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海峡书盟      小说目录      搜索
小通房 第12章 第 12 章
    计英腾地一下坐了起来,趿了鞋子就要下床。m.dianfeng.me

    茯苓想要拉她没拉住。

    “英英,你要做什么?”

    计英被这一喊,一下子顿住了。

    从她跑去宋家门前站在寒风里等,宋远洲扔下定亲的玉佩那时,宋远洲就已经将她和他们家恨上了。

    她就凭着父亲的为人,就能同宋远洲弄清楚?

    计英站住了,恍恍惚惚地坐回到了床上。

    不可能。

    父亲什么为人苏州城都知道,宋远洲不知道?

    人总是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她空口无凭怎么跟宋远洲解释?

    更何况,宋远洲违抗了亡母遗愿,父亲在此后过世,和他表妹也无疾而终,表妹更是嫁的不称心... ...

    宋远洲,很喜欢他表妹吧?

    而宋远洲说,他从来没有喜欢过她。

    不仅不喜欢,约莫是十分地厌弃吧?

    计英攥紧了手。

    她爱她的父亲,所以相信父亲不会是那样的人,她会找证据去查明。

    但是宋远洲厌弃她,宁肯折辱她也不会相信她说的话。

    那么她还有什么必要找一个不肯相信的人解释?

    计英突然想明白了。

    宋远洲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要活下去。

    就像茯苓和厚朴说的那样,坚持下去,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她还要找三哥,还要再立计家!

    这是她答应三哥的事。

    她转身看向茯苓。

    “姐姐放心,我会坚持下去的,等我日后有了机会,定要报答姐姐!”

    茯苓笑着点头,“那我等着你。”

    计英吃了厚朴替她抓的药,只是茯苓又想起了二爷的吩咐。

    “英英,二爷嘱咐避子汤别忘了喝。”

    她指了指窗沿下。

    计英笑了。

    就算宋远洲不记得,她也会记得,用不着他来提醒。

    计英端过凉透的药汤。

    苦味在鼻尖转头。

    她一口喝干。

    *

    计英大病一场,留在了小西屋里。

    家主二爷没有给计英请大夫也没有遣人照看,甚至连过问都没有,独自去了松江府看花木,一连去了五六日。

    歌风山房的事情很快传到了宋家别处。

    香浣暗暗喜悦,问她外婆,“外婆,二爷是不是厌了她了?我就说,她那样的破鞋贱婢,二爷定然不喜欢的!”

    香浣觉得自己又有机会了,没了计英,她就能去歌风山房了。

    香浣想着二爷那仙人一般的气度,神明一般的眉眼,行走之间带着几不可察的幽香,一眼看过来把人心都看醉了,腿都软了。

    她若做了二爷的人,二爷待她定然温柔。

    香浣想着,脸红了起来。

    她拉扯着鲁嬷嬷,“外婆,赶紧去跟夫人回话吧!”

    鲁嬷嬷还在琢磨,正这时,花木上有个崔婆子脸色发白地跑了过来,“鲁嬷嬷救我,我方才一不小心把二爷的兰花给... ...踩断了!”

    鲁嬷嬷吓了一跳,“那株兰花,不会是亲手种在西花园里的那株吧?!”

    崔婆子缩着脖子,“就是那个... ...”

    鲁嬷嬷讶然,突然使劲嗅了一下,“你喝酒了?二爷的规矩,当差前两个时辰不许喝酒,你敢喝酒当差?难怪出了岔子,二爷若是知道了,肯定要发卖你的!我帮不了你了!”

    崔婆子自从巴结上了鲁嬷嬷,总觉得得了夫人庇护,行事散漫起来,二爷不在家,她忍不住偷喝了一点。

    谁想到一脚摔倒,压断了二爷亲手种的兰花上。

    崔婆子抖若筛糠,跪着上前抱住了鲁嬷嬷大腿。

    “老姐姐救我!香浣在花木当差这两年,我可没少照看她呀!若是我被卖了,香浣也没人照应了不是?!老姐姐救救我!”

    鲁嬷嬷想不出办法,正巧有人来报信,“二爷回来了,说是要和川二爷去西花园六角亭吃酒呢。”

    崔婆子一听,差点翻了眼抽过去,鲁嬷嬷却瞬间冷静了。

    她一把拉住了崔婆子。

    “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什么办法?!”

    “找人背锅。”

    “找谁?!”

    鲁嬷嬷没有直接回答,叫了香浣,“你找个人,去歌风山房传话给计英,让她去西花园伺候二爷。”

    鲁嬷嬷说完,勾着嘴角眯着眼睛,嘿嘿笑了。

    这次,就算二爷不厌恶计英也不可能了。

    那可是二爷亲手种的兰花呢。

    *

    没有宋远洲的歌风山房,风都是清甜的。

    计英病了一场,休养了两天,整个人恢复了过来。

    她觉得自己就像扎根在山崖间的蒲公英,就算山崖环境恶劣,甚至风吹雨打日日不休,她也要扎根活下去,总有一天开出一团白色绒绒球,在大风的某天乘风而去,永远地离开这个恶劣的地方。

    有脚步声渐近,一个陌生的声音叫了她。

    “计英姑娘,二爷回来了,去了西花园,叫姑娘快快过去伺候呢。”

    计英起身去问,走到门前发现传话的人已经跑远了。

    计英摸不清头脑,但也不敢耽搁。

    她和宋远洲之间再多恩怨,宋远洲也是她的主子,她不仅是他的奴婢,还要仰仗他在宋家扎根活下去,等到离开的那一天到来。

    计英换了衣裳去了。

    整个歌风山房全都忙碌了起来,她寻了茯苓问话。

    茯苓也道是,计英见这事没错,便也不再多疑,问了路往西花园去了。

    川二爷她有所耳闻,是宋家一位出了五服的旁枝。

    和宋家上下经营园林不同,川二爷一脉行医,到了宋川,他们一脉已经行医三代。

    宋川医术了得,去岁,更是直接选进了金陵城太医院,如今可是太医了。

    宋远洲身子不好,多亏他调理。

    计英到了西花园。

    西花园花木繁多,有小河弯曲环绕花园一周,圈起一座花木岛来,花木岛上除了书斋恬如轩,其余全是花木。岛外是假山。

    六角亭在假山上。

    但计英没有看到宋远洲。

    计英疑惑,而周围没人可问,她又往前走了几步,不免犹豫起来。

    香浣蹲在一旁看着,止不住着急,拉了鲁嬷嬷,“外婆,她不走怎么办?”

    鲁嬷嬷皱了眉头,崔婆子紧张起来。

    这计英要是不过去,怎么把祸事栽在她头上?!

    而计英又看了一眼六角亭,真就没看见人。

    难道宋远洲耍她?宋远洲应该没这么闲?

    或者是旁人假传话?

    计英这么一想,树丛里突然动了一下,她一眼看过去,看见了一片衣角。

    计英心里有了数,默不作声,转身就走。

    崔婆子慌了,香浣也急了,鲁嬷嬷见状,知道计英这是瞧出端倪了。

    这情况,他们必须得先发制人。

    鲁嬷嬷直接叫了香浣和崔婆子,“拦住她!”

    计英刚往回走了两步,就被人拦住了。

    计英啧啧,“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们。”

    她这嗤笑态度,总能把鲁嬷嬷激得心头起火。

    计家早就倒了,计英已经是奴婢了,不应该瑟瑟缩缩吗?她倒好,就差在宋家横着走了。

    鲁嬷嬷也不藏着掖着了。

    “计大小姐,今天你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今天这事若是你背了,日后我们也不再为难你,算是你占了香浣的位置,给的补偿吧,咱们就两清了。”

    香浣在旁挺着小腰,“就是!你欠我的!”

    计英惊讶又好笑。

    香浣这么想去伺候宋远洲,就去呀!她不光不拦着,还会能给香浣帮点忙。

    怎么眼下要找她讨起债来了?

    计英不知道鲁嬷嬷说的“事”是什么,但她没有心情同鲁嬷嬷如此清算。

    “我若是不愿意呢?”

    香浣没想到自己这边占了三个人,计英独身一个也能如此硬气。

    香浣犯傻,着急忙慌地问鲁嬷嬷,“外婆,她不愿意怎么办?”

    鲁嬷嬷见香浣那个紧张害怕的样子,好像计英不愿意,他们还要反过来求计英一样。

    而后面的崔婆子也是个呆子,紧张地干咽口水。

    鲁嬷嬷一身气势,都要被这两个人拖没了。

    她气得重新吸了口气,指上了小路。

    “计英,嬷嬷我今天就告诉你,这事由不得你。这条小道,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话音一落,她径直叫了两员大将。

    “香浣!老崔!给我把她拉过去!”

    香浣和崔婆子正没有主心骨,被鲁嬷嬷这一喊,立刻明白了该干什么。

    香浣像个狗崽子腾地一下冲了出去,明目张胆地直接拉住了计英的胳膊。

    崔婆子似个熊一般,一把抱住了计英的腰。

    鲁嬷嬷倒是眼明心亮,唯恐闹出大动静,直接捂住了计英的嘴。

    鲁嬷嬷三人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眼见计英来不及挣扎便就范,全都欢欣鼓舞起来。

    三人齐心协力,拖着她往小道上去。

    只要将计英扔到那断了的兰花上面,这罪名就坐实了。

    他们除了计英,又甩了锅,可真是皆大欢喜!

    谁想到,就在三人齐心协力的时候,崔婆子跳起来突然大叫一声,而后鲁嬷嬷腹中一疼,香浣还没回过神来,就被摔在了地上。

    一息的工夫,三人全被甩了出去。

    计英一脚、一肘、一手就把三人摆平了,冷笑一声,转身就要出岛。

    三人皆没想到她能精准出招,全都懵了。

    鲁嬷嬷一看这情形,“坏了,不能让她跑了,快拦住她!”

    香浣和崔婆子被这一喊,都回过了神来。

    香浣三人在后面追,计英寻了个路就跑了起来。

    但花木岛她第一次来,四处都是花草树木景观石,除了那座书斋恬如轩能隐约辨识方向,其他实在如迷宫一般绕人。

    计英认不清路,干脆直奔恬如轩方向跑了过去。

    她跑得快极了,跑动之间带起一阵风来,风在她耳边吹着,什么其他声音都听不见了。

    然而就在她跑到恬如轩右面转角的时候,忽然有男人的话语声响在了头顶。

    那声音距离太近,近到她已经来不及顿住脚步。

    下一息,计英蓦地撞进了一个微凉的怀中。

    那怀抱凉凉的,胸膛坚实如冰山,熟悉的幽香伴着凉意在那怀中萦绕。

    计英惊诧抬头,看到了男人那双幽冷的眼眸。

    ... ...

    宋远洲不想这么快回歌风山房,好似他一回来就想见到什么人一样。

    于是他叫了宋川去西花园凉亭吃酒。

    只是没想到今日风这么大,两人下了假山,准备到恬如轩小坐。

    刚走到了廊下转角,就听见了快跑的声音。

    宋川还问他,“什么时候,你府上也有这般嬉闹的调子了?”

    宋远洲皱眉。

    只是那突然近到耳边的步调,令他瞬间升起一丝熟悉的感觉。

    接着,一个跃动的矫健身影闯进了他的视线。

    又在一瞬间,那身影裹着和暖的春风,扑进了他的怀里。

    宋远洲环住了扑来的人,低头看去。

    少女白净的小脸因着跑动微微泛红,额头上出了细细的汗珠,哪里还有大病一场的样子?

    她眼眸清亮地仰头看过来,羽睫忽闪。

    宋远洲心下快跳了一拍。,,网址 ,...:;和!,,。,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