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二章 既是剑圣,也是魔女
    天才壹秒記住『→網.』,

    “族长请三思,公子固然有错,却罪不至死。”有人劝道。

    “族长就饶过公子这一次,公子也是为镇狱古族着想,才会冒犯飞羽剑圣。”

    在众人的劝阻之下,王悲烈终究还是没有一掌打下去,收回了圣气。

    与此同时,镇狱古族之中的一些族老,更是跪伏在凌飞羽的面前,为王颉求情。

    凌飞羽的目光盯着王颉,充满杀意,随后,才是向王悲烈望了过去,道:“王族长,这是最后一次,若是还有下一次,休怪本圣出手无情。”

    说完这话,凌飞羽使用一道圣气,卷起受了重伤的张若尘,飞出角斗台,离开了此处。

    天空的雷电,快速散去。

    笼罩在这一片区域之内的浩荡圣威,也逐渐消散。在场的众人,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其中不少人,身上的衣衫都已经湿透,双腿感觉到发软。那种惊惧,足以让他们终生难忘。

    兵部的诸位半圣域王,全部都保持沉默,不敢上前去阻拦,只是默默的注视凌飞羽和张若尘离开。

    倒也不是他们胆小怕事,实在是因为,他们与凌飞羽的修为差距太大。至少也需要天王爵位的人物,才有资格与凌飞羽对话。

    整个兵部,又有几位天王?

    虽然,万兆亿也是天王的爵位,但是,却只是最年轻的一位天王,也是实力最弱的一位,与凌飞羽多多少少有一定的差距,根本不可能镇得住她。

    剑空子从角斗台上退了下来,脸色苍白,神情十分萎靡,将金刚子还给了万兆亿。

    他单膝跪地,道:“属下未能完成任务,请天王责罚。”

    万兆亿将金刚子捏在手掌心,轻轻的把玩,道:“此事不怪你,先起来。”

    剑空子的心头一松,缓缓站起身,问道:“天王难道真的就这样放过张若尘?”

    “凌飞羽显然是在庇护张若尘,只要她还在镇狱古族,凭借我们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带走张若尘。此事暂且先搁置一边,如今,我们的大敌,乃是不死血族。”

    万兆亿的目光,向圣书才女盯了过去,道:“不死血族为了营救冥王,在镇狱古族的内部,布置了多年,肯定有不少潜伏者。若是不将那些潜伏者揪出来,对我们与不死血族的战役,必定是相当不利。才女大人知遍天下事,知不知道,如何才能识别出不死血族的真身?”

    圣书才女犹如一株白色的幽兰,静静的坐在一旁,露出凝思的神色。

    半晌后,她道:“据说,八百年前,圣明中央帝国的明帝,带领各大圣者门阀和宗主,经历旷日持久的大战,击败了不死血族,将他们封印到蛮矶岛。”

    “此后,明帝曾经下令,让太子太保上官阙与参战的诸圣,联合起来,编撰了一本专门讲述不死血族的书册,叫做《血族密卷》。”

    “回到中央皇城之后,本圣寻找了儒道的各大藏书阁,却并未找到《血族密卷》。倒是找到了一些相关的书籍,可以证明,当初明帝的确是下令,编撰《血族密卷》。由此可见,此事绝不是谣传。”

    虽然说,当初在两仪宗,张若尘向在场所有剑修,公布了两种识别不死血族的方法。

    但是,那只能用来识别,一般的不死血族。

    一些拥有特殊血脉,经过特殊训练,通过特殊方式改造的不死血族,即便是圣者,也无法将他们判别出来。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血族密集》也就显得尤为重要。

    万兆亿点了点头,道:“本王也听说过一些关于《血族密卷》的消息,据说,不仅朝廷在寻找,不死血族也派遣出大批强者四处寻觅。”

    剑空子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道:“最开始说出《血族密卷》的消息的人,乃是两仪宗的剑道奇才,林岳。根据我们兵部的情报,那个林岳,很有可能就是张若尘。”

    “可惜的是,张若尘却很有可能与不死血族结盟,想要从他的嘴里问出《血族密卷》的消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圣书才女道:“根据最新从东域传来的消息,在阴间,张若尘曾经杀死数位不死血族的半圣,其中,还包括一位嫡系皇族。因此,张若尘与不死血族结盟的可能性,可谓是微乎其微。”

    万兆亿的眼神一凝,道:“若是张若尘没有投靠不死血族,那么,另一位持剑人,向正峰,也就很有嫌疑。或许可以通过他,找出镇狱古族之中的不死血族潜伏者。”

    兵部与镇狱古族其实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有不止一位兵部的域王,坐镇在镇狱古族。

    因此,前两天,张若尘与向正峰的那次交锋的前因后果,万兆亿自然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张若尘与向正峰之间,必定有一人投靠了不死血族。

    凌飞羽将张若尘带回洞府,直接将他扔在地上。随后,她的一只雪白的玉手之中,抛出一只小巧精致的玉盒。

    “这枚枯木丹,你先服下。”她面无表情的道。

    张若尘将玉盒捏在手中,忍住身上的伤势,合手向凌飞羽行礼,道:“多谢剑圣出手相助,若非剑圣……”

    他的话,还没说完,凌飞羽就将他打断,道:“你不用谢本圣,两枚枯木丹,一枚是一滴神血。救你一命,一百滴神血。总共加起来,是一百零二滴。你可以选择自己给我,也可以选择,本圣亲自来取。”

    张若尘的嘴角,抽搐了两下。

    这位飞羽剑圣,果然是别有居心。

    不过,她报出的酬劳,并不算太过离谱。

    “原来我的性命,竟然值一百滴神血,剑圣大人倒是看得起晚辈。”张若尘道。

    一百滴神血,已经可以用来卖一位九阶半圣的性命。凌飞羽的心中,张若尘的性命的价格,居然也是一百滴神血,自然是有些昂贵。

    张若尘倒也没有露出不满的情绪,直接从空间戒子的内空间,取出一百零二滴神血,递给了凌飞羽。

    就算不满又能如何?

    以他现在的修为,与凌飞羽讨价还价,显然是不现实。不如爽快一些,反而显得更有风度。

    凌飞羽接过神血,用手掌托住,悬在半空。

    忽然之间,一股浩荡的圣气,呈现出来,化为一片紫色的气云,笼罩在整个洞府。

    一百零二滴神血,犹如是血红色的星辰,围绕她的圣体旋转。

    与此同时,电母紫衣从凌飞羽的身上滑落下来,飞入进紫色的圣气云雾之中。

    失去电母紫衣的遮掩,凌飞羽的身上,也就只剩一件雪白色的贴身薄纱,将凝白色的仙躯,勾勒得若隐若现。

    纤柔的香肩,性感的锁骨,特别是胸前的酥峰,显得极其浑圆挺拔,与纤细的柳腰,丰腴的**,形成一条极其强烈的曲线。

    继续向下,则是一双修长的**,大腿圆润白皙,小腿瘦而纤细,给人一种极致的诱惑。

    张若尘仅仅只是向她看了一眼,就感觉到,全身的阳刚之气,在小腹下方猛烈翻滚,化为了一团火焰。

    可以想象,这位魔教的圣女首尊,年轻的时候,必定是艳绝天下,媚惑众生,绝不是一个冰冷的剑圣。

    在她的那个时代,任何同辈的男子见到她,恐怕也会感觉到自惭形秽,无法抬起头来欣赏她的美貌。

    真是一个让佛也要动心的魔女。

    就在这时,在凌飞羽的控制之下,一滴神血,飞向悬浮在半空的电母紫衣。

    “哧”的一声,电母紫衣将神血吸收。

    电母紫衣的表面,浮现出一道道玄妙的纹路,比高级铭纹还要复杂。随着,电母紫衣吸收的神血越来越多,纹路也是越来越密集。

    站在一旁的张若尘,已经强行收回目光,盯向电母紫衣,暗道:“原来她是要用神血来提升电母紫衣。”

    电母紫衣必定是具有神性,只要吸收的神血越多,自然也就越是厉害。

    电母紫衣具有的力量,恐怕比她的葬天剑,还要强大。

    半晌之后,电母紫衣将一百零二滴神血完全吸收,随后,便又飞回到凌飞羽的身上,将那绝美曼妙的娇躯重新遮掩。

    凌飞羽转身过,向张若尘瞥了一眼,道:“现在,你应该知道,本圣向你购买神血的目的。怎么样?你想好要什么了没有?”

    张若尘盯着她的那双美眸,能够清晰的看到一根根漂亮的睫毛,点了点头,道:“倒是已经想好。”

    (待会还有一章,较迟,大家最好还是明早再看。)m.,更优质的体验。万古神帝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