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夜场残渣体力跟不上了
    原本穆大勇觉得在烧烤摊吃着烧烤,想闻到点手串上的味儿估计挺悬,结果手腕才靠近鼻尖,他就闻到了一缕若有似无的淡雅香气。

    这香气有点类似黄果兰也名白兰、缅桂花等,腊梅那种,若有似无间又清晰无比,但你想深深地吸上一口,却又感觉淡去无踪。

    更神奇的是,闻到这香气后,穆大勇感觉自己的脑子突然清爽了不少,如同本是灰尘的玻璃上被抹出一片透亮的感觉。

    “卧槽!”穆大勇也忍不住爆了句粗,“这不会是啥违禁品吧?”

    张昊听得想打人:“违禁泥煤啊!不放心就自己找化验室化验,不过化验完人家还不还你,我就不保证了。”

    穆大勇这才回过神来,貌似在这烧烤摊大声说违禁品不太合适。

    当然,当年学生时他和张昊两人也在肯打鸡里喝可乐,就听见边上两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在谈几千万的水奶牛养殖的生意,而当时张爸这个副教授的月工资都才一千出头。

    不再讨论这个话题,穆大勇就想起刚才张昊搬到他屋里的那两箱东西,不会也啥奇奇怪怪的玩意儿吧?

    “你那两箱子东西封的那么严实,是啥见不得光的东西?”他忍不住开口问道。

    张昊也不隐瞒:“酒啊,给我老爸老妈弄了点药酒。”

    穆大勇奇怪:“这东西你也弄?”据他所知,张昊根本就对药酒这些东西不感冒,至于弄那么大两箱子回来么。

    张昊嘿嘿笑着:“不告诉你,免得你这嘴臭的又说是什么违禁品。”

    穆大勇好奇了:“卧槽,你这么遮遮掩掩的,肯定有什么鬼!老实交代,不然我就把那两箱子酒私吞了。”

    张昊嗤笑:“你要敢私吞,我让老妈到你这里过年。”

    穆大勇笑嘻嘻,这不扯的么!从来都只有他跑张昊家里去过年蹭饭的,什么时候张妈到他这个光棍家过年了。

    张昊看着穆大勇那模样,知道这家伙还是好奇心泛滥,干脆问道:“你最近交了新女朋友没?”

    嗯,这其实是个文明的说法,实际情况是穆大勇是个典型的夜场残渣。

    残渣这个词的来历,大概是某个古代想靠偷人生孩子的贵族夫人,将“使用”过的男性送出府邸,被其它人发现时答曰:这是扔药渣呢。

    反正穆大勇这搞过销售,搞过售后的人,天南地北到处跑,所谓的女朋友那其实就是泡友。

    但是现在要和谐,反正又没结婚,遂说是女朋友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