅子,任由这群叔伯兄弟去争抢。

    天道好轮回,这群人竟然为了争宅子大打出手,闹成了三伤一死的局面。

    可茯苓和厚朴的日子也没有因为搬出去,安稳下来。

    厚朴自来只爱画画,不善言谈,加上叔伯兄弟欺凌,夜里每每惊厥大喊,人也消瘦下来。

    茯苓救不了父亲,送走了师兄,再丢了弟弟,她真的活不下去了。

    她日子过得混沌没有希望,就像是陷入了泥淖,只有向下滑没入泥潭,没有向上的力量能拉她一把。

    直到她发现父亲和宋家联系的书信,她不抱希望地给宋家写了信。

    没想到不过半月,宋家来了人。

    “我们家主宋二爷,请两位到苏州宋家生活,一切事情交给我们即可。”

    茯苓和厚朴得救了,从最没有阳光的昏暗日子里挺了过来。

    ... ...

    茯苓握住了计英的手,厚朴站在她身边。

    “英英,没什么过不去的,你也可以的。你想想你的族人们,比我们家的叔伯兄弟强太多了。”

    茯苓手下的力量传了过来。

    计英鼻头酸的厉害。

    她也想坚持下去,坚持到找到三哥,坚持到计家东山再起。

    就像之前,不论宋远洲如何对她,她都能咬着牙度过去。

    可如今,她成了害人精,害了那么多人,她坚持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姐姐,我可能害过人,还可能害过很多人。我以为... ...”

    她说到这里哽咽了一下。

    “我以为,我这样的害人精,不配活在世上。”

    她低下了头。

    茯苓瞧着她,慢慢摇了摇头。

    “英英,别这么说。人活世上不易,你不也说那只是可能吗?也有可能你没有害过人。毕竟你也不是完全确定不是吗?不能为了不确定的事情,放弃自己的生命,对不对?”

    茯苓声音很柔,计英恍惚间好像听到了她娘在同她说话。

    她问茯苓,“姐姐怎么就肯相信我?”

    茯苓笑了,“因为我从你身上能看到你的家教,英英你父母应该是很好的人。还有你的族人、你的师兄,他们在你家遇难之后还能团结一心,说明你父亲这个家主做得很好,你们家家风很正。你出身在这样的家族,会是个坏姑娘吗?”

    计英听了这话,彻底怔住了。

    是啊,她父亲母亲确实是很好的人。

    苏州城里谁不知道计家家主乐善好施,母亲带着他们,每年冬夏两季施粥施药,若是遇上了灾年更是捐钱捐粮。

    她的家族确实是团结向上的家族,落寞之后也不停奋进想要东山再起,所谓的争产夺才的事情,被抄的人家闹出过多少,但是计家没有。

    不然官府不会把旧园发还给他们。

    计英鼻子酸的更厉害,眼泪在眼眶里止不住打转。

    这一切难道没有父亲这个家主的功劳?

    这样的父亲,怎么会做出强迫宋家退亲定亲的事情?

    是不是哪里不对?

    计英混乱想着,越想越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宋远洲说的事情,哪里像她父母能做出来的事情?

    她记得很清楚,宋远洲在书肆前同她说了不成之后,她回家难过,起初母亲和哥哥们都是来劝慰,父亲也是这般意思,是不能强求的意思。

    到了后面,她病了月余,自己都觉得快要过去的时候,父亲才来问了她,是不是真的想嫁给宋远洲。

    如果父亲真像宋远洲说的那般,能仗势欺人,为何还要等她难过了许久之后?

    计英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就算宋远洲说的确实存在,父亲也绝不是那样的人!

    肯定是宋远洲弄错了!

    计英腾地一下坐了起来。

    她要弄明白。,,网址 ,...:;和!,,。,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笑话大全:超级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