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1章东来紫气没听说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昊哦了一声,装作略微失望的神情,心中轻笑。

    这样一来,黄岚山这边就不容易把詹总这马甲和本尊联系起来。

    而且,这次本尊和马甲的会面是必然的,还得是在黄岚山萧远山同时在场的时候。

    那样,才会彻底把马甲和本尊彻底割裂开来。

    嗯,顺便让本尊和马甲表现得天性不合,相看两相厌最好。

    张昊心中动着小心思,在基地外告别黄岚山,飘然而去。

    那边黄岚山却看着张昊的背影,犹豫了下,还是拿出电话,拨通了张昊本尊的号码:“喂,张先生,我有件事想和你面谈下。啊,你在野外修炼?天穹州高原上?那……可以给我个坐标么,这事儿比较重要。哦,好的,记下了。嗯,等会儿再见!”

    黄岚山的双眼看着“詹总”离开的背影,口中却和张昊通着电话,心中原本有点不靠谱的猜测终于沉到了脑海中不起眼的角落去。

    张昊那边才让空间塔里的小蜗挂掉电话,就坐上飞机,一路去了天穹州高原。

    刚才和黄岚山通话的,当然是小蜗这个口技大师。

    张昊如今的权限已经能让空间塔选择性地开放通讯信号,刚才那个电话就是通过他自己的通讯网络中转后,由空间塔里的小蜗接通的。

    不过,他很清楚黄岚山的精神波动。

    黄岚山或许心中有过那么几次大胆的想法,猜测过本尊和马甲之间是否有关系。

    但这种想法只是单纯的谨慎,是对张昊本尊和马甲都拥有超乎常人实力的无意识联想。

    因此,如今一边看着“詹总”远去,一边听着电话里张昊的声音,某种他自己都觉得很无稽的想法就更淡了。

    也是这个原因,张昊把自己本尊所在的地点说在了天穹州。

    那里地处高原,幅员辽阔,人烟稀少。

    从安宇市一路向西北前进,自然就会进入那片高原。

    这也能解释张昊本尊为什么经常一消失就是几个月,完全没人见过他的踪迹。

    苦修士不就是这种操作么!

    两小时后,黄岚山从直升飞机下跳下,就向着张昊而来。

    张昊早就在这里等了好久,从黄岚山那里离开后,他就变回了本尊的样子,乘坐飞梭,十多分钟就找到了这里。

    黄岚山达到,他当然知道。

    那直升机的轰鸣声,在天穹州这渺无人烟的高原,很远就能听到。

    但他没有起身,而是在一块大石上对着刚刚升起的朝阳,做呼吸吐纳状。

    跑过来的黄岚山也没怎么在意,反正张昊这本尊在他心目中就很玄学。

    可在下一刻,黄岚山见到一缕紫光凭空而生,射入了张昊的眉心中。

    这下,黄岚山就有点蒙了:尼玛,这真还是修仙?

    张昊缓缓呼出一口气,睁开眼,笑着对黄岚山道:“黄兄,多日不见,你进步不小啊。”

    黄岚山只是木然点头,用试探的语气问道:“张兄弟,刚才那是……”

    张昊莞尔一笑:“东来紫气啊,黄兄不会没听说过吧?”

    黄岚山:……特么的,我还知道三清道祖呢,可也从没见过太上老君他老人家本人啊!

    这也不是啥东来紫气,就是星际时代的虚拟投影制造的光影效果而已。

    张昊既然要见黄岚山,那顺便把本尊形象弄得更玄学一点,也是好的。

    直升机上还有三个人,却都没有过来,只是静静地待在飞机上。

    张昊随手从身边的包里拿出个保温杯,两个杯子也一起拿出来,倒上巨石龙鳞,渺渺热气升腾而起。

    他伸手:“黄兄,请喝茶。”

    黄岚山受宠若惊,自己和这位见面可很少有这待遇。

    拿起茶喝了一口,他不仅赞道:“好茶!就连那大红袍都没这滋味。”

    张昊轻笑,某特供大红袍是好,但也是名气有特供头衔加持的缘故。

    而这巨石龙鳞,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常年饮用,水蓝星的人延年益寿个十年八年都没问题。

    没有接这话,张昊问道:“黄兄刚才说找我有事,这样急急赶来,想来很重要,就不要再客套了,有事请讲。”

    黄岚山放下茶杯,从随身带的小密码箱里拿出了“詹总”那个马甲给的十字架雕像,递了过来:“张先生,我有位朋友听说了你的本事,特意让我把这件小礼物送来,让你品鉴一番。”

    张昊呵呵,随手接过才送出去两小时的十字架雕像,把玩着作端详状,口中还啧啧有声:“有意思!真有意思!”

    说话间,一道蒙蒙白光闪动,却是十字架雕像上的法术被激发了。

    果然!这位也不是普通人!居然随手就能激发这法器的法术效果。

    黄岚山心中更象猫抓似的:可你这有意思,是几个意思?这意思在哪儿啊?

    把玩片刻后,张昊又随手把这雕像递回给黄岚山。

    黄岚山一愣:“张先生,你这是?”

    张昊见他不接,随手把那雕像放在两人间,说道:“很有意思的小法器。”

    黄岚山等了片刻,却发现张昊没继续开口的意思,顿时蛋疼了:你咋说话就半句呢?你倒是把那意思给说出来啊!

    无奈之下,他只能说到:“张先生,我那位朋友说了,可以拿给你过目,看你是否能做出这种东西。”

    张昊瞥了黄岚山一眼。

    这货终归是个体系中人,这种把话改动点语气和用词,就把自己的想法加进去了。

    自己那马甲说这话时,可没这种“上门挑战”的意思。

    嗯,或许自己没有,但黄岚山这种人却听出来了呢?张昊心中觉得这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所谓过度解析,所谓和空气斗智斗勇一整天,说的就是很多体系中人的心思。

    他也不生气,摆手道:“虽然这应该也能算一种法器,但和我走的路子不同,我可没工夫去研究这个。”

    黄岚山想了想道:“可这法器和你的凝神符一样,能帮人对抗那种邪气,你真不能做出类似的东西?”

    张昊呵呵:“这样说吧,都是书法,你说大夏书法和奥美书法是一回事么?”

    黄岚山:……这特么是一码事么?

    张昊看着他的表情,笑道:“对的。虽然都是文字,都能写书对话,可终归不是一种语言。同样,虽然凝神符和这种法器都能达到清心凝神的效果,但内部运行的原理和构成,就象大夏语和联邦语,差别极大。所以,我一下也弄不出来这种法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