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九章 震撼人心的天地祭台
    感受到剑魂冰魄的气息,张若尘的剑意之心,猛烈的颤动了起来。

    “果然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

    张若尘压制住剑意之心,将装有剑魂冰魄的匣子合上,把它收了起来。

    剑魂冰魄的确是好东西,可是好钢要用在刀刃上面,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价值。因此,张若尘决定等到冲击剑二的第三层境界,再服用剑魂冰魄。

    剑二的第三层境界,叫做“阴阳两分”。

    这又是一道坎,难度相当巨大,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突破得过去。

    年轻时候的葬月剑圣,也是一位经天纬地的剑道奇才,在鱼龙境的时候,却还是被这个境界难住,花费六年时间,也没能突破。

    因此,张若尘并不着急现在就去冲击剑二的第三层境界,而是准备冲击鱼龙第六变。同时,他也要花费部分时间,巩固剑二的第二层境界。

    今天他和齐霏雨仅仅只是比试剑法,并没有施展出真气、圣气,因此,他才击败了齐霏雨。

    但是,论剑大会的时候,绝不只是比试剑法那么简单,而是真正实力的较量。

    就凭张若尘现在鱼龙第五变的修为,即便是对上齐霏雨,也是败多胜少。

    更何况,论剑大会的时候,还要面对昆仑界最顶尖的那些人杰,其中有几人,甚至能够与盖天娇一较高下。若是,张若尘的境界提升不上去,如何能够与他们抗衡?

    就在张若尘正在凝练真气,为冲击鱼龙第六变做准备的时候,他与齐霏雨一战的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整个两仪宗。

    “林岳”这个名字,终于传入两仪宗诸位半圣、圣者祖师的耳中。

    与此同时,一座隐秘的洞府里面,齐家的三位半圣老祖和齐霏雨,聚集在一起,正在秘密的商谈。

    齐宏露出恼怒的神情,眼中闪过一道杀气,道:“林岳的剑道天赋实在太可怕,若是让他继续成长下去,肯定会影响神教的计划。还是由我出手,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除掉,才最为安全。”

    齐霏雨摇了摇头,道:“林岳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林岳,很可能是别的势力,安置在两仪宗的一颗棋子,他未必就会代表两仪宗参加论剑大会。”

    “霏雨的意思,那个林岳其实是想利用剑阁的资源,提升自己的剑道修为,未必会真心替两仪宗做事?”一位红脸的齐家半圣道。

    “这一点我说不准。”

    齐霏雨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只是觉得,像他那样的剑道天才,若是就这样被杀死,实在是太过可惜。若是能够将他收服,将来必定是我们的一张王牌。”

    齐宏冷哼一声,十分强势的道:“霏雨,你还是太年轻,太优柔寡断。只要是不能为我所用的人,天赋越高,就越是该死。这件事,你就不要再插手,交由我来全权负责。剑道大会前,林岳必须得死。”

    虽然,齐霏雨是圣女的身份,拥有很大的权力,能够调动大量人力和财力,可是却没有资格调令半圣。

    除非圣女能够突破到半圣境界,才能调令教中的半圣。

    因此,齐宏决定要杀林岳的时候,齐霏雨虽然觉得有些不妥,却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张若尘在剑阁的第一层,整整闭关修炼两个月,将鱼龙第五变的修为,终于巩固了下来。

    随后,他又花费半个月时间,成功开辟出第三条圣脉“阴维圣脉”,修为一举突破到鱼龙第六变。

    张若尘调动气海中的真气,运至左臂的经脉。

    顿时,经脉中的真气,涌入阴维圣脉,转化为圣气,使他左臂的力量增强了数倍。

    以他现在的修为,已经跨入一流强者的行列,足以和鱼龙第九变的圣体叫板。

    “以我现在的修为,应该可以去办正事了!”

    张若尘来到两仪宗,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探查天地祭台的秘密。

    只不过,以前的时机并不成熟,张若尘不敢贸然行动。

    现在却不同,不仅大批修士进入剑阁修炼,让原本清净的剑阁,变得有些鱼龙混杂。

    而且,以葬月剑圣为代表的剑阁持剑人,将大部分注意力转移到齐家的身上,对剑阁的监控,肯定会有所疏忽。

    现在,正是张若尘行动的最佳时刻。

    张若尘将小黑从图卷世界中放了出来,低声吩咐:“剑阁外的那座祭台,有一处通往地底的入口。今晚,我们就去探查祭台的地底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穿上流星隐身衣,张若尘的身体,立即从原地消失,随即,离开闭关屋,向广场中心的那座祭台冲了过去。

    小黑的身体,快速缩小,变得只有蚂蚁大小。

    它就像是一粒黑色的光点,快速跳跃,竟然比张若尘先一步飞到祭台上方。

    小黑在阵法上的造诣极高,根本不用张若尘吩咐,就开始研究祭台上的阵法铭纹。很快,它就发现了线索,道:“果然有问题,祭台上的铭纹,与在墟界战场发现的天地祭台上的铭纹,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若是本皇猜得没错,现在,我们看到的祭台,只是露在表面的一角。祭台的本体,很可能隐藏在地底。”

    “祭台的本体,隐藏在地底?”张若尘的目光,向祭台下方看去。

    张若尘将空间领域释放出来,覆盖在祭台上,不断查探。

    大概一刻钟后,终于,在东北角位置,张若尘发现了一个通往地底的入口。

    入口的位置,相当隐秘,不仅用巨大的玉石封住,而且,还布置有阵法,一般人根本无法将它发现。

    张若尘将手掌,按在那块玉石墙壁上面,运转体内的圣气,猛然向前一按。

    “哗——”

    玉石墙壁的表面,涌出一层白色光芒,将张若尘的力量反震了回去。

    张若尘一直向后滑行十数丈的距离,才重新稳住脚步。

    “凭借蛮力,怎么可能破得开阵法?还是让本皇来将它打开。”

    小黑飞落到玉石墙壁的下方,一双爪子冒出黑色的光芒,在玉石上刻画,竟然让阵法铭纹发生了部分改动。

    小黑拍了拍双爪,嘿嘿一笑,叫道:“开!”

    玉石墙壁缓缓的移动,向地底下沉,露出一个只能容许单人进出的入口。

    张若尘快速闪身,立即冲了进去。

    “轰!”

    玉石大门,重新关闭。

    张若尘与小黑沿着一条通往地底的石阶,小心翼翼的前行,将身上的气息收敛到了极致。

    “一、二、三、四……”

    每走一步,张若尘都会刻意去计算,想要知道已经达到什么位置?

    大概向下走了三万梯,张若尘停下脚步,道:“我们一共向下走了九千米,现在的位置,应该已经是在第二重山山顶的位置,难道这一座祭台,一直连接到古神山的山脚下?”

    古神山的七重山,每一重都是九千米的高度,总共高达六万三千米。

    若是这座祭台,真的是从古神山的山脚下,一直修建到第三重山的山顶,岂不是高达两三万米?

    仅仅只是一座祭台,居然修建到如此惊人的高度,只是想想就让人感到心悸。

    越是往下走去,张若尘就越是心惊。

    两仪宗为何要将古神山的前三重山完全掏空,建立起一座如此庞大的祭台?难道真的是池瑶下的命令,建造的是天地祭台,想要将整个昆仑界都炼化?

    通道的四周,全是用玉石堆砌起来,在其中一些重要位置,更是镶嵌有灵晶。

    小黑不断研究玉石上的铭纹,终于探查出结果,眼神变得相当凝重,道:“昆仑界估计真的要出大事。”

    “怎么了?”张若尘肃然的问道。

    小****:“这一座祭台上面的铭纹,与墟界战场上那些祭台的铭纹一模一样,而且,更加复杂,数量更多,发挥出来的威力,自然也就更加恐怖。可以肯定,比如与第一中央帝国的朝廷有关。”

    “这一座祭台,还与两仪宗地底的圣脉,连接在一起,可以随时抽取圣脉中的圣气,为祭台提供能量。”

    两仪宗地底的圣脉,贯穿了整个东域。

    现在,两仪宗建起的祭台,那么,一旦开始祭祀,得发挥出多么可怕的力量?

    整个东域,恐怕都会被席卷进去。

    更加让人不安的是,这一座祭台,还与昆仑界外的墟界祭台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天地大阵。

    可以想象,在昆仑界,中域、北域、南域、西域,必定还有类似的天地祭台。

    突然,张若尘有所察觉,发现有人向他的方向走了过来,于是,立即将小黑捉住,将它抓进流星隐身衣。

    “哒哒!”

    脚步声逐渐接近。

    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从远处的通道中传来,由远而近,道:“宁宗主,这一座天地祭台已经修建了五百年,会不会拖得太久了?”

    “女皇的命令,本宗怎么敢怠慢?只不过,本宗一直不能理解,女皇大人为何要建这一座天地祭台?”一个颇为苍老的声音响起。

    “不该问的东西,最好不要问。你只需知道,女皇大人的一句话,可以让两仪宗,在五百年内,发展成为东域的万宗之首。同样,女皇大人要让两仪宗万劫不复,也只是一句话的事。”

    那是圣书才女的声音。

    如此近的距离,圣书才女会不会发现藏在流星隐身衣中的张若尘?

    即便是张若尘,也一点把握也没有。

    此刻,就算想要逃,估计也逃不掉。

    那两人越来越近,张若尘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连忙控制心跳,屏住呼吸,将身上的气息,收敛到极致。(未完待续。)万古神帝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