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孙大圣的血汗钱这是个起点作者很敏感的数
    

    狮族大汉蛋疼:特么的,自己是个武士级,而且刚刚才被一招敲晕,傻子才会为那个该死的乌大力报仇。()!

    这当然是之前那个狮族大汉,只见他连连摇头:“没有,我们没有什么关系。”

    张昊点点头:“那好,现在带我去这个乌什么的城主家里,那里现在是我的战利品了,你有意见没?”

    狮族大汉:“……没意见。”他要说有意见,会不会马也被打死?

    张昊侧头对着边的帐篷道:“走吧,发财去咯。”脸已经露出了温和的笑意。

    随着沉重的脚步声,从帐篷钻出来了三个钢铁巨人。

    围观众:……这特么是啥玩意儿?看着好可怕的样子。

    冰冷而凌厉的造型,厚重的全身防护合金装甲,加一对暗红色的护目镜片,高度达到了两米五,雷神之锤完全版装甲如此出现在了数千人的面前。

    狮族大汉:“……”他都没想到,边居然还隐藏了这种可怕的东西。

    是的,在他面对这三个钢铁怪物时,心有强烈的危机感,显然这是能对他造成极大威胁的东西。

    但,没人敢吭声。

    此刻,算大宗师带着三个钢铁巨人把这个小城镇给推平,也没谁敢多说一句话。

    这是顶级武者的威慑力!

    半小时后,张昊悠闲地坐在城主府的大堂,看着眼前的人,说道:“好了,不用那么紧张。只要你不是和那个乌什么来着的一伙,我当然不会对你出手。嗯,对了,你叫啥名儿来着?”

    狮族大汉:……

    他身后的俩少女:……

    片刻后,狮族大汉才无奈地道:“我叫狮啸天,您忘记了?”

    一旁的阿喵小萝莉也蹦出来:“我叫狮小雪。”

    张昊愕然:“啊,你不叫狮阿喵么?”

    阿喵小萝莉恼怒地挥挥爪子:“那是小名!家里人才能叫的,懂么?”

    张昊郑重其事地点头:“知道了阿喵,懂了阿喵。”

    狮啸天:……

    阿喵:……

    阿虎妹纸:……

    被小萝莉这一打岔,张昊干脆看向了那个叫阿虎的妹纸,笑道:“那你应该也不叫阿虎了。”

    阿虎妹纸无奈点头,微微躬身:“我叫虎百里,见过大宗师。”

    张昊:“……呃,很霸气的名字。”

    他这才回归正题道:“啸天啊,这样麻烦你的人,是不是不太好意思?”

    狮啸天:“……大宗师客气了,能为你效劳是我们的荣幸。”说着这话,他心都在滴血。

    特么的,他身为族,坐看附庸下族的族长被杀,然后还要笑眯眯地帮忙杀人者洗劫下族族长的家产,这滋味也是酸爽。

    此刻,整个城主府都乱哄哄的,是狮啸天跟着过来,并招呼那几队猫族人马在帮张昊洗劫城主府的财物。

    不过这不重要,狮啸天趁着这个机会,开口道:“那,敢问大宗师您的名讳?”

    张昊摩挲着下巴道:“嗯,我姓孙,名字算了,称号大圣。你叫我大圣或者孙大圣都可以。”

    狮啸天:……你要不要那么明目张胆?居然用圣为号,还要加个“大”,这不摆明了告诉别人你是大宗师么?

    名字带个圣字的人在大庆不少,但敢拿来做称号的武者,绝对稀少。

    普通武者敢取个拳圣之类的名字,保证活不过三天。因为大家都会想,我们都是用拳的,你凭啥靠个称号压我们头?怼他!

    现在敢光明正大拿这种字眼当称号的,也大庆小武神阳破天,还有大周武圣天圣子,最后是蛮族最强者蛮圣虎冰云。

    三个大宗师里,阳破天因为略逊一筹,称号里才有个“小”,当然大庆皇室一直说那是为了避几百年前武神阳武天的名讳。

    因此,狮啸天听见张昊给自己取的名字,有点蛋疼:这个新冒出来的大宗师……以后不会被两圣一神给按在地捶吧?不然凭啥他能多个“大”字出来。

    但狮啸天能咋办?他一个武士级而已。

    维持住脸的微笑,狮啸天道:“孙……呃大圣,我有句话不知当不当问?”

    张昊:mmp?!没好气地道:“问!”

    狮啸天犹豫了一下,还是咬牙问道:“您的那个猫族随从是不是……”

    张昊突然猛地站起,一掌拍在身边的桌子,口大喝:“大胆!找死!”

    狮啸天:“啊?”我刚才说了啥,特么不是你允许了我才问的么,而且我问题都还没说完呢!哎呀,孙大圣你赖皮啊!

    可张昊站起来之后,突然脚尖一点从大堂窜了出去,口还叫道:“都跟我过来。”

    狮啸天:……合着不是在吼我啊?特么的,吓死本喵了,啊呸是本狮了啊。

    依然穿着雷神之锤装甲的三小毫不犹豫地跟,狮啸天三人也跟了过去,都怪什么让张昊突然发怒。

    张昊几个闪身窜到了后院,一把揪住一个猫族年男人,口叫道:“特么的,劳资赚点血汗钱容易么?你居然敢偷偷往兜里藏秘籍?”

    那个年男人浑身都软了,嘴唇**着说不出话来。

    这里距离大堂不远,三小和狮啸天三人正在赶来,把这话听得清楚,心蛋疼。

    特别是狮啸天,心怒吼:那可是我们下族的血汗钱!怎么成你的血汗钱了?呃,你打得别人流血算了,你自己汗都没流一滴好么!

    但他能说啥?只能同样用愤愤的眼光瞪着那个猫族男人。

    是这货偷东西,害他刚才差点都尿了!

    张昊扭过头:“啸天,你来亲手拿出罪证,别说我诬陷他。”

    狮啸天:“啊?”但在张昊的注视下,他只能前。

    “在哪儿?”他随口问道。

    张昊:“呃……在腰部往下,大腿往的部位。”

    狮啸天:我去泥马勒戈壁!原来是因为这个才让我来搜?

    可怜的狮啸天强忍住杀人的冲动,伸手进那男人的腰带下,小心翼翼地摸了下,终于松了口气,一下抓出一本秘籍来。

    还好秘籍有部分靠近腰带,不然狮啸天肯定会恶心一整天。

    现在,他只想去洗个手先。

    可他不能,他还要把秘籍交给张昊。

    结果张昊明显地往后退了一步:“那啥,啸天你先帮我拿着,等下回去放桌。”

    狮啸天:……泥煤!那你叫其他人不行么?为啥叫我去摸?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