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再遇仙子
    “啊……”

    “你们不得好死……总有一天……天,我师弟会将你们……通通杀尽……”

    “痛,真痛,他们手中的打魂遍,打得我的圣魂都逃碎裂。顶点更新最快”

    ……

    阴阳殿外,站着四位身穿灰袍的邪道修士,他们手持打魂鞭,轮番抽打悬挂在大门上的十七颗头颅。

    十七颗头颅中的鲜血已经流干,满脸都是鞭痕,血肉模糊,造诣看不清五官。

    “啪啪!”

    每一鞭落下都伴随着一道惨叫声,使得本来就阴森恐怖的阴阳殿,变得更加渗人,修士根本不敢在附近的街道上停留。

    其中,一位身高只有五尺的侏儒,尖锐的笑了一声:“已经过去三天,可是张若尘根本不敢来救你们,他就是一个缩头乌龟。”

    “张若尘哪里敢来阴阳殿,来了也只是送死而已。”

    万邪界的一位至圣,沉笑一声,随即,又将鞭子抽了出去。

    ……

    张若尘、小黑、凌飞羽都改换了容貌,快步从阴阳殿外走过,他们没有停留,一连穿过三条街道,才停下脚步。

    张若尘的脸色,沉冷到了极点。

    为了借用琉璃封天罩,张若尘又悄悄返回了一趟镜香崖道场。

    凌飞羽的态度相当坚决,必须要跟着一起来天都圣市,才肯借出琉璃封天罩,最终,张若尘只得妥协。

    小黑说道:“再等一等吧,本皇最近正在祭炼一套阵旗,还差最后一种材料。只要在天都圣市买到那种材料,炼入进去,阵旗的威力将会大增,说不一定能够帮上大忙。”

    “什么材料?”张若尘问了一声。

    小黑立即说道:“太阳金精。”

    张若尘皱起眉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材料,很显然,太阳精金必定是相当罕见,不是那么好找。

    就在张若尘等人,准备去一些顶尖的圣市,寻找太阳圣金的时候……

    突然,空间微微一颤。

    他们头顶上方的天空,变得暗淡无光。

    瞬间,白昼变成黑夜。

    “不好,我们被发现了,有人封锁了这里的空间。”

    几乎是在一瞬间,凌飞羽便是唤出葬天剑,凝聚出剑道玄罡,一剑刺了出去。

    剑光,像是一道刺目的白虹飞出,照亮周围的黑暗空间。

    “轰隆。”

    凌飞羽的这一剑,与一根晶莹剔透的玉指,碰撞在一起。

    无坚不摧的剑道玄罡,竟然被挡住。

    那根玉指的指尖,飞出一片片白色的花瓣,将剑道玄罡都化解于无形。

    凌飞羽的长发飞扬,眼神冷锐,与站在对面的那个蒙面女子对视,手中的葬天剑迸发出越来越璀璨的玄罡。

    小黑连忙冲上去劝架,道:“自己人,自己人。”

    “自己人?”

    凌飞羽见对方的确没有敌意,才撤回剑罡,向后倒退,以一种疑惑的眼神盯着小黑,等它解释。

    小黑嘿嘿一笑:“这些百花仙子是张若尘的朋友,本皇与她倒是不怎么熟。”

    凌飞羽自然是听过百花仙子的名讳,号称天庭界的九美之一,千蕊界的领袖,是一个让无数男子都魂牵梦绕的女子。

    不过,传说中,百花仙子的性格清冷,几乎没有男子能够接近她。

    张若尘是多久与她成为了朋友?

    张若尘盯着不远处的百花仙子,心中颇为警惕,道:“你在我的身上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在你心中,我就是那么下作的一个人?所以,上一次,你才不告而别,生怕我杀你灭口?”

    纪梵心声音很平淡,但是,谁都能够听出,话语中带有一丝怨气。

    张若尘道:“为何我刚到天都圣市,你就找到了我?”

    纪梵心略微沉默了片刻,才解释道:“因为你触碰了照神莲花瓣上的花粉,花粉已经进入你的体内,你一旦出现到我的万里之内,我就能感应到你的方位。”

    “照神莲的花瓣?花粉?”

    张若尘先是有些疑惑,随即,目光向纪梵心的玉手盯去,顿时恍然大悟。

    张若尘立即调动精神力,内查双手,果然在双手的血肉之中,发现了一粒粒微乎其微的粉粒。

    不仅仅只是双手……

    那些花粉粉粒,早就已经遍布他的全身,融入进了骨髓、血液、脏腑。

    张若尘尝试将那些花粉粉粒逼出体外,或者是炼化,但是,却都失败。那些粉粒,犹如跗骨之蛆,根本无法去除。

    “完了,早知道就不该碰她。”张若尘有些后悔。

    食圣花的声音,在张若尘的体内响起,道:“主人,照神莲的花粉,对我有大用。粘上花粉,可以让我吸收养分的速度,提升十倍。”

    达到半步圣王的境界后,食圣花吸收养分的速度,越来越慢。

    现在,每一天,它吸收半枚圣源,就达到极限。吸收养分的速度变慢,修为提升速度自然也变慢。

    如果吸收养分的速度,提升十倍,那么,食圣花每天就能吸收五枚圣源,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到圣王境界。

    张若尘问道:“能不能将我体内的花粉全部吸收?”

    “应该可以,不过,至少也需要数个月的时间。”食圣花道。

    得到这个答案,张若尘终于松了一口气。

    张若尘没有放松警惕,问道:“仙子来找我,到底是什么目的?”

    “你不必那么防着我,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想要告诉你,商子就在阴阳殿,你最好立即离开天都圣市,别掉入进他布置好的陷阱。”纪梵心道。

    张若尘露出阴晴不定的神色,道:“他在阴阳殿又如何?”

    纪梵心道:“你根本不明白商子有多么强大,他在真理之道上面的造诣极高,已经闯过真理之海的第七层海域,进入第八层海域。”

    “在成为大圣之前,他几乎是肯定能够闯过第八层海域,甚至有一丝机会闯过第九层海域。”

    “就算他的修为被压制到半步圣王,但是,凭借高深的真理之道造诣,他也能碾压一切对手。”

    商子的实力,让纪梵心都相当忌惮。

    因为,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张若尘去送死,所以她才冒险亲自来见他,希望能够将他劝阻回去。

    张若尘的眼神平静,突然说道:“我帮你救出了丹灵王,你曾亲口说过,欠我一个人情。现在,我希望你能够还回这个人情。”

    “你想让我帮你对付阴阳殿?”纪梵心道。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此事关系到生死,就算我真要你这么做,你也肯定不会同意。我要你帮我的,是另一件事,没你想象中那么难。”

    ……

    与纪梵心分开之后,张若尘、凌飞羽、小黑,便是去了西天佛界开的圣店“因果寺”,暂时落脚。

    当天下午,纪梵心便是来到因果寺,再次找到张若尘。

    “我将百花宫的所有太阳圣金,全部带来,一共三十七克,价值三千七百万枚圣石。”

    将一只装放太阳圣金的盒子,向张若尘递过去之后,纪梵心又取出八张符,放到张若尘的面前:“四张天剑符,三张神魔符,一张百步无生符。价值一亿三千二百万枚圣石。”

    “这八张符,不是千蕊界的符师炼制,所以,就算你拿去用,商子也不会怀疑到百花宫的身上。这是我能帮你的极限!”

    “天剑符,属于攻击性符,引动出来,堪比三步圣王的全力一击。”

    “每一张,价值五百万枚圣石。”

    “神魔符,属于功防一体的符。以你的肉身强度,只要将它贴在身上,十个呼吸之内,犹如化身为神魔,力量可以达到三步圣王的级别,同时三步圣王以下的攻击对你无效。”

    “每一张,价值两千万枚圣石。”

    “百步无生符,一旦引动,百步之内,三步圣王境界以下的修士,若是没有防御性的符,可以说是必死无疑。价值,六千万枚圣石。”

    摆在桌上的八张符,每一张都价值连城,掌握任何一张,即便是圣者也能杀死圣王。当然,以圣者的财力,就算积累一辈子,也不可能买得起一张最便宜的天剑符。

    “一亿六千九百万枚圣石,即便是一些底蕴薄弱的大圣,也未必一次性拿得出这么多圣石吧!”

    张若尘仿佛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随后,将金步龙辇取了出来,托在手掌心,递给纪梵心,道:“暂时抵押在你那里,等我攻下阴阳殿,就携带圣石将它赎回。”

    “果然是一件九耀万纹圣器,了不得,了不得……”

    纪梵心那双浩渺的美眸中,也都流露出惊叹的神色,道:“这件九耀万纹圣器的价值,远远超过一亿六千九百万枚圣石,你就不怕我不还给你了吗?”

    “若是我死在阴阳殿,将它交给你,总比被商子得到要好一些。若是我能灭了阴阳殿,难道你就不怕,我用相同的手段对付百花宫?”张若尘道。

    看着张若尘锐利的眼神,纪梵心突然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此子说不一定,真的能够与商子扳手腕。

    本来,张若尘若是死在阴阳殿,纪梵心就能够得到一件无比珍贵的九耀万纹圣器。但是不知为何,她竟是更加期待,张若尘能够活着从阴阳殿走出。

    纪梵心离开后,小黑将太阳圣金取走,前去祭炼阵旗。

    张若尘则是进入时空晶石的内空间,盘膝坐下,在思考如何趁着这段时间,将实力再提升一些。

    随即,他取出纪梵心送的那株五万年年份的混阳花。

    拳头大小的花朵,绽放出星辰一般璀璨的光芒,释放出火焰一样的纯阳圣气。

    “我已经将龙象般若掌的第十一掌修炼到小成,距离大成只有一步之遥。从小成到大成,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体内阳刚之气的积累。”

    修炼成龙象般若掌的第十掌,体内的阳刚之气是常人的万倍。

    修炼成第十一掌,体内的阳刚之气是常人的十万倍。

    所以,想要将第十一掌修炼到大成,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大量服用纯阳类的圣丹、圣药,将体内的阳刚之气积累到常人的五万倍以上,然后进行冲关。

    但是,这一步却相当凶险,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爆体而亡。

    张若尘才刚刚修炼到小成不久,现在就匆匆忙忙去冲击大成,成功的概率,可以说,低得不超过一成。

    最终,张若尘还是没有冲动,将混阳花又收了起来。

    “咦!”

    张若尘发现脑海中有一团光影,那是他在《七生七死图》中的第七世记忆和圣道感悟。这团光影,一直处于封印状态,张若尘从来都没有去触碰过。

    “将它融合之后,我的实力应该增长不了多少,但是,能够提升一些总是好事。”

    张若尘想到了凌飞羽。

    每次提到第七世的时候,凌飞羽的表情总是很不自然,张若尘怀疑在第七世的时候,肯定是发现了一些什么事。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张若尘才犹豫不决,一直没有将它融合。

    “想那么多干什么?提升实力,才是正事。”

    张若尘不再多想,解开那团光影的封印,开始熔炼起来。万古神帝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