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向被伤害的人们,向樱桃树,向毛毛虫,向女厕所道歉!(更)
    手下:“……是,会长。”退出去的同时,这个手下心中给那个神秘的杰夫打上了个不能惹的标签,因为连在杰夫手上吃过大亏的会长都不提报复的事,这种人更不是他们能惹的。

    查韦斯当然想报复,可他考虑过很多次,最后还是放弃。

    一来是上次张昊敲他的东西没多少物资,二来是他自己的人去招惹到这种神经病。

    最重要的是,他惹不起跟杰夫一起的那个女人,那可是个七级风系觉醒者,轻松碾压他的存在。

    所以,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好。查韦斯会长只能默默咽下这口气。

    在街上逛了一个小时,连赛琳娜都奇怪了,问道:“杰夫,为什么逛这么久?”她可是知道张昊从不主动逛街的。

    张昊遗憾地摇摇头:“看来,查韦斯不会来了,不能再敲他一次,真是遗憾。”

    姐妹俩都好奇地望着他,张昊就把上次带着七级大佬敲诈查韦斯的事说了一遍,达科塔不以为意,她早就知道张昊和奥莉薇雅出来玩的事,只不过敲诈这事没听过。

    赛琳娜却两眼冒光:“那……换一家试试?”

    张昊:……这提议,很让人动心啊。

    可新德利斯有六家大势力,上次被他搞过了一家,剩下五家。

    这五家的口碑不算好,但也不算坏,想钓鱼反打劫不容易。毕竟上次不是那个什么副部长的脑缺大舅子,他也敲诈不到查韦斯。

    想了想,张昊只能说:“试试吧,不过别报太大希望,这里的大势力可不是“愚蠢的查尔斯”。”

    赛琳娜兴奋点头:“好啊好啊。”只要能试试,说不定就实现了呢?

    下午花了两小时,重新在几个交易大厅下了一遍饵,张昊还特意改变了自己和赛琳娜的外貌,反正精灵之吻和极品鱼子酱也有新包装了,和上次也不一样。

    名字也改掉,现在的张昊是一位名叫梅德夫的商人。

    不过,这次的钓鱼行动没有成功,直到晚上三人到了另一家顶级餐厅吃过饭,依然没有倒霉蛋送上门来。

    张昊看着赛琳娜:“看来这次运气不好,我们明天还是继续出发,等回来的时候再来这里试试。”

    赛琳娜失落地点点头,三人回酒店休息。

    三人如今是住的一个房间,不是张昊想做什么,而是在末世里分开居住危险会很大,哪怕是在新德利斯的顶级酒店也是如此。

    等到夜里三人都入睡后,一块阴影从窗外的缝隙中溜了进来,缓缓靠近张昊,在榻边拿走了那里的半包精灵之吻,这片阴影又悄然地退出了房间。

    张昊在意识投影中看着这一切,也看清了这个阴影的真实样貌。

    jin ru到他五米范围内,谁都无法逃过雅典娜的彻底检测,包括觉醒能力。

    看着投影中那个矮个子黑皮肤的中年男人,张昊道:“这家伙不是烟瘾犯了来偷烟抽的吧?”

    雅典娜:“或许是想确定你的精灵之吻的某些情况。”

    张昊:“我不是给了不少人样品么!没必要来我这里偷吧?”

    雅典娜:“你的样品可不是谁都能拿到的。”

    张昊想想也是,他也只给几个最大的势力发出了样品和报价,其它人?穷鬼是没有油水可榨的,他懒得去发样品。

    就在张昊以为,今晚只是虚惊一场时,那个化身阴影的觉醒者又摸了进来。

    看着他向达科塔和赛琳娜睡的那张席梦思摸去,张昊都懒得动。

    马库尔是一个四级觉醒者,他的能力特殊,是能将身体阴影化后,无视各种细小的缝隙,如同一片液体般四处流动。

    凭借这个诡异又使用的能力,他在新德利斯也混得风生水起,还没多少人察觉到他干的那些事。

    新德利斯的大佬们或许知道,可马库尔属于某个中型势力,而这个中型势力也是某个大势力的外围,有很大自由度,但会经常帮大势力做一些敏感或炮灰的活。

    马库尔当然不会做炮灰,他这个阴影化能力是刺探和偷窃的顶级能力,大多数时候他都不需要动手打打杀杀。

    也不是没大势力想招揽他,不过马库尔更喜欢自由,才待在这个中型势力中当个相当自在的闲人,做任务都是和势力的头领讲好价钱才出手,和个雇佣军也差不多。

    今晚头领给了他一笔新订单,并且说明如果可能,最好能抓住目标中的男人,实在不行女人也可以。

    当然,三人都抓过来最好。

    这个任务的酬劳很丰厚,马库尔动心了。

    在窗外悄悄观察了不断的时间,也没发现这三人什么异常,特别是那个残疾小女孩更是让他心中大定。

    在摸走了那盒精灵之吻出来,让自己这边的接应人员确定了是行动对象后,马库尔再次返回,目标自然是那个残疾小女孩,之后才是大一些的那个女孩子,最后才会对张昊动手。

    毕竟能来做生意的人,谁都会有点底牌,马库尔冲着丰厚的报酬来抓人,却信奉落袋为安。

    先抓走两个女孩,那笔酬金他至少能拿一半。

    就在马库尔的手伸向那个残疾小女孩时,他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巨大的愧疚感。

    嗯?这是怎么回事?马库尔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在犯罪。

    随即他不解:特么的,末世十年他犯的罪过还少么?为什么会在这时愧疚?

    可一点点的记忆开始浮现,小时候拉隔壁家青梅竹马的辫子,弄坏了花园的樱桃树不承认,写作业是抄的,上学给同学书包里塞毛毛虫,小学进女厕所扔鞭炮……等等,好像有那里不对的样子。

    马库尔有点疑惑地想了想,总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嗯,鞭炮是啥玩意儿?他好像没扔过,不对,他小学根本没去过女厕所好吧!这该死的愧疚感是什么回事?

    但很快更多的坏事涌上心头,马库尔已经无法分辨到底自己做过什么,只能感到巨大的悲痛用上心头。

    我这种人渣居然活到了现在?真是这个世界的悲哀!我要赎罪!我要干净地离开这个世界,向那些被我伤害过的人,向樱桃树,向毛毛虫,向女厕所道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