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海峡书盟      小说目录      搜索
小通房 第25章 三章合一
    宋家, 歌风山房。m.jznzt.

    与官府打过招呼,人证物证齐备,宋远洲便不用操心了。

    茯苓在和厚朴在院子里说着话, 宋远洲听了个大概。

    茯苓吩咐厚朴, “这几日太阳毒,英英脸伤还没好,再晒到就糟糕了。之前的帷帽丢了, 你出去再给她买一顶回来, 能遮一遮也好。”

    茯苓给了厚朴银钱,厚朴放下画笔小跑着去了。

    宋远洲皱着眉叫了黄普, “去金陵城的人还没回来?”

    话音一落,外面就来报,说是去金陵的人回来了。

    宋远洲叫了人上前,宋川特制的药霜到了他手中。

    他瞧了瞧, 质地均匀细嫩,透着微微的清香。

    他曾听院子里的丫鬟说计英这两日敷红褐色的药膏,丫鬟们笑话她“脸上跟抹了泥一样”。

    宋远洲念及此,叫了黄普,“让计英过来。”

    ... ...

    小西屋附近, 有两个小丫鬟在晾衣服,嘴里嘀嘀咕咕。

    “她都没脸出门了,听说香浣笑死了, 说她的脸废了, 二爷以后再不会看她一眼了!”

    “可不是吗?谁会喜欢一个破了相的婢子?”

    两人晾完衣裳转身要走,一眼瞧见了黄普。

    “咦?黄大哥, 你怎么到这来了?”

    黄普呵呵笑了一声, “替二爷传话, 让计英姑娘到正房伺候。”

    两个丫鬟吃了一惊,相互看了一眼。

    二爷怎么还传计英伺候呢?

    破了相的婢子,还真的把二爷迷住了?

    计英却不这么想,她正偷偷翻看蓬园的图,想着还有哪些地方欠缺,回头如何画更好,黄普就来了。

    计英吓了一跳,赶忙把画收了起来。

    黄普没瞧见,只是带了她去见那位二爷了。

    虫鸣啾啾,房中的二爷等来了人,他看过去,果见那巴掌大的小脸上敷了红褐色的药膏,如同抹了泥一样。

    呵,叶世星就送来这样的药?

    “二爷有什么吩咐?”计英低着头问他。

    宋远洲指着窗下的水盆,“把脸洗了。”

    计英被他说的一愣,又见他不是说着玩的,只好去了。

    红褐色的药膏洗下来,脸上的伤立刻露了出来。

    那些青红伤痕还明显地印在脸上,宋远洲看得皱眉不止。

    说起来,她没错,只是被误伤了。

    她在他这里犯下的错事,他原谅不原谅是一回事,但她被伤,确实是误伤。

    他将药瓶拿了出来,“换上这个药。”

    计英看向那药瓶,疑惑不解。

    宋远洲,给她药?

    她露出了疑惑的目光,宋远洲被刺了一下。

    他眯起了眼睛,不悦道:“疑惑什么?这是你夫主对你的疼宠。”

    疼宠?

    就算他这么说,计英还是惊讶。

    宋远洲真的会给她药霜擦脸?

    之前她高烧好几日,他不都没给她请医婆吗?

    难道因为她替他表妹顶了罪名,他心生愧疚?

    计英不懂了,但宋远洲催促她立刻敷上药。

    计英拿过那药霜打开,清新的香气飘了出来,是洁白如珍珠粉的药霜,计英指尖轻蘸了一些涂到脸上,清清凉凉很是舒服。

    药霜白色的质地,还能将伤痕遮去些许。

    宋远洲瞧着她擦了一遍,却没有擦到脸颊的一处指甲刮伤。

    房里没有置铜镜,他忍不住给她指了指,但她很笨,还是擦不到地方。

    男人没耐心了,指尖蘸了药霜,替她擦上去。

    他伸手过来的一瞬,计英下意识躲闪了一下。

    这一躲闪,宋远洲指尖又好像被刺到,顿了一下。

    他来了火气,他干脆一把将少女拉了过来,拉到了怀中。

    计英下意识要抗拒,男人箍住了她的腰,迫使她紧贴在他怀中,还想要被他嵌进怀里。

    男人气恼的声音响在她耳边。

    “你夫主今日发了善心,别不识抬举。”

    他声音火气十足,计英抿着嘴不动了,默默忍受他。

    但男人贴近他脸颊的指尖却没有火气的冲动,他轻轻贴上了她受伤的脸颊,慢慢替她擦了擦药。

    计英讶然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他果真是发善心?

    宋远洲只当瞧不见她眼中的疑惑,不去理会。

    室内的幽香与药霜的清香交错在两人的呼吸之中。

    宋远洲指尖擦在少女柔嫩的脸颊,看着少女不住地眨巴眼睛。

    羽睫扇动,好像向他心头扇来了一阵风,扇得他心下快跳了一番。

    但在这快跳中,不知怎么冒出一丝轻快来,是这些日以来难得的轻快。

    连宋远洲都没能察觉,他下意识里,好像想让这一瞬稍稍慢一些,停留一会。

    然而事与愿违,外面院中忽的闹了起来。

    有喊声传了过来。

    “表哥!表哥!”

    宋远洲一愣,计英也是一愣。

    接着,孔若樱快跑着奔了过来,撩开帘子闯了进来。

    外面的风一吹,幽香与清香顿时散了。

    宋远洲之间稍稍一顿,计英立刻从他指下撤开了去,退开他一丈远。

    宋远洲来不及问计英如何,只见孔若樱头发散乱,哭得慌张,一下扑到他身前。

    “表哥,求求你,放了曹先生吧!放了他吧!”

    宋远洲英眉倒竖。

    “若樱,那厮卖假画骗我,你如何还要偏袒他?此人决不能放。”

    孔若樱一听,浑身都抖了起来。

    “不是假画!表哥那不是假画!那是计英陷害他!是计英害他呀!”

    计英站在一旁见孔若樱还在疯狂指责她,不由地又往后退了几步,只怕孔若樱又疯了起来。

    果然,孔若樱又要疯了,要跳起,只是宋远洲反应极快,早早抓住了她的手臂。

    “若樱!不要胡闹!计英说的没有错,如今我已经联系到持真画的人,那曹盼不过是有幸临摹过此画,便以此画骗我。这事已经水落石出?你如何还能信他?!”

    孔若樱恍惚了起来。

    计英大大松了口气。

    宋远洲眼角扫过她,刚要示意她下去。孔若樱突然向他怀中扑了过来。

    这一下扑得宋远洲怔住,计英也是一惊,而孔若樱颤着声开了口。

    “表哥,我求求你放了他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要我,我现在就给你!行不行?”

    她神情恍惚,手下乱颤,解开了衣带。

    计英傻了眼了。

    宋远洲坐在交椅上,孔若樱扑在他怀中解开了衣带。

    宋远洲多爱他的表妹,如今表妹来了,宋远洲会如何?

    计英惊觉自己简直多余,连忙向后退了几步,又退错了方向,便低着头尽量不打扰到那两位,匆忙往门外退去。

    她这番动作,还是落进了宋远洲眼中。

    宋远洲只看着她慌乱退出去,非礼勿视地避嫌。

    把一个懂进退的奴婢本分做到了极致。

    他不知怎么就有些着急,甚至有是一瞬想要叫住她说些什么。

    只是他什么都没说成,计英就退了下去。

    宋远洲心下一阵空荡。

    而孔若樱还在颤着手解衣裳。

    宋远洲蓦然大怒,一把制住了她的手。

    “若樱,你这是做什么?!你疯了?!”

    孔若樱同疯了也差不多了,她不停地说着,“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把他放了吧,把他放了吧!”

    宋远洲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表妹。

    表妹一直性子柔软,从小连蚂蚁都不敢踩,她乖巧懂事听话,从来都不惹事,也很少出门,更不会像计英那样出门跑马。

    甚至她只读《女训》《女戒》《女论语》,杂书一概不看。

    她是最规矩的姑娘,从不有一丝逾矩,家中亲朋都说,“若樱这样的才是一个姑娘家该做的,她以后定是相夫教子的贤内助。”

    宋远洲一度也如此认为,他甚至还觉得,让这样的表妹嫁给自己这个的病秧子,是亏欠了她。

    所以,计英与他的婚事横插一杠,使得表妹嫁给了后来的夫家,而她夫婿早逝的时候,宋远洲只觉得对她的亏欠到了极点。

    他一直想要弥补,表妹要什么他都能给,但表妹从未开过口。

    这次曹盼来了之后,他也想要促成此事,他看得出来,表妹对那曹盼有些意思。

    谁想到那曹盼不怀好意,分明就是以假乱真的诈骗。

    尽管如此,他也没有去怪表妹,可表妹的作为实在超出了他的认识。

    那日,她竟然冲进雅间掌掴了计英,把计英的脸打得红肿破相。

    今日,更是跑来胡言乱语,说什么要把自己给他,求他放了曹盼。

    宋远洲不可思议地看着孔若樱。

    “你被曹盼给控制了?你有什么把柄被他抓住了,你告诉我,我给你想办法。”

    宋远洲猜测是不是孔若樱无意间犯过什么错失,被曹盼发现。

    甚至他怀疑,会不会和孔若樱早逝的丈夫有关系。

    他低声引导她,再难堪的事情都可以说出来,没关系的。

    可是宋远洲猜错了,什么都没有。

    孔若樱不住摇头,眼神迷离。

    “没有,什么都没有,他是带我出泥潭的人,他说很快就要娶我了,他说他会一辈子对我好,我不能没有他,没有他我就没人要了。我是个没有孩子的蠢笨克夫寡妇,没人要我的!”

    宋远洲听得头晕目眩。

    “谁说的?你是杭州孔家的小姐,怎么成没有孩子的蠢笨克夫寡妇了?!怎么就不能再嫁人?纵是不嫁人又怎么样?家里还能养不起你?!”

    可孔若樱就好似听不懂一样,只是哭着骂自己蠢笨克夫,不停地说着。

    “没有他,我就没有希望了,我就得死了!”

    宋远洲看着精神恍惚的表妹。

    从前那个乖巧的小女孩不见了,眼下是个瑟缩着抱着一根稻草求生的苦命妇人。

    她眼里没有广阔的天地,她只有眼前的一根稻草。

    她确实被曹盼控制了,但不是拿住了她的错处,而是拿住了她的魂魄。

    她已经没有自己的思想。

    宋远洲不知道该骂醒她,还是该耐下心来劝慰,他着实没经过这种事情。

    还是继母小孔氏打发人过来问,宋远洲冷静了几分。

    他叫了孔若樱,“你要不要去姨母处歇一歇?”

    孔若樱哪有心思见别人,她只是扯着宋远洲,“表哥,你放了他好不好?”

    宋远洲见她还是如此执着,那曹盼控制住她如同控制傀儡,她的一举一动尽在掌握之中。

    他假意安慰孔若樱说别担心。

    “这又不是杀人放火的罪,你先回去,我好生想想怎么给他开脱。”

    孔若樱安心了,宋远洲又让人看着她,不要出了岔子。

    孔若樱一走,宋远洲脸色狠厉起来。

    曹盼必须得死。

    只是在此之前,最好让表妹明白那到底是什么人。

    ... ...

    翌日,宋远洲密切关注着柔园那边,孔若樱暂时没什么动静,只不过他安排打听曹盼事情的人还没有回来。

    宋远洲等着消息,又注意到了小西屋也安安静静。

    他不知那人的小脸是不是好了些,照理说,宋川的药霜要比叶世星送的药,见效十倍不止,若是不见效,他回头可要好生问问宋川。

    宋远洲只是想看看宋川的药是否见效,于是把小西屋的人叫了过来。

    计英正在把蓬园的草图誊画到正经的画纸上,听传唤,连忙藏起了东西过去。

    只是她一到那位二爷房里,二爷就准确地说出了她的事。

    “又画画了?”

    计英吓了一跳,难道宋远洲知道了什么?!

    她紧张地想着,被男人抬手招了过去。

    计英只能顺着他的手走过去。

    男人瞧了她两眼,又把她抱到了腿上来。

    计英心虚,怕被他瞧出来端倪,不敢有什么其他表现,低眉顺眼地依着他。

    她这般柔顺,在宋远洲眼里实属罕见,他打量着她,少女眉眼盈盈,脸上好多了,红肿消退下去,只有些青色的印记。

    但那小脸上墨迹实在太明显,宋远洲忍不住笑了一声。

    “你跟厚朴学画就学画,做什么还学他,把墨弄到脸上?”

    少女睁大了眼睛,好像这才晓得脸上有墨。

    她伸手摸,却不小心碰到了伤口,疼得小小缩了一下。

    “别乱动。”

    宋远洲连忙将她的手拉了下来,握在手里。

    两人这般亲密姿态,不免都想到了孔若樱闯进来的情形。

    尤其宋远洲,他下意识想要跟她解释些什么。

    可解释什么呢?

    他有必要跟一个小通房解释?

    幽香在从香炉升起,绕在两人之间。

    男人到底什么也没说,只是抱着少女的手紧了紧。

    “以后画画,不许再把墨画到脸上。”

    计英眨巴眨巴眼。

    也就是说,宋远洲不知道她在画蓬园的园林图,对不对?

    而且,宋远洲也默许了她画画。

    计英眼睛登时一亮。

    那光亮像是昏暗中的夜明珠,闪了宋远洲的眼睛。

    宋远洲心下一阵乱跳,控制不住地乱跳。

    这般不受控的情形,令他极不适应。

    他将计英从他身上赶了下去。

    “你去书房把那曹盼的假画拿来,那画虽是假的,但画功倒是不错。曹盼确有几分书画功底。”

    计英去了,拿了画回来,这次再仔细看此画,突然觉得有些熟悉。

    倒不是画的内容熟悉,而是笔法。

    这笔法尤其的熟悉,熟悉到计英好像能看出来曹盼是如何落笔走笔的。

    计英盯着一处假山来回看,宋远洲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这一点上。

    几乎是一瞬间,两人不约而同抬头看向了对方,对了个惊奇的眼神。

    计英在宋远洲眼中读懂了他的意思,宋远洲更是直接叫了人。

    “把茯苓姐弟叫过来。”

    ... ...

    反反复复看着那幅画,茯苓泪光闪动。

    “这是我父亲自创的笔法,这笔法并不易学,我一直没学会过,但我知道有两个人会,一个是厚朴,另一个... ...”

    她哽咽起来,“是我师兄潘江潮!”

    厚朴也在旁点头,他指着画上的山石笔法,“是师兄。”

    计英看着姐弟两人,想说什么竟说不出口。

    她要怎么告诉茯苓,茯苓一直找寻的失踪的未婚夫,她的师兄潘江潮,就是那个曹盼。

    潘江潮... ...曹盼... ...

    她怎么早没想到?

    宋远洲脸色也有些不好,但事已至此,应该让茯苓知道真相,不然下一个被迷惑的人,说不定就是茯苓。

    宋远洲三言两语将事情说给了茯苓。

    茯苓听得脚下一晃,向后踉跄了一步。

    计英连忙扶住了她,看到她眼中的泪光,心里也跟着酸了起来。

    “姐姐,别伤心,他不是姐姐的良人。既然不是良人,便也不必为他伤心,姐姐舍了他还有更好的人!”

    茯苓忍不住,抱着计英哭了起来。

    宋远洲倒是听住了计英的话。

    不是她的良人,她便不会为那人伤心。

    这话说的没错,但宋远洲莫名心下如灌铅,坠的难受... ...

    茯苓哭了一会,清醒了不少。

    茯苓从前不想猜测那些坏处,可眼下她也不得不清醒地认识到,当年曹盼带着他们家剩下的所有钱,去给父亲请大夫看病,如果没有被大水淹死,为什么不回来?

    父亲病卧床榻,厚朴尚且年幼,家中只有一个姑娘家撑着?

    他为什么不会来?

    从他不选择回来开始,他就不是那个潘江潮了。

    茯苓清醒了,擦干了眼泪。

    但孔若樱还没清醒。

    宋远洲不再等探子的消息,径直带着茯苓姐弟,又让人请了孔若樱,去了狱中。

    *

    昏暗潮湿的大牢,有老鼠吱吱叫着疯狂乱窜。

    睡在如被水浸湿的草席上,曹盼被打的身上一抽一抽的疼。

    宋远洲还没撤诉,他已经挨了两顿刑罚了。

    他不能认,认了就要被判流放,最少也是五年,只要他不认,等到宋远洲撤诉,他就能出来了!

    但这一切的关键,是要孔若樱说通她表哥。

    曹盼等得心慌,总觉得那寡妇不中用,无趣呆板,连个床都爬不上去,所以他才又在这里受苦!

    他思来想去,拔了头上的簪子给了牢头,请牢头去一趟柔园,把那寡妇叫来。

    这会,他远远地听见脚步声,腾地一下就坐了起来。

    是不是那寡妇来了?

    曹盼远远听见脚步声就冷笑了三,如厉鬼一样道:

    “你这妇人,是不是想让我死?”

    若是孔若樱在此,定然吓得浑身颤抖地大声说着不是。

    可来人依然步履平稳,从阴影中走近,走到了曹盼牢房前的一盏幽暗小灯下面。

    鸦青靴子进入了光中,铜绿色的锦袍上,腰封中嵌入的玉佩闪了曹盼的眼,他最后看到了来人的脸。

    幽暗的小灯照清了来人的面目。

    他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笑得曹盼遍体发寒。

    “宋、宋二爷?”

    宋二爷上下打量着他,笑容变得柔和起来,如同在跟老朋友打招呼一般,轻声问他。

    “那鞭子的滋味不太好吧?多忍着些,我又替你打点了一下刑房,接下来还有更好的。”

    若是听不清的人,还以为这口气在问客人,“招待不周?”

    曹盼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宋家二爷,是要杀了他吗?!

    曹盼强忍着惊恐,“宋二爷,那画我不卖了,五百两我还给你行不行?我再倒赔你一百两可不可以?!你放了我吧!求你了!”

    宋远洲低声笑了起来,好像在仔细想曹盼的提议。

    “这么论起来,宋某还赚了一百两?倒也不错。”

    “是是是!宋二爷一分钱都不亏!还赚一百两!能把我放出吗?!”

    可惜,宋二爷笑着摇了摇头。

    “不成。”

    曹盼立刻垮了心态,“那、那要怎样?!”

    宋远洲说不怎么样,好似突然想起什么,“对了,我给你带了位旧人过来,说不定你正想见见。”

    他说完,曹盼就见有人又走了过来,他抬头看去,险些以为自己花了眼。

    “茯苓?!厚朴?!”

    不远的拐角处,孔若樱见曹盼当真认出了茯苓和厚朴,也惊了起来。

    接着,她便听到了茯苓的声音。

    “师兄,别来无恙?”

    曹盼哪里想过,还有一天能再见到茯苓。

    当年他揣着茯苓给他的一大笔钱财,忍不住心馋,碰巧遇到了大水,曹盼险些被水冲走。

    侥幸逃生,他决定再也不回去了,那个画匠潘江潮被大水冲走死了,他要改名换姓,拿着这笔钱重新过活!

    他用了曹盼的名字,拿着钱想找个地方做个小生意,他会画画,又有了钱,日子很快就能过起来。

    至于茯苓一家如何,他管不了了!

    只是他一个外乡人,人生地不熟,钱花了不少,却没能安稳落脚。

    就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一个找他画画的男人。

    那男人并不算有钱,但出了定金让他去蹲守一个举人老爷家,然后给那家的小姐画像。

    那小姐经常去银楼绸缎庄买东西,曹盼得了那男人的定金,一共给那小姐画了五张像,都署上了那男人的名字。

    五张像陆续送到那小姐手上之后,某一天,那男人穿金戴银地来找他结清钱款。

    他惊诧于男人暴富,问及如何赚来的钱,那男人笑了。

    “自然都出在你画的那个女子身上。我眼下,已经是那家老爷的得意门生,老爷还要把小姐许给我为妻。”

    曹盼惊诧,“你要娶那小姐了?一步登天了?!”

    可那男人更是笑了。

    “这老爷科举二十年也才是个举人,我娶个举人的女儿做什么?”

    曹盼睁大了眼睛。

    “举人的女儿你都不要?”

    那男人笑得前仰后合,笑着笑着正经了脸色。

    “我一穷二白起身,用了一番手段,就能娶到举人的女儿了。我若是踩着这举人的肩膀向上爬,你猜我能娶到什么样的女人?”

    “你、你还能娶郡主不成?”

    男人摇头晃脑地笑着,“郡主也好,公主也罢,只要有手段,要什么女人都有!女人不过是踏脚石而已。”

    曹盼被他说得脑子发晕,但听见了关窍。

    “你说手段?什么手段?”

    男人笑了,“想学吗?”

    ... ...

    曹盼拜了师,跟着那男人学了半年控女的手段,很快翻了身,而后到了扬州教授书画,做了个西席,很快盯上了孔若樱。

    一个嫁妆丰厚即将大归的无知寡妇。

    后面的一切如他预料的那般,他在孔若樱处捞了大笔油水,路过苏州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又让他接触到了要买画的宋二爷。

    他跟着师父的学手段的时候,见过那幅幻石林的图,这可真是天助他。

    曹盼只觉两千二百里从天掉落,马上就要落在他的衣兜里面。

    谁曾想,钱没到手,他下了牢狱!

    他看着茯苓姐弟,又看着宋远洲,“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宋远洲说不想如何。

    “我就是想跟你确认一下,你从小家贫吃不饱,被茯苓父亲带回家中教养,后来尹先生将你养大,你说想要娶茯苓报答先生,先生答应了你,于是你与茯苓定了亲。是这样吗?”

    曹盼都快把这些事忘了。

    他说是,“是,怎样?你到底要怎样?”

    他说是的时候,孔若樱身子便是一颤。

    他怎么会说“是”呢?难道不是先生动辄打骂他?而他卑鄙无奈娶了先生的女儿,还是个肥胖痴女?

    怎么、怎么会是茯苓?!

    孔若樱想要上前问个清楚,黄普赶紧拉了她。

    “表小姐稍安勿躁,二爷还有话没问完。”

    计英远远站着,也听得一清二楚。

    曹盼嘴里所言的身世,真是和实际情形,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孔若樱跟在他身边这么久,心里定是信他信的紧,若不是茯苓在此,她恐怕更不会相信。

    而远处,宋远洲又开口问了话来。

    “曹先生,我再问你,这些日子为何与我表妹一道?你要实话实说,说不定我就放了你。”

    曹盼哪里还有讨价还价的机会。

    眼见着宋远洲都已经识破了他,说就是了。

    “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就是想从令表妹身上弄些钱。一点小钱而已。宋二爷,不至于杀人吧?”

    宋远洲没有回答他,叫了转角处阴影里的人。

    “若樱,你都听见了吧?”

    孔若樱好似被冻住了一样,黄普在她耳边连声叫她,“表小姐!”

    她猛然回过了神来。

    接着,她径直冲出了阴影,跑到了牢房门前。

    “盼郎!你说的是什么话?!你不是爱我吗?你不是说要跟我白头到老,这辈子只有我吗?什么钱?为了什么钱?你到底在说什么?!”

    她质疑的声音再大,曹盼也没有任何动容。

    从头到尾,她只是他控制的对象,捞钱的工具,向上登的垫脚石罢了。

    孔若樱疯了一样地摇晃着牢门,曹盼只顾着跪地求宋远洲饶了他。

    宋远洲看着自己表妹疯魔的模样,对着曹盼和气的笑了笑。

    “五百两你拿去,宋某不要了,宋某没有别的愿望,就是想送你一程而已。”

    宋远洲说完,曹盼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咣当摔倒在了地上。

    待他回过神来,又想起了孔若樱。

    他想要命令孔若樱替他求情,使出千般万般手段替他求情,但孔若樱早已被宋远洲带走了。

    牢笼内外什么人都没有了。

    刚才出现的人和说的话都像是个幻影一样,曹盼有些恍惚不知道是否真的发生过,或者只是他做的一个梦。

    但狱卒来了,把他带去了刑房。

    曹盼一眼看见血污满满的刑具,哆嗦着立刻全都认了。

    “我认!我认罪!我骗了宋二爷的钱!判我流放吧!我认了!”

    可是刑房里的狱卒全都笑了。

    “早做什么去了?宋二爷可是给咱们哥几个买了好酒好菜,咱们得听宋二爷的,好生送你上路。”

    话音一落,曹盼就被按在了地上。

    板子一下下砸在了他身上,曹盼又惊又怕,疼得尖叫,他拼命呼喊,但喊破了嗓子也没人来。

    他后悔了,他不该骗钱,更不该骗女人!

    有没有人能放他出去?!

    “师父!师父!”

    他喊得哪个师父,旁人不得而知,但是这刑房里,不会有人来了。

    *

    孔若樱病了一场,宋远洲的继母小孔氏和宋远洲的姐姐宋溪过去看她,两人还不清楚曹盼的事情,只是见孔若樱眼神空洞,还有些神智不清,怪吓人的。

    小孔氏问宋溪,“川哥儿何时沐休回苏州,让他过来给若樱瞧瞧。”

    宋溪摇着头说不清楚。

    宋远洲说已经请了宋川,“待他沐休自然过来。城里的大夫过来瞧了,说若樱病得不是特别厉害,但心郁难解,母亲和姐姐得闲常来看看她,带她出去转转也好。”

    小孔氏也说应该,“到底是在苏州生了病,病不养好,也不便送她回杭州,平白让她爹娘担心。我那兄嫂都是最疼孩子的,要知道她又是守寡又是大归,眼下又生了大病,还不知道怎么心疼。”

    宋远洲不再多言,让继母和姐姐多留心,回了歌风山房。

    曹盼此人已经消失了,假以时日,孔若樱总会忘了他,到时候身上的病还是心上的病,自然都能好了。

    ... ...

    茯苓到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只是把小厚朴气到了,一连几日画出来的画,走笔粗狂好像要将画纸戳破。

    宋远洲干脆放了姐弟俩几天假,让两人到外面走走散心。

    茯苓姐弟出了门,计英便无聊了下来。

    宋远洲瞧着她一心扑在画画上,每日勤练笔法认真,当真有一副要把画学好的架势。

    男人并不拦着她,带着她看了几次收集来的图,她对蓬园极感兴趣,每次瞧总能入神,还问他幻石林的真图能不能买到。

    宋远洲已与那持画人接触,买图并不难,无非价钱问题。

    她听说了,模样乖顺。

    乖顺模样瞧得宋远洲心软,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总是占据他的心头,仓促把她赶走了。

    没过两日,到了早先与计家人约好的、交付快哉小筑园林图的时间。

    这日是个好日子,孔氏带着孔若樱去了城外的木塔寺上香。

    宋远洲想了想,也把小西屋里画画的人叫出来。

    计英穿了一身月白色素色衣裙,原本青红带伤的脸,基本已经恢复如初了,只有划伤的地方还有浅浅的印记。

    宋远洲瞧着暗自点头。

    他跟计英道,“今日你家便要将快哉小筑交过来了,你一同去吧。”

    计英低着头道好。

    宋远洲带着计英去了和计家约好的茶楼。

    这次宋远洲倒是没找人从旁见证,反正计家在他手下折腾不出花来,也不敢折腾。

    宋远洲很爽快地就把钱付清了,计家也把快哉小筑的园林图卖给了宋远洲。

    计英看着计家最后一幅图,到底也没能留住,还是让了出去,心里酸了一酸。

    不过听着桂三叔说,族里的孩子束脩全都交齐了,还有钱翻修了各家的屋子,给几户老弱病残的人家添置了东西,又资助两人举业,给族里其余造园师也都疏通门路找了活计做事。

    计英心里的难过消散了不少。

    眼下是难些,但计家还有希望。

    尤其她在宋远洲这里,宋远洲要收集图,她要画图。

    蓬园和快哉小筑到了他手里,幻石林的真正持画人也找到了。

    计英还听说,宋远洲也在打听其他的图,除了流入宫里的那两幅,剩下的两幅计英很有信心,很快就能到手。

    这样一来,计家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也算不错。

    交易完成,叶世星偷偷拉着她说话,见她脸好了许多,大松了口气。

    “你的脸好的倒是挺快,我就担心破了相怎么办?你三哥算是破相了,我不能让你也破了相。看来我给你买的那药还成。”

    计英点头,“师兄的药极好,我就快没事了。”

    她跟叶世星说着,宋远洲隔着屏风都听见了。

    男人挑眉,刚要插上两句话,就见有人过来报信了。

    “二爷,太太传信过来,说表小姐在木塔寺里丢了!”

    宋远洲不由吃了一惊,“好生生的人,怎么能丢了?”

    “二爷,太太和寺中师父们快把寺庙翻了一遍,也没找到表小姐,二爷快过去吧!”

    宋远洲眼皮腾腾地跳了起来。

    他叫了计英,直奔木塔寺而去。,,网址m.. ,...:;和!,,。,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笑话大全:超级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