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赠卿燕子佩
    须弥道场中,昆仑界的圣者,看着如同神圣一般的张若尘,竟是有一种要顶礼膜拜的念头。

    此般念头,只有在觐见池瑶女皇的时候,才有过。

    此刻的张若尘,就是无敌的代名词。

    执掌莲花,弹指间横扫一切强敌。

    商子烆的三尸合为一体,看着满地圣王尸骸,视线一直延伸到张若尘的身上,顿时,一只眼睛中涌出火焰,一只眼睛中涌出寒气。

    他从出生以来,便是最顶尖的天之骄子,做任何事,都比身边的同龄人做得更加完美,从来只有更好,何曾遭受过这样的大败?

    不甘、耻辱、愤恨……,各种情绪,在他心中交织。

    最终,商子烆的理智,战胜了情绪,大喝一声:“走。”

    天堂界的残兵败将,如同潮水一般退走。

    张若尘从佛像头顶,飞落下来。

    九天玄女举起焚天剑,扬声道:“现在正是乘胜追击的时候,大家跟我一起,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且慢。”张若尘道。

    在场的昆仑界修士,没有冒然冲出须弥道场,目光向张若尘望去。

    很显然,如今的张若尘,在他们中的影响力,攀升到了九天玄女之上。

    张若尘道:“天堂界的诸王虽然遁走,但是,实力依旧远在你们之上,若是没有众生平等的环境,你们根本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这是第一。”

    “第二,经此一役,昆仑界已经是死伤惨重,而且大家都有伤在身,留下来好好养伤吧,不要再有人牺牲了!”

    “第三,此次,天堂界的圣王境天骄,战死了数百位,他们每一位都有大背景,每一位都有大圣之资,这无疑将是一场惊涛骇浪一般的大地震。”

    “虽然说,还不至于,让天堂界的修炼界,出现断层。但是,经受这一次大败,商子烆回去后,恐怕是没有好日子过。”

    “大家当前的首要之事,还是立即布置须弥道场的防御阵法。天堂界在真理天域的势力极其庞大,随时都可能卷土重来。”

    听完张若尘的一席话,昆仑界的修士,看着地上的一具具尸骸,皆是陷入沉默。

    不仅仅只有天堂界诸王的尸体,也有昆仑界修士的尸体。

    这一战,昆仑界有近半的圣者和圣王战死,可谓是惨烈至极,的确是应该好好的修养。

    若不是天堂界的诸王,想要逼问出昆仑界修士掌握的功法和圣术,恐怕昆仑界的修士早就已经全军覆没。

    若不是,须弥圣僧留下的青色莲子,能够快速恢复修士的伤势,估计昆仑界修士的伤亡会更大。

    九天玄女见众人都失去了战意,只得缓缓放下焚天剑。

    其实,九天玄女也觉得,张若尘说得很有道理,现在昆仑界已经是元气大伤,继续战下去,恐怕老底都要拼光。

    只不过,看见万兆亿燃烧自己的寿元,战死在她的面前;看见一位位昆仑界的修士,倒在血泊之中。她心中的仇恨之火,愤怒之焰,怎么都无法熄灭。

    说到底,昆仑界还远远无法与天堂界抗衡,就算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也不行。

    实力悬殊太大了!

    张若尘走到池昆仑和池孔乐的身旁,看着他们腹部的剑痕,眉头深深一皱,随后盯向佛像的眉心,手掌隔空一抓,向莲子收了回来。

    那枚莲子,彻底失去光泽,呈枯黄色。

    只是微微用力,“啪”的一声,莲子就破碎而开,化为一块块毫无灵性的碎片,洒落在地上。

    “莲子的生命精气,全部都转化到莲花里面。这朵莲花,是不是具有恢复伤势的力量呢?”

    想到此处,张若尘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掌按在莲花上面,调动体内残余不多的圣气注入了进去。随即,莲花中,果然是涌出一股生灵精气,进入池昆仑和池孔乐的体内。

    片刻后,池昆仑和池孔乐腹部的剑伤愈合,赤子剑留在他们体内的邪异力量,也被驱除。

    洛虚来到张若尘的身旁,神情凝重,道:“张若尘,昆仑界有十几位圣者伤得相当严重,即便是吞服疗伤圣丹,也没有好转,要不你也救救他们……你怎么了?”

    张若尘的身体,笔直向前倒去。

    此时,苏醒过来的池孔乐,刚刚站起身,就站在张若尘的对面,连忙向前跨出一步,撑扶住他,相当紧张的道:“张……张……你……你怎么了?”

    昆仑界的修士,全部都吓了一跳。

    只见,张若尘的眉头紧锁,脸色相当苍白,连站立的力气都已经没有。

    先前还大杀四方,吓得天堂界诸王夺路就逃的张若尘,怎么突然变得如此虚弱?

    天下哪里有无缘无故的强大力量?

    其实,掌控莲花,引动须弥圣僧留下的空间铭纹,施展出空间力量,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极其消耗圣气。

    更加消耗的,则是精神力。

    一位神,留下的铭纹,哪有那么容易控制?

    先前,虽然只是引动了空间铭纹一个呼吸的时间,却透支了张若尘的精神力。只不过,张若尘一直在强撑,才吓跑了天堂界的诸王。

    张若尘为了救池昆仑和池孔乐,又强行催动了一次莲花。

    如此一来,他再也坚持不住。

    食圣花、小黑、邪成子、真妙立即冲过来,生怕池孔乐出手杀了张若尘,从她的手中,将张若尘抢走,抬进了一间古庙。

    食圣花站在古庙外,居高临下扫视昆仑界的一众修士,道:“从现在开始,这座庙宇就是禁地,谁敢踏入一步,杀无赦。”

    庙中。

    小黑伸出一只爪子,按在张若尘的手腕,探查了一番,道:“原来是精神力损耗过度,还好,还好。”

    “哧哧。”

    小黑的精神力极其强大,调动其中一部分,打向张若尘的心口,注入进他的圣心。

    真妙的目光,盯着张若尘手中的莲花,不停舔着嘴唇,犹豫了半晌,悄悄伸出一只小手,就想将它偷走。

    突然,张若尘的五指一紧,手臂抬了起来,目光向真妙盯了过去,道:“你想干什么?”

    真妙的手停在半空,微微怔了怔,道:“不干什么啊,贫道只是想要仔细看看这件天地奇宝,没有别的心思,修道者怎么可能贪恋这些俗物,俗得很,俗不可耐。”

    说完这话,真妙立即转过身,低声嘀咕:“怎么这么快就清醒了过来,我的动作,还是慢了一些。”

    张若尘的大脑极其刺痛,眼前视线昏暗,身体也是格外虚弱。不过,他却不得不强行支撑意识,让自己保持清醒状态,还有一些重要的事,必须要吩咐下去。

    “这一战,大批天堂界圣王陨落,必定是遗落下许多珍贵宝物。邪成子,你和魔音,立即赶去收取。记住,在收取的时候,尽量不要与昆仑界的修士发生冲突。”

    紧接着,张若尘取出一颗黑色魂灵圆球,交给了小黑,道:“易皇邪灵吸收了公子衍的圣魂,实力大增,已经可以与九步圣王叫板。我掌握的这颗魂灵圆球,现在,恐怕只占它所有魂力的五分之一,最多只能牵制它,已经无法杀死它。”

    “小黑,你和真妙,携带这颗魂灵圆球,去将它镇压。若是它敢逃,直接杀了它。除非它自愿分出一半的魂力,才能将它带回来。”

    小黑问道:“我们都走了,你怎么办?你现在的状态……”

    “放心,虽然昆仑界的一些修士,很想索要我手中的那朵莲花,甚至想要取我的性命。但是,大师兄和白黎公主都在此地,他们必定会护我周全。”张若尘道。

    小黑、真妙、邪成子、食圣花,相继冲出古庙,消失在夜幕之中。

    独自留在庙中的张若尘,垂下了头,沉默了许久,才是开口说道:“你是来杀我的?”

    一道娇小的人影,从古庙的顶部飞跃下来,出现到张若尘的面前,有些吃惊的道:“你是怎么发现我?你的精神力……不是透支了吗……”

    这道娇小的人影,正是与张若尘有着七分相像的池孔乐。

    铜灯下,她的影子,被拉得很长,俏脸则是散发出一层莹白的光华,手持一柄圣剑,像是一个用圣玉雕琢成的小剑仙。

    张若尘笑了笑:“你的身上,应该是佩戴有佛帝炼制的佛珠吧?佛珠,可以掩盖你身上的一切气息,就连小黑他们都被瞒过。但是佛帝佛珠,相互之间却有感应。”

    张若尘抬起手臂,露出连成一串的十颗佛珠。

    池孔乐的脖子上,戴着一根银色丝线,提起丝线,藏在圣衣下方的五颗圆润洁白的佛珠,便是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张若尘道:“我体内的圣气几乎消耗殆尽,就连精神力也都几乎是透支,现在相当虚弱。你只需一剑,就能杀死……我……”

    蓦地,张若尘的双眼,猛的一凝,死死的盯着,挂在池孔乐脖子上的五颗佛珠。

    确切的说,应该是五颗佛珠之间的那枚玉佩,“燕子”形状的玉佩。

    “燕子佩!”

    那枚玉佩,犹如磁石一般,吸引着张若尘的眼睛。

    张若尘的眼神,变得无比复杂,撑着虚弱的身体,缓缓站了起来。

    池孔乐微微一愣,道:“你怎么知道它叫燕子佩?”

    “我不仅知道它是燕子佩,还知道燕子佩本是一对。”

    张若尘走在池孔乐的身旁,手指捏着燕子佩,苦涩的笑了起来,双眼竟是有些湿润,像是在追忆着什么。

    他的脑海中,响起了八百年前,一位少年调笑的声音:“赠卿燕子佩,白首不相离。瑶瑶,你可别弄丢,这对玉佩来历非凡,成双成对,算是我们的定情信物了!”

    紧接着,一位少女的声音响起:“送君造化剑,生死永相依。尘哥,接住了!你手中的那柄剑,与我手中的这柄剑,都是使用造化神铁炼制出来,乃是天生的一双。我们继续练剑,使用这两柄剑,说不一定能够让两仪阴阳剑阵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本章完)万古神帝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