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一人敌天下
    时空结界瞬间形成,没有人来得及退出仙机山,天庭界近四十万大军,死族近二十万大军,尽皆困在这片地域中。

    最短时间内,双方大军各自集结,高度戒备。

    就连陆百鸣和溟蛄也都停止争斗,各自回归己方阵营。

    “砰。”

    半空,歧阳全力出手,动用魔刀,将龟甲阵图和错乱空间劈开,挣脱而出。绚烂的刀光,宛如一条天河,呈现在所有修士的眼前。

    “给我收。”

    歧阳伸出一只数十丈长的大手,本想收取龟甲阵图,可惜龟甲阵图似有灵性,钻入进地底,消失不见。

    歧阳眉头一皱,只得放弃,身形闪动,出现在死亡祭台之上,与源魔神子站在一起。

    “发生什么事了?”歧阳抬头望天,感觉到了一股令他都有些窒息的力量。

    源魔神子眼中浮现凝重之色,道:“应该是须弥老和尚留下的暗手,将我们困在了这里,这层结界很不简单。”

    “须弥老和尚留下的暗手?怎么回事?还有,琞枯呢?“歧阳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源魔神子道:“很有可能,毕竟这层结界是由时空之力构成,昆仑界除了须弥老和尚,谁还能有这样的手段?至于琞枯,已经死了,死在张若尘手中。”

    闻言,歧阳不禁露出一抹惊诧之色,感到难以置信。

    他知道张若尘是时空掌控者,手段了得。但,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实力,如何能杀得了琞枯?

    二人的修为,天差地别。

    “唰。“

    就在这时,两道身影从幽暗地底闪掠而出,正是张若尘和纪梵心。

    纪梵心手中拿着龟甲阵图,显然是刚才收回来的。

    镇元化为一道青色流光,飞到张若尘和纪梵心的身前,开口询问道:“张师弟,这结界是怎么回事?”

    张若尘露出一抹笑容,道:“镇元师兄,不必担心,结界乃是我引动须弥圣僧所留神力形成的,为的是困住死族。”

    暗地里,张若尘传音道:“接下来,我会动用一些特殊手段,对付死族。为了避免误伤,希望镇元师兄得先带天庭界大军退出仙机山。”

    “有多大把握?”镇元传音问道,明显有些不放心。

    张若尘望向远处的死亡祭台,浮现出一道自信的笑容,传音道:“镇元师兄放心,没有绝对的把握,我怎么敢独自去和死族大军叫板?”

    这是一种睥睨天下的风采!

    就如昔日须弥圣僧盘坐于星空之中,睥睨诸神一般。虽是一人,却给人一种能够降服诸神的气度。

    镇元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不再多说什么,立即传音,让天庭界大军准备撤离。

    不消片刻,天庭界大军便是尽皆回到一艘艘战船之上。

    就连碧云海,也与镇元一同登上战船。他的目光,盯向站在地面的张若尘,讥诮的一笑:“还真是不自量力,以为凭借须弥圣僧留下的残力,就能抗衡死族大军?等你死后,应该没有人给你收尸。”

    张若尘只是淡淡看了碧云海一眼,并未去理睬。碧云海是很强,但还不至于让他惧怕,自然也懒得去与其一般见识。

    如此心性之人,将来成就,必定有限。

    死亡祭台上,死族的顶尖强者,皆是露出不解的神色,十分好奇天庭界的修士到底是要干什么?

    般若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道:“不好,他们是想离开,阻止他们。”

    源魔神子和歧阳皆是身经百战的强者,也察觉到不妙,第一时间出手。

    源魔神子双臂交合,一条条魔龙形态的气流,从体内涌出来,在头顶上方交织成一片浩浩荡荡的魔云。

    一掌拍出,顿时打出一道数千丈长的魔手印。

    歧阳挥出饮血魔刀,一道三百里长的刀光给出去,发出刺耳的刀鸣声,天地都像是被分割开来。

    “好可怕的力量。”

    张若尘立刻催动时空秘典,开启一条空间通道,直通仙机山外。

    “唰。”

    所有天庭界的战船,在瞬间腾空而起,通过空间通道,离开在了这片地域,出现到千里之外。

    留下来的,只有纪梵心、风岩、项楚南、裴雨田和邪灵,和其他人不同,任何时候,他们都会与张若尘共进退,根本不愿意离开,劝都劝不走。

    张若尘利用时空秘典,包裹住他们,施展出空间大挪移。

    他们刚才消失,源魔神子和歧阳打出的攻击力量,便是轰击过去,落在时空结界上面,打得结界宛如一层水幕一般,泛起无数层涟漪。

    死亡祭台上,源魔神子冷声道:“张若尘,果然是你,这一切都是你早已算计好的吧?没想到你隐藏得如此之深,真不愧是须弥老和尚的传人。”

    张若尘一只手持着时空秘典,一只手背在身后,踩着地上的焦土,一步步向死亡祭台走去,道:“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退出昆仑界,饶你们不死。”

    在说出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盯在般若的身上。

    但,回应他的,却是一阵大笑声,似在笑他无知和狂妄。

    “张若尘,你到底有没有弄清楚局势,真以为凭借一座残缺不全的时空结界,就能对付我们死族大军?轩辕裂空都没你这狂。”源魔神子冷笑。

    歧阳的手指,轻轻的摸了摸鼻尖,笑道:“我看他是自信过头了!这叫什么……这叫自以为是。”

    歧阳和源魔都是死族大圣之下,排名前十的人物,能够与大圣叫板的存在。张若尘在他们的眼中,与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不仅仅只是他们觉得张若尘是在找死,就连退出仙机山的天庭界大军,也都如此认为。

    风无形深深皱眉,盯向镇元,苦涩的道:“镇元兄,张若尘是不是因为,要送我们离开,所以没办法逃出仙机山?”

    远远望去,张若尘独自一人,面对数十万死族大军,那画面太悲壮。

    镇元虽说对张若尘充满信心,可是,一个人怎么可能,斗得过那个多的死族强者?不过,做为时空传人,张若尘要退走,应该不是难事。

    “哈哈,本神子去收拾这个狂妄之徒。”

    赤星神子背上的一对灰色羽翼展开,化为两片死亡阴云,从祭台上飞了出去。

    还隔着十数里的距离,赤星神子一拳打出,顿时天地间响起一道震耳欲聋的气爆声,无数灰色的电光显现出来,呈现出诡异至极的天象。

    “是毁天杀拳,这是一种堪比高阶圣术的拳法,威能无边。曾经凭借这种拳法,赤星神子与一位不朽大圣,硬碰硬了十二拳,才吐血败北。”

    “完了,被毁天杀拳锁定,以张若尘的修为,必死无疑。”

    ……

    即便是站在死亡祭台上的般若,双眸也都笔直的盯着张若尘。在毁天杀拳之下,张若尘的身体显得无比脆弱和渺小,仿佛下一刻就会化为灰烬。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张若尘的嘴里,只是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找死。”

    “哗——”

    张若尘并未说话,一翻手,将仙机罗盘取出,强大圣气源源不断注入,使得仙机罗盘快速复苏。

    “仙机罗盘。”

    死族一众强者脸色均是不由一变。

    先前仙机罗盘被神秘强者夺走,谁也无法将神秘强者找出来,现在仙机罗盘怎么会出现在张若尘手中?

    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夺取仙机罗盘的强者与张若尘相识。

    其二,根本就是张若尘出手夺取了仙机罗盘,正好当时张若尘不见踪影,极有可能就是去做这件事。

    不管怎样,如今仙机罗盘出现在张若尘手中,都不是一件好事。

    仙机罗盘自动飞起,悬浮在张若尘身前,转动之间,释放出一股奇异力量。

    顿时,隐藏在地底的许多古老阵纹浮现而出,虽然残缺得很严重,可散发出来的气机,仍旧是十分恐怖,令人圣魂颤栗。

    在极为古老的时代,仙机宗曾出过阵法天师,为仙机宗布置下诸多强大阵法,哪怕经历漫长岁月,加上遭受死族破坏,但还是残留下了一些厉害的阵纹,深藏于地底,只有动用仙机罗盘,才能够引动。

    “嗡。”

    裴雨田手中的石刀,从时空秘典中飞出,忽然剧烈震动起来,变得不受控制。

    下一刻,石刀从裴雨田手中挣脱出去,飞到张若尘头顶。

    张若尘以仙机罗盘引动出来的阵法力量,纷纷向着石刀汇聚而去。这股力量极其庞大,寻常圣器根本就无法承受。

    石刀不断震动,表面纹络清晰浮现,与北域的山川地势完全契合。

    这一刻,石刀如同在生死崖底的时候一样,自主复苏,引动整个北域的天地之力。

    浩瀚的天地之力穿过时空结界,融入石刀之中。

    一时间,北域处处电闪雷鸣,出现种种可怕的异象,弄出的动静,远比生死崖下那一次巨大。

    一刀挥斩出去,宛如斩破空气一般,劈开了毁天杀拳。

    “怎么可能……这股力量……”

    赤星神子脸色惊变,感受到一股比大圣还可怕的力量,围绕在张若尘的四周。此刻的张若尘,简直就像是仙机山的神,令他恐惧无比。

    赤星神子立即扇动双翼,想要逃遁。

    “还想逃,迟了!”

    张若尘的手指一引,石刀再次挥斩出去。

    “噗嗤。”

    石刀将赤星神子斩断成了两截。

    刀上蕴含的力量实在太可怕,赤星神子的尸体遭受冲击,竟是直接爆碎,化为两团阴寒的死亡之雾。

    这两刀太惊艳,也太霸道,震得死族和天庭界的修士,都说不出话来。

    其中一些修士,更是被惊慑的灵魂颤动,差一点跪倒在地上,向张若尘叩拜。此时的张若尘,如同刀神临世。

    托着仙机罗盘,张若尘步步向前,每踏出一步,天地都会跟着颤抖一下。

    “启动死亡祭台。”

    源魔神子再也不敢小觑张若尘,面目狰狞,大吼一声,随即将自身力量,源源不断灌注进入死亡祭台之中。

    不仅是他,其他伫立在死亡祭台上的死族强者,亦是在做着相同的事情。

    谁都看得住,张若尘几乎已经无敌,只有联手,先攻破时空结界,今日才有活路。

    死亡祭台的力量被催动到极致,一道幽暗光华直冲天际,想要将时空结界击穿。

    原本死族是打算让死亡祭台汲取足够的力量,酝酿出大杀招,以便于轰破死族所在星域与昆仑界的空间屏障,使得死族大军能够长驱直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整个北域。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最后竟是用来抵挡张若尘这个杀星。

    “给我破。”

    源魔神子暴喝,全力催动死亡祭台。

    只要破掉时空结界,张若尘及天庭界的那些强者,便不足为惧。

    纵然时空结界与须弥圣僧有关,可须弥圣僧早已陨落多年,又还能够剩下多少神力?

    以死亡祭台的诡异莫测,并非没有可能将其破开。

    “你们走不了!”

    张若尘眼神冰冷,杀机凛冽。

    “哗。”

    石刀的力量,凝聚到极致,猛然对着死亡祭台劈砍而下。

    一道恐怖至极的刀芒劈出,空间变得极不稳定,出现细微的裂缝。

    “轰。”

    死亡祭台升腾起更为璀璨的光华,想要抵挡住刀芒。

    只是刀芒无坚不摧,死亡祭台的防御力量再强,也无法抵挡住。

    “咔嚓。”

    刀芒触及的瞬间,死亡祭台发出破裂之声。

    “轰隆隆。“

    刀芒如雷霆一般,炸裂开来,毁灭性的力量向着四面八方扩散,淹没死亡祭台。

    以死亡祭台为中心,仙机山的大地板块大范围破裂,犹如一场大地震,非人力所能阻挡。

    幽暗地底,道道青色光华浮现,护住青色殿宇。

    不消片刻,死亡祭台全面崩碎,化为飞灰。

    不仅仅是死亡祭台化为飞灰,消失无踪,连带着死亡祭台上的数十尊顶尖强者,也都不见踪影,什么都没有剩下。

    伫立在死亡祭台的那些死族强者,均是十分强大,修为至少都达到接天境,足有数十人之多。

    看到这样的结果,项楚南不禁瞪大了眼睛,十分震惊道:“我滴个乖乖,这也太恐怖了吧,那般多厉害的死族,居然全灭,连渣都没剩下。”

    现在看来,他之前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快逃。”

    看到这一幕,死族大军顿时陷入慌乱,四散逃遁。

    连那些个神子神女,都全被灭掉了,他们还如何去与张若尘对抗?

    张若尘眉头微皱,抬头看向先前死亡祭台释放出的幽暗光华冲击的位置。

    就在石刀劈碎死亡祭台的瞬间,他隐约感觉到,时空结界出现极为轻微的波动。

    不出意外,在那一刻,应该有人穿过时空结界,逃了出去。

    只是他无法确定,究竟逃出去几个,逃出去的又是谁。

    不得不说,这群死族还真是很厉害,在刚才那种情况下,竟然还能有人逃走。

    “可惜,那般多厉害死族,全都形神俱灭,啥都没剩下,白白浪费许多功德值。”风岩叹息道。

    项楚南点头道:“就是,真浪费,他们身上的宝物也都浪费了。”

    “剩下的功德值,还多着呢。”张若尘将目光投向那些溃逃的死族修士。

    说话间,他再度催动仙机罗盘,控制隐藏在仙机山中的一座座残缺阵法,剩下的近二十万死族大军,他并不打算放过。

    而眼见张若尘又要用这招,项楚南连忙道:“大哥,你悠着点,别又把他们都打得形神俱灭,那我们可就白忙活了!”

    张若尘道:“放心,我自有分寸。”

    “轰。”

    阵法运转,千百道银色闪电凭空出现,劈向那些四散奔逃的死族。

    “啊。”

    凄厉惨叫声响起,此起彼伏。

    但凡被银色闪电劈中,那些死族都纷纷从半空中坠落而下,大多直接身死,即便未死,也已经身受重伤,失去反抗之力。

    也有部分死族很有胆色,并未乱了阵脚,组成战阵,想要与张若尘对抗。

    只可惜,他们中并无顶尖强者存在,最强的也不过道域境修为,即便数量多,也无济于事。

    没用太长时间,仙机山变得安静下来,绝大部分死族都被张若尘用阵法灭杀,剩下的,则被风岩、项楚南和裴雨田出手解决掉。

    “结束了!”

    张若尘轻呼出一口气,将仙机罗盘送入幽暗地底。

    大战落幕,仙机罗盘自当物归原主。

    没有半点停歇,张若尘六人均是行动起来,打扫战场,收取战利品。

    别的不说,近二十万死族大军,修为尽皆在圣境之上,所能兑换的功德值,少说也有二三十亿点,足够让两三个人登上天庭界的《圣王功德榜》。

    而二三十亿点功德值,更是能够兑换大量珍贵的功德宝物,意义可谓十分巨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