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千零二十六章 墨聖
    “轰。”

    正当藤谷有些出神的时候,一道金色霹雳突现,狠狠的劈在其身上。此刻的藤谷,本就处于虚弱状态,哪还承受得住金色霹雳的攻击。

    “嘭。”

    藤谷的后背当即炸开,肉翼化作焦炭,森森的白骨显露出来。

    一时间,大量至阳至刚的雷霆之力,侵入藤谷的体内。

    藤谷体内充斥着阴煞魔气,最是惧怕这种阳刚之力,其肉身瞬间便是变得麻痹,无法动弹。

    翻手间,张若尘取出一条缚圣索,将藤谷捆绑起来。

    “我竟然……败得如此彻底。”藤谷面若死灰,难以接受这一现实。

    直到此刻,藤谷不得不承认,是他太过自负,自以为可以杀死张若尘,立下一个大功劳,结果落得如今这般下场,当真是咎由自取。

    在张若尘收拾藤谷之时,珞瑜见情况不妙,顾不得其他人,取出一张符箓贴在身上,以最快速度遁逃。

    “咦?逃得倒是挺快。”

    珞瑜已经没有踪影,张若尘暗暗一叹,倒也没有去追。

    目光转动,张若尘看向那数百名身受重创的黑魔界圣王,随意伸手一点,那些人便尽数被冻结住。

    继而,张若尘取出空间玲珑球,将藤谷及数百名黑魔界圣王,一并收了进去。

    精神力流转,雷神尊者化作一道雷光,没入张若尘的体内。

    第一次施展新修成的雷系法术,效果无疑是让张若尘十分满意。

    “今后得更加注重法术的修炼才行。“张若尘暗暗想道。

    既然已经将精神力修炼到顶尖层次,自然是不能将之当做摆设。

    只是高级的法术,比之厉害的圣术,还要罕见。要不然以张若尘的精神力强度,又岂会一直不去修炼厉害的雷系法术呢?

    “张若尘,挺厉害啊,连本皇都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一手。”

    小黑凭空出现,颇为诧异的看着张若尘。

    绝古雪山这边出现如此大动静,岂能不将它惊动。

    目光转动,小黑看向木灵希,道:“你还真把灵希丫头给带回来了,你的那个表妹呢?去哪儿了?”

    “兰攸需要在无尽深渊修炼一段时间,暂时没有跟我们回来。”张若尘道。

    小黑暂时没问他们在无尽深渊的遭遇,因为目前还有更紧迫的事需要处理,道:“怎么选在这个时候?黑魔界此次可是动了真格的,出动的强者极多,若非本皇提前布置好三座连环相扣的九品阵法,只怕血神教,早已被他们攻破。”

    “之前黑魔界颜面大损,几乎沦为笑柄,报复是必然的。”张若尘显得很是平静,早已是预料到这些事,所以才会急切赶回来。

    沉吟片刻,小黑继续道:“除了黑魔界的人,本皇隐隐还感知到不死血族的气息。”

    闻言,张若尘的眼睛不禁微眯,心中若有所思。

    不死血族出现,除了是针对他,应该便是为了血神所留下的宝物。

    说实话,连张若尘都很好奇,血神究竟留下了什么宝物,竟能让不死血族的人如此在意。

    没有在此多做停留,张若尘和木灵希跟着小黑,穿过守护大阵,出现在血神教内。

    血神教再度面临大危机,所有教众都早早汇聚到婴主峰。

    小黑已经是将婴主峰的神纹修复了许多,同时重新加以布置,使得婴主峰固若金汤,任谁也休想轻易闯入。

    “小师弟,你可算是回来了,没事就好。”

    看到张若尘,豹烈当即上前来了一个熊抱。

    张若尘进入无尽深渊这二十天,他们均是很担心,毕竟谁也不知道血后有着怎样的心思。

    金禹扫过张若尘身边的木灵希,不由问道:“小师弟,怎么没看到兰攸?”

    “无尽深渊第二梯度有着属于兰攸的机缘,她不想错过,所以暂时留在那里。”张若尘笑道。

    元星长老走了过来,很是担忧的问道:“教主,太上长老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此刻,血神教的一众高层,也都将目光投向张若尘,想要知道关于燕离人的消息。

    之前燕离人突然现身,带走木灵希,让血神教上下都极为激动。

    燕离人对于血神教而言,等同于是一根定海神针,意义非凡。

    如果此时燕离人还身在血神教中,元神长老等人根本就不会担心黑魔界的进犯。

    以燕离人的强大,配合古老的至尊圣器“血神锏”,何人能是其一合之敌?

    尽管张若尘也很强,但在血神教这些高层眼中,其仍旧是与燕离人有着不小差距。

    张若尘自然知道元星长老等人心中所想,微微沉思后,道:“太上长老如今已经突破至大圣境,无法再随便出现在昆仑界中。”

    “之前燕离人还出手将弟妹带走,怎么这么快就突破了?”豹烈露出惊讶之色。

    张若尘微微摇头,道:“你们所看到的太上长老,其实并非是其真身…………”

    不由得,张若尘将具体情况,大致对众人述说了一番。

    “仅仅是蜕变留下的茧身,竟然都能那般可怕,不愧是昔日的第十帝。”金禹忍不住赞叹道。

    之前燕离人带走木灵希,金禹还曾与其对拼了一掌,真切感受到了其力量是何等强横。

    一时间,元星长老等人尽皆露出失望之色。

    燕离人能够如愿突破至大圣境,从血后手中逃脱,固然是很值得高兴,可其如今无法回归血神教,他们又该如何应对这一劫难?

    看到元星长老等人的表情,张若尘不由道:“太上长老虽然不能归来,但有本教主在,定不会让黑魔界的阴谋得逞。”

    “小师弟,你有何计划?”金禹问道。

    张若尘道:“嗯,的确有一些想法,到时候说不得还得辛苦几位师兄。”

    “小师弟,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有任何需要,直接对师兄们说便是。”豹烈拍着胸膛道。

    张若尘眼中闪过道道异光,道:“我需要先做一些准备,小黑撑着点,别让黑魔界的人攻进来。”

    “本皇办事,你放心,凭黑魔界那群魔崽子,想破阵,还差得远呢。”小黑无比自信道。

    张若尘微微点头,随即身影直接凭空消失无踪,谁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去做怎样的准备。

    其他人暂时无事可做,便只能全神戒备,随时准备出手。

    不到万不得已,他们绝不会放弃血神教。

    血神教之外,黑魔界的各路人马,已是汇合在一起,避免被张若尘各个击破。

    毕竟张若尘能够轻易覆灭其中一路人马,其他几路人马若是与张若尘遭遇,结果恐怕也不会好太多,总之,谨慎一点,总是没有什么坏处。

    一座漆黑宫殿内,诸多黑魔界的顶尖强者汇聚其中,包括刚从张若尘手中逃脱的珞瑜。

    “竟然只有你一人逃掉,张若尘真有如此强?”

    一名黑魔界强者皱眉问道。

    此人身上覆盖有许多鳞片,额头上更是长有两根灰黑色犄角,怎么看都不像是人类。

    其名为左厉,修炼的乃是天魔狂蛟图,为人最是狂放不羁,但实力却是极强,还在藤谷和珞瑜之上。

    珞瑜脸色有些苍白,叹息道:“与孔雀山庄一战时相比,张若尘的实力,又有了极大提升,更重要的是,他的精神力极强,我还从未见过有人能施展出如此可怕的雷系法术,藤谷的魔功,完全被克制住。”

    仅仅一道霹雳,便是让他们的战阵崩溃,一想到那画面,珞瑜心中便一阵后怕。

    “精神力?张若尘对付你们,难道没有施展武道圣术?”左厉面露讶色。

    珞瑜道:“张若尘的确有施展武道圣术,但击败我们,施展的却是雷系法术。”

    闻言,殿内诸多强者均是变了脸色,感到很是不可思议。

    藤谷与珞瑜都不是弱者,配合更是天衣无缝,就算是那些比他们更强之人,都有可能着道。

    “难怪天堂界会将张若尘视为潜在的大敌,此子的确是很可怕。”一名身着玄衣的强者沉声道。

    此人身形略显消瘦,眼神冷冽锐利,身上散发出极为凌厉的杀气,背后血煞魔气涌动,隐隐显现出一柄锋芒毕露的魔刀来。

    其名为萧无常,修炼的乃是天魔拔刀图。

    说来此人也算是一个传奇人物,在黑魔界时,并无多大名气,远不及同样修炼天魔拔刀图的石灵昆。

    可在来到昆仑界后,萧无常却是异军突起,一跃取代石灵昆的地位。

    究其原因,在于萧无常得到了一桩大机缘,竟是在一处秘地中寻到了天魔拔刀图的石刻真迹,并得到诸多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好处。

    当萧无常从那座秘地中走出时,其修为竟是奇迹般从八步圣王,突破至九步圣王道域境。

    更为重要的是,萧无常的实力极强,黑魔界那些道域境强者,无人能是其对手。

    对此,诸多黑魔界修士,也只得羡慕萧无常的好运。

    不用想也知,萧无常能够有这种脱胎换骨的大蜕变,定然与天魔拔刀图的石刻真迹有关。

    参悟真迹,与参悟拓印图,无疑是天差地别。

    “张若尘在这个时候,从无尽深渊出来,倒是有些麻烦,还有那笼罩血神教的三座九品阵法,也是难以破开,现在该如何是好?”

    一位老妪沉声道。

    老妪显得十分苍老,皮肤干瘪,如同树皮,暮气沉沉,似行将就木。

    但在场的黑魔界强者,却没人敢小觑这位老妪。

    老妪被称为阴梵魔女,原本乃是黑魔界的第一美女,之所以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完全是因为修炼魔功所致。

    阴梵魔女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哪怕是在黑魔界,都鲜少有人敢招惹。

    左厉沉吟片刻,道:“张若尘是一个极不稳定的因素,我们这些人中,恐怕没谁敢说一定能吃定他,所以,暂时最好按兵不动,等待墨聖师兄到来。”

    闻言,殿内之人不禁都微微点头,有着藤谷的前车之鉴,如今已经是没人愿意去与张若尘这个杀神死磕了。

    “哼,不死血族倒是好算计,故意将一些情报透露给我们,让我们攻打血神教,然后他们坐收渔翁之利。”阴梵魔女冷哼道。

    左厉嘿嘿一笑,道:“哪有那么简单,有墨聖师兄在,岂容他们做渔翁?”

    提到墨聖,殿内诸多强者眼中,都不禁浮现出敬畏之色。

    他们黑魔界强者如云,可能够进入大圣之下第二层次的,却只有墨聖一人。

    要知道,想要进入大圣之下第二层次,调动天地规则的范围,需要达到八千里,这是很多较弱的不朽大圣,都难以做到的。

    但凡能达到这一层次之人,通常便能拥有击败寻常不朽大圣的实力,而其本身一旦突破至不朽大圣境,则立刻能成为这一境界的顶尖强者。

    若非如此,也不会有那般多人,选择长时间停留在临道境,所为的无非便是筑下更强的根基,在未来可以走得更远。

    当即,黑魔界停止进攻,暗中进行各种准备,只待墨聖一到,便以摧枯拉朽之势,将血神教彻底摧毁。

    如此一来,也让小黑长舒一口气,要一直操纵三座九品阵法,并非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距离血神教最近的一座功德分驿站,突然出现一阵剧烈的骚动。

    “嗷呜。”

    伴随着一道凶戾的狼啸声,一头浑身沾染大量鲜血的黑狼,从功德分驿站中冲出。

    黑狼散发出的气息,凶戾而强大,堪比道域境强者。

    其拥有一双可怕的血瞳,实力较弱者与其对视,一个不小心,圣魂就会被强行吸走。

    在黑狼的背上,有着一名灰发男子,看上去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容貌十分俊俏,身着染血的铠甲,散发出冰冷至极的气息,身上隐隐缠绕着一层死气,似从地狱归来。

    灰发男子眼神冷漠,没有一丝情感存在,手中所提的战刀,还在滴落着鲜血,身上散发出出无比可怕的杀伐气息,令人生畏。

    “血神教。”

    灰发男子低语,眼中泛起一道寒光,目光投向远方白茫茫的雪域。

    下一刻,黑狼腾空而起,驮着灰发男子,踏空而行,极速向着血神教所在的绝古雪山奔跑而去。。

    直到灰发男子离开,才有一些人从功德分驿站中走出。

    此刻,在功德分驿站中,正有四人倒在地上,眼中充满惊恐之色,身体尚还温热,却已经没有生命波动。

    目光投向倒地的四人,在场之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四人都是因为被黑狼看了一眼,便在瞬间被吞噬掉圣魂,只留下一具空的躯壳,实在是很可悲。

    “好可怕的血瞳魔狼,背上的那人,定是黑魔界领袖——墨聖。”

    “不久前,黑魔界已经有着大批强者,陆续赶往血神教,没想到现在竟然连墨聖也来了。”

    “墨聖可是一个狠人,他的那一柄贪狼魔刀,不知在南域的功德战场,吞噬了多少修罗族强者的血肉,连凶残无比的一等亲王,都至少有三位死在其刀下。”

    “看来血神教该有大麻烦了,即便有张若尘亲自坐镇血神教中,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住。”

    “不要小看张若尘,说不得就连墨聖,也会栽在他的手中。”

    “怎么可能,墨聖可不是商子烆这种新生代修士,他与真理神殿的十大神传弟子,天庭的四大天王是同时代的人物,乃是如今昆仑界功德战场真正的顶级巨擘。”

    ……

    小鱼的新书《天帝传》已肥,求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