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7章登门拜访剥皮魔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落地窗外,夕阳在最后的挣扎中,最后黯然跌落进了远方的地平线,只有天边那一小块隐约的红光证明它之前的存在。

    张昊从全神贯注的学习中被终端提醒,随手把书扔回了空间塔。

    走到窗前,看着迅速黯淡下去的天色,他看了看时间。

    这才下午六点半点。

    太阳才落山,这个冬天傍晚的大苹果城,似乎突然就变得阴沉寒冷了起来。

    夜黑风高,是个做大事的好时机。

    他心中盘算了下,用呼叫按钮叫来了隔壁房间内的安德莉亚。

    一个下午过去,安德莉亚的精神并没有恢复,反而相当糟糕。

    凝神符的效果也顶不住她在那里反复琢磨,越琢磨就越害怕,结果把自己吓得瑟瑟发抖。

    张昊这次也没给她使用凝神符,她可是今晚的主角之一,要是等下表现太镇定,那剧情不就崩了么?

    “走吧,让我们去见见你这位铁杆粉丝。”他对安德莉亚说到。

    安德莉亚一下没明白过来,等到他向外走去,她才浑身一激灵:“啊,等等,湿叔,你说什么?”

    张昊瞥了她一眼:“找到你那个铁杆粉丝,然后处理掉他,不为这事,我过来干嘛?”

    安德莉亚脸色更白了:“湿,湿叔,能能不能带上点儿人?”

    张昊翻了个白眼:“你难道想把随身的那十五个安保全都带上?你以为这是去和谁开战呢?”

    安德莉亚嗫嚅片刻,心中却道:要是真能用人把那个怪物堆死,我真不介意在大苹果城开战,什么后果都不如自己被这个变太抓住可怕。

    张昊没好气地道:“走啦,有我在,保你无事。记得,等下表现自然一点。”

    安德莉亚只能苦着脸,在张昊打开房门示意后,先走出了房门。

    等到进了电梯,她突然发现身后没人,顿时毛骨悚然,不禁失声道:“湿叔?!”

    她声音立刻就开始发颤了。

    张昊的声音却在她耳边响起:“行了,我就在你旁边。隐身术懂不?别瞎咋呼,保持正常姿态,懂么?我会在边上指点你的。”

    安德莉亚不由自主地点头,但心中却突然想到:指点?指点什么?

    随后她下楼,并且在张昊的吩咐下,把随身的安保都留在了大楼里,独自上了自己的豪车开车出发,只留下一众安保面面相觑。

    这位大小姐又在搞什么鬼?之前不是一直说安保力量还不够么?可现在却一个安保都不带就出门了,这……神经病啊!

    却不知道,此刻某大小姐心中也在如此形容着某湿叔。

    张昊却开启了来自四号空间的光学隐身系统,悠闲地坐在后座上,看着窗外夜色下的大苹果城。

    至于目的地,他刚才就告诉了安德莉亚,并且让她以正常速度行驶就好。

    他说的目的地不是地址,只是方向。

    而他身边的后座上,赫然放着两封“粉丝来信”。

    在张昊亲口让安德莉亚转了两次方向,车又继续行驶了几分钟后,他才道:“好了,到了,下车。”

    安德莉亚面色更加苍白,但还是老实下车。

    张昊看着她那样子,心中无奈。

    这就是没有真正战斗过的人的真实写照。

    即便安德莉亚现在的体质达到了一点五,还跟黄家姐妹练了一段时间的武,可面对某个凶残的怪物,她的抵抗力和体质零点五的老弱病残没区别。

    他也没说什么,今晚震慑安德莉亚只是随手而为的小目标,真正的目标就在眼前这栋三层小楼内。

    这是一个曾经厂房之类的地方,但靠近大苹果城郊区,周围交通也很差劲,让这里早就荒废,连来往的车辆行人都很少。

    二百米内,只有几个瑟缩在街角小巷里的流浪汉。

    几乎被破坏殆尽的路灯让这周围几乎处于完全的黑暗中,只有偶尔一盏残余的路灯,散发着昏黄的灯光。

    可那灯光不光没让人感到安全,反而更加突显了四周的黑暗。

    安德莉亚浑身发冷,突然才发觉自己好像忘记带外套出来。

    此刻只穿着一声职业套装的她,浑身打颤,在冬夜的寒风中,如同一只小鸡。

    张昊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进去。”

    安德莉亚浑身发僵,咽了口唾沫,艰难地问道:“进……哪儿?”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到了面前这栋看着就阴森恐怖的三层小楼上。

    张昊:“你怕什么?你难道不想看着这个变太在你面前哭着忏悔么?”

    安德莉亚很想说“不想”,只要有谁能把这个变太解决了,那她真不想再知道一点关于这事的消息。

    但,张昊这话并不是征询意见。

    历来就聪明伶俐的她知道自己只能进去。

    也只有张昊这种神秘强大的存在,才有机会解决这个变太,否则光靠那些安保,不可能一辈子不出漏洞。

    面对一个身具超凡之力的怪物,或许只要出一次漏子,她的小命甚至是她的脸皮都会离她而去。

    因此,安德莉亚浑身打颤,面色苍白却还是迈动脚步,走向了那栋小楼。

    到了门前,她犹豫了下。

    难道敲门?还是按门铃?这不就惊动了那个变太么?

    张昊的声音再次在她耳中响起:“直接推门进去。”

    安德莉亚一愣,旋即伸手在门把上一扭,门居然就应手而开,没有丝毫声音发出。

    这让她感到更加可怕,就象是一只猛兽在黑暗中对她张开了血盆大口,就等她自己走进去。

    脚下才略微停顿,张昊的声音又催促道:“快进去,不然那变太粉丝直接跑掉怎么办!”

    安德莉亚心中发苦:我真有点想他干脆跑了。

    她却清楚,没了张昊,她是绝对不敢来找这个变太的。

    甚至她拿这个一直隐藏得毫无踪迹的变太没有任何办法。

    脑中一直权衡的利弊得失告诉她,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切听张昊的,否则她之前遭的那些罪都算白费了。

    咬着牙,她走了进去。

    只不过,她似乎都能听见自己牙齿打战的咯咯声。

    门在她身后发出轻响关上,安德莉亚不由自主地扭头看了一眼,却惊愕无比地发现,身后这门上不包括原本的锁具,也依然有五道附带的锁闭装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