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海峡书盟      小说目录      搜索
小通房 第18章 第 18 章
    宋远洲见她刚走来的时候,眉眼之间有难得的轻快。m.kan.me

    她见到自己很少这般,只是又走近了,小鼻子嗅了嗅,又谨慎了起来。

    “过来。”他叫她。

    少女走上前来,身上带着一股墨香。

    宋远洲打量着她。

    “舞文弄墨了?”

    她说没有,很干脆地跟他道,“看厚朴画画了。”

    “哦。”

    宋远洲点头,往房里走去。

    少女替他打了帘子,走动之间,那小腰显得细而灵动。

    两人前后进了房中,宋远洲便伸手搂住了少女的腰。

    腰儿柔软温热,宋远洲缓缓吐了一口浊气,感受她身上的香软。

    计英屈在他怀中,闻到他酒气湿热喷在她脸边。

    “我不在家,你是不是自在惬意?”男人问。

    湿热的酒气不住往脖颈钻去,计英闪躲着。

    “二爷想多了。”

    那二爷哼笑了一声,忽的勾住了她的腿弯,抱着少女坐到了交椅上。

    男人很喜欢将少女抱坐在腿上,计英却不喜欢这般过于亲密的姿态。

    她道,“二爷有酒了,我给二爷沏壶茶吧。”

    男人歪着头看着她,过了半晌,才说了好。

    计英终于从他腿上跳了下来,给他沏茶。

    男人喝了酒颇有兴致,又将蓬园的图拿了出来,以手撑案看图。

    计英本不想理会他,但蓬园的图铺在桌案上,她立刻就定不住了。

    计英端着茶水走了过去,“二爷用茶吧。”

    宋远洲倒是同她父亲一样爱惜那图,让她把茶盅先放到窗下,像是怕打湿了园林图一样。

    可计英就不能靠近那图了。

    正此时,宋远洲拿起了笔来。

    计英心下一动,走上前去,“奴婢给二爷磨墨吧。”

    宋远洲手下一顿,挑眉看了她一眼。

    “也好。”

    计英在他的目光下稳住,心无旁骛地磨墨起来,不多时,那打量的目光便转走了,又落到了画上。

    计英也跟着他看住了画。

    之前计英看这蓬园之图,总是记起那些往事,可眼下她没有这般闲暇了,开始从大体布局到具体细节,有意识地识记此图。

    亭台楼阁之分布,道路流水之走向,花草树木之点缀... ...

    一桩桩一件件分门别类地往头脑中灌输。

    父亲和哥哥们讲过的造园技艺不断在脑中浮现,她抓紧时间与眼前所见联系一起。

    有一瞬间,计英好像被这园林图吸了进去——

    她悬与园林图上,父亲和三位哥哥围着她,不断地将造园之技传授给她,她一时间如武林人士吸收功力一般,将所有技艺全凝在身上。

    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了计家东山再起的光亮。

    只是突然被人叫了一声。

    “你还要磨多少墨?”

    计英一愣,神思归位,再看手下砚台,不知不觉磨出了满砚。

    那位家主皱着眉头看着砚台,又看着她,“你夫主今日不去考举,用不了这么多墨。”

    计英这才惊觉自己太过投入,出了差错。

    她连忙请罪,只怕宋远洲被瞧出端倪。

    但那位家主不知道在想什么,嘀咕了一句。

    “女红差也就罢了,磨墨也... ...”

    男人瞥了一眼低头请罪的少女,“罢了,莫要磨了,过来。”

    计英不知他要如何,走上前去,男人抬手将她圈在了怀里。

    男人怀里清清凉凉的,计英不喜欢来自他的凉意,但男人好似享受她的温暖,将下巴抵在她肩窝。

    计英不舒服,可这样的姿态,她就能正着方向看蓬园的图了。

    计英立刻将不适抛去,继续看起图来。

    宋远洲只觉得她今日格外地安静乖巧,在他怀中如柔顺的猫儿。

    是因为下午轻松惬意地跟着厚朴看画的缘故吗?

    宋远洲捏了捏她腰间软肉。

    “看画这么开心?”

    计英一听,怔了一下。

    宋远洲发现她看画太投入了?

    她不敢说是,“只是园林图精妙,一是看住了而已。”

    宋远洲听她答非所问,低笑了一声,然后便不再多言,继续搂着她看画。

    计英摸不清他的意思,便也不敢再全心全意地看,只是将方才记下的蓬园的大体格局重新巩固了一遍,以便于回去摹绘下来。

    她继续安静着,宋远洲搂着她,身上也随着她暖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些许醉意,有一瞬间,宋远洲仿佛以为,那些污糟的事情都不存在,少女做了他的妻。

    从前,他只能在假山最高处遥望她,如今,却能拥她入怀... ...

    细风从窗棂边缘挤进来,吹在书案的画上。

    画卷微动,少女伸出手去拿玉貔貅镇纸镇住。

    她小手纤细白皙,被玉貔貅衬得发亮。

    宋远洲不知自己何时也伸出了手去,握住了那只白皙小手。

    计英意外,侧过身看他。

    男人眸中闪过一阵迷离的光,冲着她微微笑,再次勾起她的腿弯。

    “别看了,歇了吧”

    他说着,抱着少女直奔床榻而去。

    ... ...

    男人在床榻上一贯不似平日病弱模样,骁勇得很,但今日不知怎么,并未粗鲁。

    他许是真的醉了酒,计英想,因为男人事毕便睡着了。

    他手臂搭在计英身上,计英想要起身,连叫了他两声他都不理会。

    计英没办法只能又陪他躺了一会,再叫他还是没回应之后,她干脆抬起他的胳膊,起身离开。

    反正还要罚跪,而且他也不许她睡他的床榻。

    计英去抬他的胳膊,他忽的嘀咕了一声。

    计英吓了一跳,却听见他闭着眼睛轻唤,“樱樱。”

    樱樱... ...

    计英不再犹豫,侧身从他手臂下钻了出去。

    她穿上衣裳离开了,去了她的小西屋。

    今日倒是不错,反正这位家主睡着了,她就当在他房里跪过了。

    计英回了自己的小西屋,便挑灯把记下来的蓬园图画了下来。

    她绘图本领有限,只能先画个草图。

    但计英着实低估了自己,她不知不觉竟然记下来这么多东西。

    她惊喜着,笨拙地把所有记下的东西画下来。

    她一直画着,直到蜡烛拖出长长的线,微弱的烛光啪地一下灭了下来,计英才惊觉,已经深夜了。

    她不敢再耽搁,万一被守夜的发现,明日不好解释。

    计英连忙借着月光收拾东西睡了。

    月光尤其地亮,计英心里安稳踏实又满足。

    她会这样一步步走过眼下的困境的。

    她会的。

    *

    翌日宋远洲醒来,身边早已没有了人。

    他回想起昨夜的事情:风又轻又柔,墨香环绕间少女温柔小意在他怀中,她的温软让他晃了一夜的神。

    宋远洲念及昨夜,还有些恍惚。

    从她到了他身边,他们从未这样和谐地相处过。

    宋远洲起身,下意识想将少女叫来,只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昨日那般待她,今日又早早叫她,就好似他离不得她一般。

    他不能让计英产生这样的错觉。

    宋远洲这么一想,心下又冷静了下来。

    他没有再去叫计英,甚至没有过问计英的事情,起床洗漱,吃过早饭便匆忙离开了歌风山房。

    好像怕被什么绊住了脚。

    *

    今日是宋家小宴,没计英什么事,那位家主更是走得不见踪影,计英乐意。

    计英跟着厚朴学了一天的画,又从画里琢磨昨晚自己摹绘的蓬园园林图,不知不觉一天过去了。

    宋家小宴只请了宋远洲的姐姐姐夫、宋川以及孔若樱,小宴一过,宋远洲便跟着宋川走了。

    晚上男人回来,计英听说他又喝了酒,还以为宋远洲会似昨日那般叫她,她还想再趁机看一看蓬园的图。

    她去了前园听候,男人行至她面前,定定看了她一眼。

    计英跟上前去,却忽的被男人叫住了。

    “下去。”

    计英着实愣了一下。

    宋远洲却在她的愣神里哼笑。

    她难道真的以为,她在他面前的地位改变了?

    宋远洲看着计英,计英听到他冷冷地开了口。

    “回去,罚跪。”

    他说完,转身大步离去。

    计英立在了当场。

    有小丫鬟瞧她的眼神带着戏谑,男人进了屋子之后,更是有几人交头接耳地嘀咕计英。

    夜风吹得计英清醒。

    昨晚上的男人,果然是醉酒后的样子,而他迷糊中喊着“樱樱”,定是一整晚,都把她当做他心心爱爱的表妹了吧?

    计英觉得没什么,宋远洲的冷淡她不在意,丫鬟们的指指点点她也不在意,她只要能找到机会看园林图就好了。

    换句话说,宋远洲为了他表妹上刀山下火海,只要不要她计英上,可不就无所谓么?

    这些跟她的复族大计比起来,根本算不了什么。

    计英冲那些嘀嘀咕咕的小丫鬟们仰脸一笑,潇洒地转身离去。

    她走了,房中窗下的男人收回了看向院中的目光。

    昨日什么温柔小意都是假的,计大小姐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计大小姐。

    宋远洲烦躁地遣了黄普。

    “把院中闲看事不当差的人,全部清出歌风山房。”

    黄普去了,院中瞬间清净了,宋远洲的心里却不知为何没能清净。

    *

    之后两天,计英都没有见到这位家主,家主好似故意冷着她一样。

    她不在乎什么冷不冷,但是想要接近园林图就会有点难。

    幸而厚朴画画时间长,计英跟着他又学了两天的画。

    但到了第三天,厚朴不画画了。

    茯苓告诉她,“我跟二爷告了假,带着厚朴去给我爹娘祖辈烧几炷香,再在街上转转,晚些时候回来。”

    计英羡慕,她也想去,但她并没有那位二爷的出门准许,而那位二爷也不会让她出门。

    她只能托茯苓帮她问一问叶世星那边的情况,送了他们姐弟出门去了。

    计英刚回到歌风山房,突然被黄普找到了。

    “姑娘,表小姐来了,二爷让姑娘过去伺候。”

    计英皱眉。

    又做什么?,,网址 ,...:;和!,,。,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