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摊上了大事
    一直都处变不惊的张若尘,此刻双手在轻轻颤抖,眼中涌出一根根血丝,脑海中,像是有一道惊雷炸开,双耳嗡嗡直响。

    也不知多久过去,张若尘才是缓缓抬起手臂,接过交织着一道道龙纹的八龙伞,喉咙干涸的道:“他……他为何不亲自来见我……他为何……为何……”

    慈航仙子道:“他让我给你带一句话,现在还不是你们相见的时候。”

    张若尘脸上的表情相当痛苦,眼神猛然一沉,吼出一声:“为什么?我现在就要去西天佛界,我一定要去,我一定要当面问一问他,这么多年为什么要将我丢弃?既然知道我还活着,为何……为何不来见我。带我去找他,我现在就要见他。”

    “他若是不想见你,你就算找遍整个西天佛界,也不可能见得到。”

    慈航仙子见张若尘的情绪有些失控,于是双手合十,念出《清心经》。

    顿时,张若尘内心的情感创伤,还有先前无影仙子的精神力攻击造成的精神创伤,都在愈合,犹如一股清泉涌入进身体,说不出的舒服。

    渐渐的,张若尘的情绪平静下来,对着慈航仙子拱了拱手,道:“多谢。”

    慈航仙子停了下来,面带浅笑,道:“天下之事皆能放下,才是大智慧。”

    “天下之事皆能放下?佛都做不到吧!”张若尘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到底什么时候,他才愿意见我?”

    “他说,明帝新立,乾坤定论,便是相见之时。”慈航仙子道。

    “明帝新立,乾坤定论。”

    张若尘苦涩的一笑:“果然,他果然是早就知道乾坤神木图和乾坤界,他还真是够狠,对自己的独子也这么的狠。好,好,好,我一定会重建圣明中央帝国,一定让乾坤界演变为一座大世界,繁衍出属于自己的文明。”

    所谓的“明帝新立”,并不是说张若尘重新建立圣明中央帝皇,就能直接称帝。

    而是必须要达到大圣境界,才有资格称帝。

    与风兮、镇元慈航仙子分开,张若尘一路向天都圣市行去,依旧有些浑浑噩噩,心中在思考,明帝为何不愿见他?为什么一定要等到“明帝新立,乾坤定论”?

    当年,他突然失踪,到底是遭遇了不测,还是早就有前去西天佛界的计划?

    张若尘心中的思绪,相当混乱。

    “算了,现阶段还是努力修炼,他不愿见我,肯定是因为我还不够强大。如果我足够强大,就算他藏起来,我也能将他找出。”张若尘压制住心中的负面情绪,抬起头来仰望天空。

    半晌后,他彻底恢复过来,开始思考接下来要做的事。

    天堂界派系和天杀组织这一次的刺杀行动,差一点就让张若尘死无葬生之地,无论如何也要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才行。

    来到天都圣市,张若尘径直向月神道场赶去。

    如今的月神道场,又变得恢弘富丽,坐落着一座座炼器楼阁,圣光璀璨,与以前阴森邪恶的阴阳殿相比,形成鲜明对比。

    与以前不同,月神道场完全受时间阵法和空间阵法的保护,道场中的修士,根本不敢踏出一步。就算出行,也是通过空间传送阵,悄悄离开。

    但是现在,月神道场的大门竟是完全打开,偶尔还有修士进出。

    在大门的两侧,各自站着一位容颜美丽的女圣。

    她们二人,穿着打扮都很得体,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圣芒,既是在看守道场大门,也是在接待前来的修士。

    张若尘变回本来面貌,向道场大门走了过去。

    四位女圣见到了他,连忙迎接上去,躬身行礼,“拜见神使大人。”

    张若尘略微皱眉,问道:“你们是?”

    其中一位女圣恭恭敬敬的道:“我们曾经都是被阴阳殿抓捕而来的可怜之人,是神使大人给了我们新生。”

    张若尘恍然大悟,随即问道:“别的那些修士,前来月神道场,是来做什么?阴阳界、黑魔界、万邪界这些大世界的修士,没有再来报复吗?”

    “回禀神使大人,半年前,广寒界在月神道场开设了一座圣店,与各大世界的修士进行交易和交流。那些前来月神道场交易的修士,都是一起进攻阴阳殿的大世界的修士,此事也是神使大人的功劳。”

    “当初,神使大人放了这些大世界的女圣,没有收任何赎金,已经赢得他们的好感。后来他们遭到报复和刺杀,也是神使大人不辞劳苦亲自前去为他们的道场布置空间阵法和时间阵法,他们都记住了神使大人的这一份情义。”

    另一位女圣说道:“月神道场有苏璟王、黑爷、真妙大师他们坐镇,凡是敢来捣乱的修士,全部都被击杀。现在,就算打开道场的阵法,也没有修士敢来对付我们。正是因为我们足够强大,所以那些与广寒界有交情的大世界的修士,才会前来月神道场与我们谈生意。”

    张若尘点了点头,正要询问她们,广寒界别的那些道场有没有攻打下来,却见小黑和真妙小道人从里面冲了出来。

    很显然,它们是已经察觉到张若尘的气息,主动出来迎接他。

    但是,它们却以一种奇异的眼神,盯着张若尘,围着他转圈。

    “像,实在是像,怎么可能这么像?”小黑自言自语的道。

    真妙小道人道:“贫道就说很有问题,必定是有大问题。”

    张若尘皱起眉头,道:“你们两个吃错什么药了?广寒界剩下的那些道场有没有打下来?还有,帝皇圣玉呢?”

    “不急,不急,这些都是小事,现在你摊上了一件天大的事。”小黑说道。

    真妙小道人紧跟着说道:“没错,你摊上大事了!”

    就连遭到商子烆等人的围杀,张若尘都挺了过来,还能有什么天大的事?

    张若尘的眉头皱得更深,道:“你们在说什么?”

    “有人要杀你。”小黑低声说道。

    张若尘道:“想杀我的人,本就多不胜数。”

    “但是这一次要杀你的人却颇为特殊,他们是要找你报血海深仇。”小黑说道。

    “报仇?”

    张若尘杀的修士不少,那些修士的亲人和朋友,都与他有血海深仇。

    在他看来,这也就不算什么事。

    张若尘盯了真妙小道人一眼,道:“若是我没有看错,你已经冲破了瓶颈。以你现在的修为,加上紫金八卦镜,应该可以轻轻松松镇压我的仇敌吧?”

    真妙小道人连忙摇头,道:“你没回来,我们哪里敢镇压?万一伤到了他们,说不一定会惹怒你。”

    张若尘越听越疑惑,觉得小黑和真妙小道人都语无伦次,很像是精神错乱,于是直接问道:“我的仇家,到底在什么地方?”

    “就在道场里面。”小黑说道。

    张若尘一边向道场中行去,一边说道:“既然是仇家,直接杀死便是。反正我不杀他们,他们也会杀我。冤冤相报何时了,总有一方会先死去。”

    小黑和真妙小道人看着张若尘那冷傲的背影,对视了一眼。

    “说得冷酷无情,待会看他是不是真的能够杀伐果断?”真妙小道人嘿嘿一笑。

    小黑也是露出古怪的神色,道:“以本皇对他的了解,他这次是真的摊上了大事。”

    走进入月神道场,张若尘立即感受到两股杀气。

    不过,那两道杀气都很弱,与天杀组织的杀手天王比起来,简直是可以忽略不计。

    一道有些稚嫩的娇喝声响起:“张若尘,你终于回来了,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绚烂的剑光凭空显现出来,从上空落下,刺向张若尘的头顶。

    张若尘停下脚步,随手向上空一抓,一只大手印显现了出来,击穿剑气,将其拍击得重重的坠落在地上。

    “嘭。”

    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摔在张若尘的脚下。

    张若尘在察觉到对方只是一个圣者境界的小丫头片子的时候,也就收回了九层以上的力量,否则,刚才那一击,他就能将那个小丫头拍得神形俱灭。

    看着地上那具纤细的小巧身体,张若尘长长的一叹,道:“小小年纪,能有你这样的修士,实在是相当了不得。可惜你想要杀我,还差得很远。你的父母是谁,你为何要来杀我?”

    才十一二岁而已,就已经成圣,这是张若尘以前不敢想象的事。

    因为,百岁成圣都很难。

    换言之,这个小丫头的修炼天赋,已经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必定是有相当惊人的来历。

    “你这个杀人魔王……你……”

    小丫头抬起一张俏丽的小脸,一双星眸狠狠的瞪着张若尘,但是,她的话只是了一半,便是停了下来,反而露出相当吃惊的神色。

    因为,她和杀人魔王张若尘,长得实在是太像。

    张若尘的眼神猛然一震,在这一瞬间,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怎么会有一个小丫头,与他长得如此相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小丫头使用了变化之术吗?

    背后,一个稚嫩的男音响起:“张若尘,你这个昆仑界的叛徒,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凶猛的杀气涌来,一剑击向张若尘的后背。

    张若尘的目光,一直凝聚在那个小丫头的身上,根本没有理会身后的那一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嘭!”

    剑,击在张若尘背上。

    金石碰撞的声音响起,并且,有着一股强劲的圣气波动,从张若尘背部和圣剑之间涌动了出去,化为一圈圈涟漪。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与肉身的强大防御力,区区一位圣者又怎么可能伤得了他?

    (本章完)万古神帝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