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北域大营
    张若尘打出一道传讯光符,向镇元询问关于五行土的事情。

    神石事关重大,必须得尽快弄到手,迟则生变。

    毕竟神石显现时,看到的修士极多,消息不可能隐瞒得住,很快就会传播开来。

    好在有神念邪体守护神石,若无五行土,任谁闯进去,都无异于是找死。

    张若尘笑道:“裴兄,你的胆子也是够大,连赤星神子的元会圣药都敢抢。”

    “元会圣药本就属于昆仑界,岂能落入死族之手?那赤星神子已然是大圣之下的绝顶强者,传闻其能够与大圣对拼几招,实力极强,如果再让其炼化元会圣药,恐怕大圣之下,便鲜有人能是其对手。”裴雨田沉声道。

    张若尘点头,道:“的确如此,地狱界那些帝子、神子,没有一个是庸才,让他们在昆仑界得到大机缘,就会变得更加不好对付。”

    “炼化元会圣药,想来裴兄的修为,很快就能达到九步圣王境界,倒是可喜可贺。”

    以元会圣药的强大药力,配合裴雨田卓越的天赋资质,提升几个小境界,是很容易的事情。

    且元会圣药拥有奇异功效,对裴雨田今后的修炼会有深远影响。

    能够度过元会劫的圣药,又岂能没有点特殊之处?

    幸好这株元会圣药,没有修炼功法和圣术,否则大圣之下,恐怕没有几个修士是其对手。

    “如今昆仑界危机四伏,没有强大的实力,别说守护昆仑界,能否活下来,都是一个问题。”裴雨田感叹道。

    曾经他是英雄赋上的五位绝代奇才之一,风光无限,很多人都说他会成为北域之王。

    奈何现实太残酷,他还未真正成长起来,地狱界便对昆仑界发动猛攻,天庭界名义上是要帮助昆仑界,可实际上大多却都是冲着昆仑界的宝物、机缘而来,与天庭界、地狱界那些绝顶强者相比,他的那点实力,显得太过弱小。

    正因如此,他才会拼命想要变强,哪怕为此去冒极大的风险。

    比如,这一次他杀进临阳城,从赤星神子属下的手中夺走元会圣药,便是一次大冒险。

    虽说成功将元会圣药夺取到手,可如果没有张若尘四人及时赶到,他恐怕还是难逃一劫。?

    各有各的机缘,裴雨田能够短时间修炼到现在的境界,几乎追上拥有日晷的张若尘,可谓是相当了不起。

    不过,张若尘的根基更扎实,修炼的圣道更高深,圣道的数量更繁多,不像裴雨田只修刀道,是一位纯粹的刀客。

    一个博学,一个专精。

    张若尘学的每一道,却都比裴雨田的刀道更强。

    正当张若尘与裴雨田说话之时,一道圣光,从天外飞来,张若尘伸手接住。

    张若尘面露喜色,很期待镇元会传递来好消息。

    传讯光符上,仅有五个字,“来北域大营。”

    镇元果然身在北域。

    张若尘看向裴雨田,问道:“北域大营在什么地方?”

    “北域大营是天庭界建立起来的,汇聚了无数天庭界修士,就在仙机山外围区域,我带你们过去。”裴雨田道。

    自从昆仑界遭到地狱界攻击,他便从真理天域返回,之后一直都在北域历练,对北域的情况,是再了解不过。

    “那就麻烦裴兄了!”

    张若尘点头,挥手将黑色祭坛取出。

    此地距离仙机山有着十二万里,使用黑色祭坛赶路,速度无疑会快上许多。

    身形闪动,五人均是出现在黑色祭坛之上。

    黑色祭坛震动,化为一道流光,瞬间从生死崖消失。

    过得好一会儿,才有人从生死崖下攀登上来,一个个均是有些惊慌失措。

    洞窟中,传出的震天动地的的怒吼声,太过恐怖,让他们灵魂颤栗,差点以为会死在崖底。

    幸好他们早就逃远,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怎么紫阳圣王、黑炎大将他们都没有上来?”

    “之前那座洞窟中传出极为剧烈的力量波动,是他们在厮杀吗?不知结果如何。”

    “很可能是他们的战斗,惊动了洞窟中蛰伏的某种可怕存在,或许他们都没能逃出来。”

    “哎,可惜了元会圣药。”

    “除了元会圣药,洞窟中,还有神石和神血。”

    …………

    诸多逃出来的修士,眼泛精光,元会圣药、神石和神血,其中任何一样,都价值连城,大圣都会动心。

    他们并不知道,张若尘和纪梵心也去了生死崖底。

    有人按捺不住,原路折回,想去查探情况。

    结果是,但凡进入那座洞窟的人,没有一个再走出来,全都如石沉大海。

    眼见这种情况,其他人均是不敢再冒险,有的选择守在生死崖,有的则是默默退走,不想继续趟浑水。

    一道道传讯光符从生死崖飞出,想来要不了太长时间,这边的情况就会传播开来。

    另一边,张若尘五人驾驭黑色祭坛,在云层中风驰电掣的赶路,很快便抵达北域大营。

    北域大营就建在仙机山外,极为庞大,乃是一座座坚固的战争堡垒,远远看去,犹如成千上万只钢铁神兽盘踞在苍茫大地上。

    正是因为有着战争堡垒的存在,大部分死族军队才会被阻挡在仙机山内,要不然北域的情况会更加糟糕。

    张若尘五人刚抵达北域大营,一个人便迎了出来,正是张若尘的结拜二弟——风岩。

    “大哥,三弟,好久不见。”风岩笑道。

    项楚南快步向前,给了风岩一个大大的熊抱,“哈哈哈哈,二哥,我可想死你了!”

    张若尘亦是露出笑容,他倒是没想到会在北域大营见到风岩。

    真理天域一别,他们确实已经有很久不见。

    “我们兄弟三人难得能够聚齐,一定要好好喝上几杯。“风岩脸上满是笑容。

    项楚南道:“那是必须的,二哥你可不能小气,珍藏的美酒得多拿几坛出来。”

    闻言,风岩豪气道:“行,你想喝多少都行,管够。”

    “二弟,先带我去见镇元师兄。”张若尘道。

    风岩点头,道:“嗯,镇元师兄已经在里面等候。”

    当即,张若尘五人跟着风岩,进入北域大营。

    有风岩领路,显得格外顺利,并未受到任何阻拦。

    北域大营内有着无数建筑物,形态各异,汇聚于其中的天庭界修士,多不胜数,修为最弱都达到鱼龙境层次,组成规模庞大的军队。

    昆仑界如今还处于战争初期,鱼龙境修士和半圣还能发挥一些作用。

    而一旦需要撤离所有圣境以下修为的修士,那就意味着战争进入到了最为残酷的阶段,昆仑界将走向灭亡。

    这是任何一个昆仑界修士,都不愿看到的。

    在风言带领下,张若尘五人进入到一座庄园内。

    这座庄园,布置得极为雅致,园内栽种了许多花草,空气中弥漫着淡淡花香。

    “恐怕也只有镇元师兄才有如此闲情雅致,居然随身携带一座庄园,将其安置在了军营里面。”

    “这是来厮杀,还是在修道的?”项楚南撇了撇嘴。

    一进入庄园,张若尘的目光,就锁定在镇元身上。

    镇元此刻正在侍弄花草,那叫一个悠闲自在,整个人完全与环境融为一体。

    张若尘上前,拱手道:“见过镇元师兄。”

    镇元转过身来,笑道:“不用多礼,我才刚听闻你在中域剑冢灭杀数十万不死血族大军,没想到你竟这般快就出现在北域。”

    “看来我去了一趟功德总驿站,倒是把这件事情弄得尽人皆知了!”张若尘道。

    镇元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诸位请坐。”

    张若尘等人倒也不拘谨,纷纷落座石凳。

    似知道张若尘很心急,镇元不由一边煮茶,一边说道:“五行观中确实有着五行土,但数量不多,且五行土对五行观极为重要,是不能轻易取用的。“

    闻言,张若尘连忙道:“我只需要借取少量五行土,用完后,立刻归还,如有什么要求,镇元师兄尽可以提。”

    只要能借取到五行土,将生死崖下十一颗神石弄到手,为此付出一些代价,是完全值得的。

    镇元微微一笑,道:“你别急,以我的身份,还是能够取用少量五行土,不过,五行观坐落于五行天域,与昆仑界相隔甚远,要将五行土送来昆仑界,需要一些时间。”

    “只要能借取到五行土,多等待一些时间都无妨。”张若尘道。

    镇元点头:“在你来之前,我已经将消息传回五行观,最多七天时间,五行土就会被送过来。”

    “多谢镇元师兄。“张若尘眼中露出喜色。

    七天时间而已,想来不会有人能在此期间将神石给取走。

    那尊神念邪体极其可怕,一般大圣都不可能是其对手,没有五行土在手,任谁闯进去,都无异于是送死。

    暂时的,张若尘等人在镇元这座庄园安顿下来,静待五行观那边将五行土送来。

    待得傍晚,张若尘独自离开大营,收敛气息,悄悄潜入仙机山。

    神石要夺,但来北域的主要目的,他也并未忘记。

    从裴雨田的口中,张若尘已经知晓,仙机山几乎完全被死族占据,很难闯得进去。

    他需要先去探查一番,看看具体情况,然后再决定是否要与纪梵心一同去收取接天神木树干。

    “仙机山果然是变得不一样了!“

    看着前方巍峨的山峦,张若尘不禁微微皱眉。

    与过去相比,现在的仙机山庞大了十倍不止,且山体形态有了巨大变化。

    最为重要的是,存在于山顶的那片青色殿宇,已经消失不见。

    接天神木的树干,就存在于那片青色殿宇内的一座特殊空间中,现在青色宫殿消失,是否意味着接天神木的树干,已经被死族取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