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沈峰
    张若尘摇了摇头,就算自己精神力强大,也最多只能感应到一些危险的气息,根本不能肯定自己的感应就一定正确。

    黄烟尘进入山神庙,继续修炼起来。

    小黑架起一个火堆,不知道从哪里猎杀了一头蛮兽,正架在火堆上面烘烤,散发出阵阵的肉香。

    夜色越来越暗,山中吹来一股凄冷的寒风,将火堆中的火焰吹得越来越旺。

    风吹得越来越急,发出呼啸的声音。不知何时,一片片雪花竟然跟着飘落下来,越下越大,最后变成一片片鹅毛大雪。

    半个时辰过去,整个山野就完全被风雪覆盖,银装素裹,寒气森森,风中就像是有巨兽在咆哮一般,声音十分凄厉。

    “雪花雕被丢在了隐雾湖,当时离开得太急,没能将它带上。”张若尘盘坐在火堆的旁边,似乎自言自语的说道。

    小黑的两只爪子抱着一块巨大的熟肉,一边吃着,一边说道:“雪花雕毕竟是三阶蛮兽,已经拥有一定的智慧,既然等不到你,估计已经飞回武市学宫。”

    黄烟尘停止修炼,睁开一双美丽的宝蓝色眼眸,睫毛轻轻的颤动,盯着吃得正香的小黑,道:“一只猫居然懂那么多东西,难道你是蛮兽中的灵种?”

    小黑圆的一双溜溜的眼珠子微微一瞪,道:“灵种算什么?本尊乃是屠天杀地之皇,不知吃过多少灵种。”

    黄烟尘看着小黑的那一副样子,只会觉得滑稽,根本不会相信它的话,道:“小黑,那是被你烤的肉?”

    “那是自然。”小黑挺了挺胸膛,十分自豪的道:“青火鹿的肉还是不错,要不要来一块?”

    “那就尝一尝吧!”黄烟尘道。

    “唰!”

    黄烟尘的手指一引,玉白色的雪龙剑离鞘飞出,切下一块二两重的熟肉,落到她的玉手之中。

    黄烟尘的剑被毒蛛商会给收走,所以,张若尘才将雪龙剑借给她使用。

    不得不说,小黑烤的肉的确是一绝,味道奇香,就连从不沾荤腥的黄烟尘也吃得津津有味。

    当然,黄烟尘的吃相比小黑优雅得多,两只纤细的玉指,只是轻轻的捻下一条肉丝,放入晶莹的嘴唇,细嚼慢咽,一丝声音也不会发出。

    突然,小黑的两只耳朵动了动,向着门外看了一眼,道:“张若尘,你不会是乌鸦转世吧!”

    张若尘和黄烟尘自然也听到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声音十分轻细,又加上风雪的声音的影响,若不是张若尘早就有所防备,几乎不可能将那人发现。

    脚步声越来越近,已经走进山神庙。

    一个二十来岁的青衫男子,从外面走进来,弹了弹身上的雪花,看着里面的两人一猫,露出几分诧异的神情,道:“一夜风雪,无处歇息,本想到山神庙中避一避寒风,却没想到两位已经在此。在下云台宗府内府弟子,沈峰,不知有没有打扰二位?”

    黄烟尘本来是十分防备,可是听到对方说是云台宗府的弟子,也就放松警惕,将手中的雪龙剑放下,道:“沈峰,我听过你的名字,云台宗府排名第九的高手,修为已经达到地极境大圆满。据说你曾经与一位天极境的武道神话交手,支撑了三招,虽然最终还是重伤败退,可是却让你一战成名。”

    沈峰颇为儒雅,盯着黄烟尘,眼中露出喜色,道:“姑娘居然认识在下,真是让在下受宠若惊。姑娘貌若天仙,犹如神女下凡尘,没想到我沈峰竟然能够在山间野庙,见到姑娘这等美人,莫非这就是缘分?”

    若是在别的时候,有人敢对黄烟尘说出如此轻浮的话,黄烟尘非要割了他的舌头。

    此刻,黄烟尘却颇为得意,眸光微微向着张若尘看了一眼,见张若尘依旧在和小黑说着什么,根本没有将沈峰的话放在心上。

    她的心中不禁有些气恼,道:“陈师弟,你没看见沈公子来了吗?沈公子可是云台宗府的顶尖高手,武道修为比你强大不知多少倍,你也不拜见一下?”

    张若尘轻轻的拍了拍小黑的头,似乎交代它的话已经说完,于是站起身来,对着沈峰微微一拜,道:“见过沈兄。现在,云台宗府与武市学宫联手对付黑市和拜月魔教,我们也算是自家师兄弟,沈兄不用客气,请坐。”

    “原来两位是武市学宫的学员。”

    沈峰笑了笑,倒也不客气,直接向着黄烟尘走了过去,含笑对着黄烟尘一拜,随后就坐在黄烟尘的身旁。

    他向着张若尘看了一眼,道:“陈师弟是武市学宫的内宫学员?”

    张若尘点了点头:“没错。”

    沈峰的眼睛一转,道:“我看陈师弟的年纪应该不到二十岁,如此年纪,就能成为武市学宫的内宫弟子,实在不简单。但是在下十分好奇,陈师弟为何要戴面具?”

    张若尘笑了笑,并不回到沈峰的话,反问道:“沈兄既然是地极境大圆满的强者,为何连坐骑都没有一只?”

    沈峰道:“坐骑倒是有一只,不过这次我是到云武郡国对付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邪人,所以,离开宗门的时候,就没有将坐骑带出来。”

    “据我所知,方圆三百里,并没有城镇,属于云武郡国境内的荒芜之地,应该不会有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邪人,沈兄怎么会追到这里?”张若尘不留痕迹的问道。

    沈峰笑了笑,道:“我也是第一次来到云武郡国,并不知道方圆三百里没有城镇,要不然也不会到这一座山神庙里落脚。”

    黄烟尘感觉到气氛不对,瞪了张若尘一眼,道:“陈师弟,沈公子乃是云台宗府的年轻高手,你盘问那么多干什么?你不会认为,沈公子是黑市的邪道武者?”

    “估计陈师弟对我是有些误会,看来我必须证明自己的身份才行。”

    沈峰立即将一块令牌取出来,递到黄烟尘的手中。

    那一块令牌的正门刻着“云台宗府”四个字,背面刻着“沈峰”两个字,正是云台宗府的内宫弟子才有的腰牌。

    黄烟尘确认腰牌不是造假之后,还给了沈峰。

    张若尘淡淡的道:“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黄烟尘的一双杏眸又是瞪了张若尘一眼,道:“陈师弟,你的疑心太重了!以沈公子的武道修为,若是要对付我们,只是轻而易举的事,何必要耍那么多手段?”

    “多谢姑娘相信沈某。”

    沈峰笑道:“还没有请问姑娘芳名?”

    黄烟尘正要说出自己的名字,突然,张若尘站起身来,目光向着山神庙外望去,道:“来了!”

    “谁来了?”黄烟尘问道。

    张若尘闭上双眼,将真气注入耳脉,嘴里一边数着,道:“三十里之外,至少有两百人,他们身上的气息……是毒蛛商会的邪道武者。若是我没有猜错,应该是华青山追了上来。”

    张若尘向着小黑盯了一眼,对它示意了一个眼神,就向着外面走去。

    沈峰看见张若尘向外走去,眼中闪过一道讥讽的笑意,向黄烟尘看了一眼,问道:“毒蛛商会的人怎么会追到这里?”

    黄烟尘对沈峰并没有防备,脸色凝重,并没有注意到沈峰指间出现了一根银针,道:“他们应该是来抓我。”

    “其实,我也是来抓你。”

    沈峰脸上露出古怪的一笑,手臂猛然向前一伸,指间的银针,犹如一点银光,直刺黄烟尘的眉心,想要封住黄烟尘的气海。

    黄烟尘的脸色巨变,根本没有想到沈峰会对她出手。

    这个时候,就算想要躲闪,也已经来不及。

    眼看就要得手,沈峰脸上的笑意更浓。

    就在这时,他的耳边响起一声猫叫,一道黑光闪了过去。

    小黑的爪子比刀刃还要锋利,在空气中一挥,沈峰的手臂之上,出现三道深深的血痕,直接将沈峰的手臂筋脉割断。

    若不是沈峰收手得快,手臂已经没了!

    “你……”

    沈峰瞪着那一只黑猫,心中惊惧,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地极境大圆满的强者,就算在触不及防的情况下,也不可能被一只猫给伤到。

    小黑舔了舔爪子上的鲜血,道:“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做为屠天杀地之皇,居然没有一击将你杀死,我感觉相当失败。”

    “你到底是什么?”

    黄烟尘立即后退,拔出雪龙剑,呈现出防御的姿态,冷冷的盯着沈峰。

    沈峰将右手收起,恢复从容镇定的神情。

    他相信以自己的修为,就算只用一只手,也能对付黄烟尘。

    至于那一只猫,也只有在偷袭的情况下,才能伤到他。

    沈峰笑道:“告诉你也无妨,我的确是云台宗府的弟子,沈峰。当然,那只是我明面上的身份,我在毒蛛商会的身份,乃是毒蛛少主的师弟。”

    黄烟尘十分恼怒,眸中带着寒星,道:“你怎么能找到我们的行踪?”

    沈峰就像看白痴一般的盯了黄烟尘一眼,笑道:“郡主殿下,你以为只有毒蛛商会要对付你们?”

    “还有一位比毒蛛少主更加厉害的人物,已经在赶来的路上。若是你落入毒蛛少主的手中,至少还能活命。若是你落入他的手中,那就是死路一条。你若是聪明人,现在就该乖乖的束手就擒,也免得我亲自动手。”万古神帝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