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海峡书盟      小说目录      搜索
小通房 第23章 第 23 章
    计英的脸疼得厉害,在这突如其来的巴掌,和不由分说的控诉之后,她意识慢慢清醒过来。m.588novel.

    孔若樱说她指鹿为马、以真为假,然后翻起陈年旧事扣在她头上,让宋远洲撵她走。

    这意思,是不信她所言,反而十二分地确定那张画是真的。

    计英只觉好笑。

    真就是真,假就是假,只看刚才宋远洲的表现,他分明也瞧出来那画有问题了。

    她脸上火辣辣地疼着,她忍不住要为自己分辨,再说明那画的问题。

    只是她刚要开口,忽的被宋远洲眼神止住。

    计英闭了嘴。

    宋远洲这般表现,孔若樱立刻眼中放光。

    “表哥,你信我的对吧?曹先生在扬州帮我很多,他在扬州人家做西席,不会弄假画来骗表哥的。表哥之前都跟我说说好了,两千两买下此图,咱们就按照说好的办。”

    孔若樱恳求地看着宋远洲,好像他略微不答应,她就要下跪求他一样。

    计英就想知道宋远洲如何回应,他明知道那画不对劲。

    谁料,宋远洲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

    话音一落,计英睁大了眼睛。

    她看向宋远洲,明知道是假画为什么还要买?

    她不由地又低声提醒,“二爷,奴婢方才所言不虚。”

    然而她话音未落,孔若樱似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了起来。

    “计英!你还要说?!那画根本没有任何问题,就是你想陷害曹先生!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孔若樱的声音尖锐的吓人,她说着,忽的跳起来,就要往计英身上扑来。

    计英惊吓连忙向后退去,连退两步退到了墙边

    宋远洲动作更是迅速,一把拉住了暴起的孔若樱,按住她动弹不得。

    宋远洲连番叫她名字,扳住她的肩膀,“若樱,你冷静点!冷静点!”

    可孔若樱像是被刺激到了,如何都不能冷静了。

    她颤抖着哭着,倚在了宋远洲怀里痛哭。

    “我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了,我在扬州被所有人都指着骂克夫的丧门星!好几次,我都不想活了!我是个寡妇,没有女人的贞操,还没有生过孩子,没人肯要我,没有人... ...我现在,好不容易挣出来了,我不能再回到那个时候了!不能了!不能了!”

    她哭得凄切而惊悚。

    哭得计英头皮发麻。

    就在计英想着,孔若樱是否真的把经受的一切扣在她头上的时候,孔若樱尖细的指尖指上了她。

    “表哥!都是计英害我!这些年,都是她害得我!让她滚!让她滚!”

    计英沉默了。

    怀里抱着表妹的宋远洲,连回头都没有,只是同她开了口。

    “出去,回家。”

    计英从冷硬的墙角站了起来。

    看着男人呵护地抱着他的表妹,拿出帕子为表妹拭泪,用最温柔的言语劝慰。

    在不经意之间,眼角扫到她身上。

    冷风扫过。

    计英懂了。

    就算她今天能说出一百条那图的问题,宋远洲也不会相信她。

    因为她在他眼里,就是害了他父亲和表妹的罪人,说出的什么都是假的。

    而柔弱的表妹说出来的一切,都是真的。

    计英走了。

    关门的声音并不大却撞在宋远洲心头。

    咚得一声响。

    ……

    计英走在台阶的时候,听见有人在她头顶轻笑了一声。

    她抬头看去,是曹盼。

    曹盼同情地看着她。

    “可惜了一张俊俏的脸蛋,我给你钱你不要,非要遭这个罪,那就是你咎由自取了。”

    他嘴角扬起阴测测的笑。

    计英没有理会,转身下楼。

    脸上被掌掴的地方火辣辣的疼。

    路上行人纷纷侧过头来围观。

    计英走在指指点点的嘀咕声中。

    她想,她确实错了。

    如果有机会,她想告诉十三岁的小计英,别去那年上元节的灯会,别把灯谜错贴到别人身上。

    就让宋远洲和他心爱的表妹,生生世世,白头到老。

    *

    闹了一场,雅间里安静了下来。

    宋远洲让人将曹盼请了回来。

    曹盼若无其事地走了下来。

    “宋二爷想好了吧?要买,就立刻买下,宋二爷就是幻石林园林图的有缘人了。”

    宋远洲看了一眼艰难平静下来的孔若樱,答应了曹盼。

    但他道,“这图价值不菲,宋某也要谨慎,因为准备请两位友人来做个见证。”

    曹盼皱眉,“宋二爷这是什么意思?不信我?既然不信,不买也就罢了。”

    他要走,宋远洲眼角又扫见孔若樱浑身绷紧的模样。

    宋远洲道,“曹先生思量太多了,宋某没有那个意思。不过是苏州的规矩罢了。曹先生若是不快,宋某再加二百了如何?拢共两千二百两。”

    曹盼本觉得,能要价到一千五百两以上,已经不错了。孔若樱那妇人倒是在宋二面前有颜面,替他拿下了两千两,现在宋二又要加二百了。

    “成交。”曹盼很爽快。

    宋远洲说好,吩咐人去请了两位朋友。

    两位朋友都不是懂画的人,正如宋远洲所言,做个见证而已,曹盼安心了。

    宋远洲先付了五百两定金,约定五天后将剩余的银钱付清。

    反正宋远洲跑不了,画就先交到了他手里。

    而宋远洲也不可能识破他,因为真图在北面的徐州,距离苏州颇有些距离。

    其实在曹盼看来,就算宋远洲不付后面的钱,他也是大大赚了。

    他花费的那些成本,拢一拢加起来不过五十两。

    曹盼心满意足。

    孔若樱终于放心了,看着曹盼,虚弱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来,而曹盼根本没瞧她一眼。

    宋远洲看着那曹盼,眯了眯眼睛。

    *

    回程路上,曹盼与孔若樱本是分开的,但在曹盼授意之下,两人半路又上了同一辆马车。

    孔若樱小心伺候他,曹盼笑着抚了抚她的肩。

    “你今天做的很好。”

    孔若樱闹了一场,早已脑中空空。

    她从不是那种能撒泼吵闹的人,今日更是第一次抬手打人。

    她想到刚刚那一巴掌掴到了计英脸上,还有些恍惚之感。

    一定打得很疼吧... ...

    她刚一这么想,就又听见曹盼跟她说。

    “你不要想这么多,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我们的事情我来掌控就行了,你好生听我的。有了这些钱,咱们以后就能过敞亮些的日子了,我去你家提亲,你爹娘也会高兴。”

    孔若樱闻言,再也管不上打人的事了。

    她说好,“我都听你的。”

    曹盼满意地同她点头

    马车走到了城中大道,曹盼叫停了车夫,与孔若樱下了车。

    “今日有了钱,先给你买一套银头面。”

    孔若樱眼泪都快落了下来。

    “盼郎,你待我真是太好了。”

    她的盼郎笑了笑,“那是自然。”

    两人身份不便,孔若樱先进了银楼看首饰,曹盼叫了小厮王寿。

    “把五百两的银票换开,花钱方便些。”

    王寿应了,却是没走。

    他同曹盼嘿嘿笑。

    “曹爷,这幅画卖了两千二百两,曹爷给小的多少?”

    曹盼反问,“一个小厮,还想要多少钱?”

    话音一落,王寿立刻笑出了声。

    “曹爷还真把我当小厮了?”

    曹盼闻言愣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

    “换出十两归你就是。”

    若是寻常小厮,这钱可不算少。

    但王寿脸都青了,“打发要饭的呢?”

    曹盼一听就要怒,但大街上多有不便,恨恨道:“二十两总行了吧?”

    说完,一甩袖子走了。

    王寿脸色却没好转,朝着他身后啐了一口。

    “呸!什么东西?没有我,能有你今天?!”

    大街上人潮如织,王寿没注意一旁巷子口有人探头探脑,把此事看了个一清二楚。

    *

    宋家,门前一阵吵嚷。

    宋远洲乘车回来,揉着太阳穴问黄普,“谁人在闹?”

    “回二爷,瞧着是叶世星。”

    宋远洲撩了帘子看过去,正听见叶世星道,“她脸都肿成那样了,满苏州的人都看见了,你们还不许我进去探看,是不是虐待奴婢?!”

    话音一落,一旁有路人声音传来。

    “是呀,好端端一个小姑娘,半张脸肿的老高,破了相了,真是受罪。”

    “就算犯了错,打也打了,也该给治治伤。”

    宋远洲身形一僵。

    他下了车,叶世星立刻看到了他,冲了过来。

    “宋二爷,我们家英英犯了什么错,挨了这样的毒打?我做亲眷的,连送药都不行?”

    宋远洲被叶世星吵得胸口发闷,路人纷纷看过来。

    他沉着脸,“处置奴婢是宋家的内务,你一个外人管不着。送药可以,去便是。”

    叶世星闻言定定看了他一眼,急匆匆进了门去。

    门前吹起了穿堂风,吹得宋远洲浑身发凉,胸口更加闷了。

    他换轿子进了门,到歌风山房的时候,叶世星疼惜的声音远远地传进了他耳中。

    “英英,你怎么被打成这样?怎么肿那么高?疼不疼?”

    隔着树丛,浓密的树叶遮挡,宋远洲看不到被打肿了脸的少女的样子。

    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他只是听到少女沙哑而平静的声音。

    “师兄别担心,其实不怎么疼,倒是让我明白,做人奴婢的本就卑贱,挨打也是常事。这只是刚开始罢了,我会习惯的,以后我的脸皮糙肉厚,再挨打就不会肿那么高了。”

    她说着,还无所谓般地轻声笑了笑。

    “师兄不用替我操心,没事。”

    叶世星说了什么,宋远洲没能听进去。

    他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胸口闷得厉害,牵起一丝丝的疼来。

    他努力憋着,转头就往回走。

    到叶世星和少女的声音都不见了,他止不住重重咳嗽了起来。

    痛意牵起向全身传去,他咳到心肺具震,也没能缓和下来。,,网址 ,...:;和!,,。,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