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海峡书盟      小说目录      搜索
小通房 第17章 第 17 章
    计英端了茶水进去,男人连看都没看她一眼。m.kudu.me

    只不过计英出门的时候,听见了让她竖起耳朵的字眼。

    “我听闻,幻石林的园林图在扬州出现过,你可听说?”宋远洲问孔若樱。

    计英顿时来了精神。

    幻石林,□□年间的名园,那园子是给一位大将所建,石林繁多复杂,风格在江南颇为罕见,建成当年就有人去画了园林图。

    可惜那位大将到了晚年,被宫变牵扯,幻石林在抄家过程中被烧毁,一代名园仅存二十年便毁于一旦。

    幻石林的园林图后被计家祖辈收藏,是计家立家的七幅园林图之一。

    那图如园子一般,看起来变幻莫测,从计家流走后的走向也甚是令人捉摸不透,计英甚至不知道,这图还在扬州出现过。

    她仔细听着,听到了孔若樱的声音。

    “这我倒是不知道,我在内宅守孝,甚少接触外面。”

    计英闻言不免失望。

    她也想宋远洲尽快集齐七幅园林图,以便她把这些图偷偷画下来带走。

    这七幅图有两幅已经到了宋远洲手上,还有两幅据说进了宫里,收集起来估计颇费工夫。

    剩下的园林画,若是宋远洲能快速集齐,计英全部画下来,对于计家族人学习造园技艺而言,已经是足够了!

    那么她就可以安心地逃离宋家,甚至离开苏州。

    从此,与宋远洲永生永世再不相见!

    计英是如此打算,如此作想,所以再苦再难也能忍耐下来。

    只当是卧薪尝胆。

    可惜,孔若樱并不知道幻石林的下落。

    房里的宋远洲也叹了口气。

    这时,孔若樱又开了口。

    “表哥要买下那图吗?我倒是认识一位书画先生,从前在扬州人家做西席,如今也来了苏州。那曹先生见多识广,或许就见过幻石林的图。”

    宋远洲闻言连声道好,连计英都来了精神。

    “不知这位先生可便约见?”

    计英听见孔若樱浅笑了一声,“方便的。”

    宋远洲便将此事托给了孔若樱。

    计英放下心来,而后两人说起了孔若樱娘家的事情,计英没有心思去听,开始琢磨如何才能在宋远洲眼皮子底下,把几幅画摹绘下来。

    蓬园只能由她自己来,快哉小筑还没有交付给宋远洲,可以让叶师兄找人偷偷摹绘。

    剩下的图,宋远洲收集一张,她画一张。

    恐怕还得让厚朴给她打打掩护。

    计英心下不住盘算,越想越觉得有了希望,宋远洲眼下对收集园林图上心,而他手里有钱,只要找到主家,买画问题不大。

    计英觉得自己,说不定能很快把事情办完,安心地脱身!

    她心下来来回回思索此事,以至于那位二爷同他表妹说了离去,并且从房中走了出来,计英也没察觉。

    宋远洲让孔若樱不用送了,留她在房中,自己快步往外而去,走了几步却发现有个人没有跟上来。

    他回头看去,少女站在廊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风吹得她发丝在脸庞绕动,和廊下的一丛含苞待放的栀子花一般在她身边轻晃。

    少女思索的认真,如水的眸子不知看向何处,心中所想更是旁人猜不透的。

    宋远洲恍惚了一下,叫了她。

    “英英?”

    宋远洲这句刚出口,便顿住了。

    计英被那位二爷叫回了神,这一声唤得轻柔,反而令计英晃了一下。

    他在叫她?

    计英眼中一阵迷蒙。

    见状,宋远洲脸上掠过一闪而过的不快,情绪闪过,他将目光迅速从她身上掠过,落到了一旁的孔若樱身上。

    “樱樱,不必送了,快回去吧。”

    孔若樱稍一顿,才回应了一声。

    计英终于回了神。

    那般轻柔地呼唤,果然不是呼唤她。

    是宋远洲在唤他那心爱的表妹。

    和她计英没有关系。

    计英低下了头。

    宋远洲眼角一直瞥着她,见她低下了头去,规矩地好像她不存在更不会打扰他们一样。

    宋远洲心下登时有些烦躁。

    最后留步了孔若樱,转身走了。

    计英连忙跟上。

    这位二爷没有再令她跟车跑,而是叫她上了车。

    计英眼观鼻鼻观心地沉默着,直到宋远洲叫了她,“今日见了我表妹,作何感想?”

    计英就知道,他让她上车不会是什么好心。

    她低着头回应。

    “表小姐容貌、脾性、言行皆是大家之派,计英卑贱,只敢仰望。”

    宋远洲眯了眯眼睛,在她脱口而出的回复中,定定看了她几眼。

    “你明白就好。”

    计英当然明白。

    宋远洲心里最爱的人,是他表妹。

    宋远洲把他表妹放在心尖上,他表妹若是过得不好,他便不能好了。

    他为他表妹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就是不晓得,那位表妹是否也一样?

    *

    柔园。

    宋远洲一行走了之后,有人蓦然出现在了园子里。

    他从树丛里走出来,走到孔若樱身旁,“太太在看什么?”

    孔若樱一愣,这才看到了来人。

    来人中等身材,相貌平平,但一双眼眸锃亮,看人时仿佛能看到人心里一般。

    孔若樱在他的注视下略有些不自在,“没看什么。”

    那人还是盯着她看,嘴角有一丝似笑非笑。

    孔若樱紧张地咽了口吐沫,这才叫了下人。

    “给先生上茶。”

    而后请着这位先生进了房中。

    这位先生姓曹,正是孔若樱给宋远洲推荐的、那位颇有见识的书画先生,曹盼。

    曹盼看着丫鬟收拾桌上宋远洲用过的茶碗,道:

    “我方才瞧见你表哥两眼,果真是玉树临风佳公子,他如今还没成亲吧?”

    “虽未成亲,却已经定亲了。”

    “是吗?”曹盼轻笑了一声,“定亲什么的,总是不做数的。你也曾与他定过亲,不也嫁给了旁人?他如今定了亲,也未必就娶了如今定亲的人,也许又同你有了些缘分。”

    这话说的孔若樱不自在极了。

    丫鬟一下去,她便急着解释,“这绝对不可能,他就要与白家完婚了。”

    而那曹盼却道,“若是不能呢?你不想去做他正房?以你一个寡妇之身,没了贞洁,能给他做正房,定是上上好的姻缘了。”

    孔若樱并不觉得上上好,反而冷汗冒了出来,她一把按住了曹盼的手。

    “没有!我绝对没有嫁给他的想法!他就是我表兄而已,你别误会,别生气!”

    那曹盼稳坐着不动,眼角扫着孔若樱。

    “那你跟我说说,你们两个在这里窃窃私语,都说了什么?”

    孔若樱汗珠落了下来,她不敢有一点隐瞒,从头到尾全都告诉了曹盼。

    “... ...表哥走之前还嘱咐我,帮他问那幻石林的事情,还说让我邀你同他见面。除此之外,真的没有旁的了!”

    曹盼并没有再纠缠于此,倒是问起了幻石林的图。

    “他要买此图?”

    孔若樱说是的,“表哥到底是造园师,造园师都想要这些园林图吧。他说之前买了蓬园的图,出手就是一千两。”

    曹盼闻言挑眉。

    孔若樱不知他是何意,小心问曹盼,“你听说过幻石林的图吗?”

    曹盼知道,不仅知道,他还实实在在地见过那张幻石林的图!

    曹盼开口要回,话到嘴边打了个转。

    “这图的事情我知道些,既然是你表哥想要买,我可以去见见他。”

    他说着,看向孔若樱,“其实我更想知道,你和你表哥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你知道的,我很在意。”

    孔若樱按着他的手不松开。

    “我和他真没什么,你尽管去。我这就让人跟表哥说,你等他下帖子请你。”

    曹盼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此事不急,你再跟我说说幻石林园林图的事情... ...”

    *

    宋远洲回了宋家,又去见了宋川。

    计英得了空闲,先狂饮了三碗水,引得厚朴哈哈笑,她也不介意,叫了厚朴。

    “你最近在画园林图吗?你画的时候,我能在旁看着吗?”

    厚朴确实在画,是宋远洲之前带他去看过的一处宅子。

    厚朴记性很好,看过几次,便能把看过的园子景观记下来,就算只去过一处的园子,也能几下不少景观。

    计英叹服,茯苓却在旁解释。

    “是二爷教他。二爷会给他讲解景观构造助他记下,厚朴画多了,也就记得多了。”

    计英闻言,止不住想,她好歹也是计家家主的女儿,在园林治艺方面比厚朴知道的多,那么画起来园林图便不是那么生记硬背。

    计英又多了些信心,下午就跟着厚朴学起画来。

    晚上,宋远洲回来,计英满满学了一下午绘画,去伺候宋远洲,都不那么反感了。

    但男人喝了些酒,身上溢出酒香。

    夜风徐徐。

    他并无醉态,眼睛却发亮,瞧她过来同她招手。

    “过来。”

    计英谨慎起来,她不知道男人今日喝什么酒?

    自己跟厚朴学画的事情肯定瞒不过他,他会不会借酒发挥?,,网址 ,...:;和!,,。,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