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这下误会大了(一更)
    霍瑶光也觉得很委屈呀。

    她是为了救人,好吧?

    所以父亲你那种眼神看着我,到底是什么意思?

    霍瑶光也毫不退怯地瞪了回去,然后直接给他下命令,“扶住母亲的头,千万不要让她随便动。”

    霍良城,“……”

    她都这样了,还怎么动?

    “一会儿施针的时候,她有可能会醒的。”

    霍良城愣了一下,想到之前穆远宜的那种痛苦,立马也就明白了。

    给穆远宜解蛊,得一步一步来。

    在此之前,要先将蛊虫引到她的胳膊上。

    因为头部的血管儿太多,霍瑶光担心会伤了她的脑子。虽然,现在的穆远宜,智商已经跟小孩子没什么差别了。

    “摁住她!”

    针灸进行到一半,就感觉到了穆远宜要醒过来了。

    霍瑶光果断地下了命令,手上的动作,也更快了。

    因为霍瑶光注意到,那红色的‘疤痕’只要一挪动,母亲的身体就会有轻微的抽搐,到了后面,身体上的反应就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明显了。

    所以说,霍瑶光已经确定这蛊虫就是带给母亲巨大痛苦的根源了。

    只要它们移动,母亲就会格外地痛苦。

    而当霍瑶光盯着这那两条红色的‘疤痕’看的时候,才终于确定,这根本就不是两条将蛊虫,而是蛊虫排列成了两条线。

    一个时辰之后,所有的蛊虫已经移动到了穆远宜的左臂上。

    霍瑶光看着这一大片的红斑,眸光微闪。

    中途穆远宜醒过过来之后,又晕死过去了两次。

    霍瑶光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想像是难以想像,这么多年,母亲到底是如何坚持地活到了现在的。

    穆远宜还在昏睡着,她的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打湿了。

    额头的头上湿㳠㳠地贴在她的皮肤上,因为太过虚弱,脸色苍白,那银色与皮肤,甚至都要分不出来了。

    霍瑶光抬手抹了一下额头上的细汗,“若是换了一个壮年男子,我倒是可以一次性地将蛊虫给逼出来。可是母亲的身体太虚弱了。不太可能做到。”

    “那怎么办?”

    “先这样吧。让母亲休息一下。”霍瑶光说着,已经看向了严老。

    “你有什么话就直接吩咐。”

    “好。”霍瑶光报了几种药草的名字,让他找来,然后放在香炉里烧。并且一再叮嘱,母亲不可以踏出这间屋子。

    “瑶光,你这是做什么?”

    “母亲体内的蛊虫太过活跃了。有了这几味药,可以让它们暂时地安静下来。这样,至少母亲不会再痛苦,让她缓两天之后,再将蛊虫逼出来。”

    到时候,蛊虫破体而出,将更为痛苦!

    “瑶光,你说这些红色的斑点就是那些蛊虫?”

    “是。”

    “直接放血不行吗?”

    霍瑶光摇头,哪有那么简单?

    “一旦有了伤口,就会惊动这些蛊虫,它们就会立马散开,到时候,极有可能分布得母亲全身都是。怎么弄?难道要将母亲的血放干?”

    霍良城这才明白了。

    果然,隔行如隔山。

    看着简单,实际上,另有乾坤。

    “父亲,今天晚上我就留在这里。若是母亲身体有什么不适,我能及时地发现。”

    “也好。为父也留下。”

    这种事情,霍良城来安排,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看着床上的人,霍良城的心底微动。

    虽然蛊虫已经从她的脸上移开了,可是她的容貌并没有完全地恢复。

    用霍瑶光的话,至少要两三天之后,她的脸色才能恢复正常。

    而且,因为先前蛊虫一直在她的脸上来吸附,对她的容貌,也是有着一定的损伤的。

    再加上时间过长,穆远宜恢复容貌的可能性,并不大。

    不过,也不至于变成丑八怪。

    只是在脸形上,可能会稍微有些不一样。

    霍良城听闻此事,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若是容貌有变,那么,自己以后也就不必将她藏地太严了。

    “父亲,母亲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一句话,将霍良城问住了。

    长时间的沉默过后,霍良城还是开口了。

    “我有查过,当年你母亲到底是如果中蛊的,可是当我找到她的时候,当年的一些下人,死的死,消失的消失。再想查,已是极难。”

    这一点,霍瑶光倒是深有体会。

    “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幕后黑手,所以,我不敢将你母亲还活着的消息透露出去。无论是在京城,还是在边关,我都带着她。”

    霍瑶光仔细地回忆了一下,这十年间,父亲待在京城的时间,是明显没有在边关多的。

    难道,就是为了保护娘亲?

    也不对,父亲毕竟是朝廷命官,还是得听皇上的。

    “边关战事吃紧,对于我来说,倒是一个极好的机会,所以,当年我才会毛遂自茬,去了边关。在那里,没有人认识你母亲,所有的下人都是在当地新买的,相较而言,她的安全也比在京城更有保障。”

    霍瑶光其实可以想像得出来,父亲为了母亲,做出了多少的努力。

    “可是我不懂医术,寻遍了名医,也没有办法解她身上的蛊毒。正如严老所说,她是毒加蛊,这两者要么一起清除,要么一起留在你母亲的体内。”

    “严老不是说已经解了母亲的毒?”

    “那种毒,是暂时性的。”

    霍瑶光没明白。

    霍良城带她出去,然后让严老讲给她听。

    “这种毒,甚是奇怪。看似是解了,而且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可是每隔上一段时间之后,这种毒就又会来势汹汹,就跟咱们正常人得了风寒一样,总会反复。这也是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霍瑶光拧眉一想,“会不会是有人在重复地给母亲下毒?”

    严老摇头,“这种可能性,我以前也想到过。可是我中间特意有一段时间,严密地限制着她的行踪,以及服侍的下人,可是最终的结果,依然如此。”

    难怪,他之前说母亲的症状会越来越严重。

    原来如此。

    也就是说,每一次毒被清除,又再次袭卷而来的时候,都会让母亲承受更大的痛苦,同时,也会让母亲的脑子,受到更重的影响。

    难怪,昨天严老会说,还不如不解呢。

    “你总共为母亲解了几次毒?”

    严老面有羞愧之色,“三次。”

    霍瑶光紧紧地抿着唇,想到了母亲的那满头白发,又想到了母亲对于医治的那种恐惧,可以想见,当她毒发的同时,又诱导了蛊虫的动作,母亲经历着怎样噬骨的痛苦!

    太可怕了!

    同时,又让霍瑶光的手指一紧,开始无限制地心疼起母亲来了。

    “母亲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

    霍良城点头认同。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穆远宜坚强的话,只怕早就自尽了无数次了。

    据严老所说,最初将人救下来的时候,她满脑子都是想着孩子,一定要看到自己的孩子。

    再后来,她的脑子开始出现问题,虽然不再记起她有几个孩子,甚至是不记得霍流云的模样了,可是,她却在听到了孩子的啼哭声时,还能诱发心底的那抹痛。

    “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她!”

    “父亲,先别说这个了。您就先告诉我,当初您和母亲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梁氏之前会说,您也对不起母亲?”

    霍良城无力地闭了闭眼,似乎是心底有着莫大的懊悔,等着他一字一句地坦白出来。

    严老识相地退出去了。

    “有些事,你既然想知道,我也不瞒你。当年,我初见远宜时,便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她。我发誓一定要娶她为妻,哪怕是终生只守着她一人,我也甘愿。”

    霍良城的眸子里,开始闪烁着点点的亮光。

    “当时你的祖父还健在,他得知我心仪的女子,是穆家的姑娘,也十分高兴。只是,后来当我终于将远宜娶进门之后,才发现,你祖母并不喜欢远宜。”

    说到这里,霍良城苦笑了一声,“不对,不应该说是不喜欢她,而应该说,你祖母是极为厌恶远宜的。”

    “为什么?”

    这一点,其实霍瑶光也早就知道了。

    这也正是她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既然儿媳妇都进门了,她这个婆婆,为什么就不能大度一些呢?

    毕竟儿子是亲生的,而且从门户上来说,当时的母亲,可算得上是低嫁了。

    “后来,我也是根据下人们断断续续的一些描述中才得知,母亲自己出身寒微,远宜的气质高贵,举止优雅,这深深地刺痛了母亲。她觉得只要和远宜在一起,就会将她自己给衬托得一无是处。这让她极为不满。”

    霍瑶光哑然,竟然就是因为这个?

    总感觉这个理由有些不太有底气呀。

    看出霍瑶光不太信的样子,霍良城的眸光微闪,轻笑了一声。

    “其实,当年你祖母就有意让我娶梁氏为妻,只是我不愿意。而且,你祖父也支持我迎娶远宜。最终,在婚事上,还是我自己做了主。”

    原来如此!

    这么一来,似乎是能说地通了。

    “只是婚后不久,我发现远宜常常郁郁寡欢,我问她,她也不肯说。直到后来有一天,我回来地早,才发现母亲竟然在难为她。我才知道,我疼在手心里的妻子,每天都是过着怎样水深火热的日子。”

    “那日,我与母亲起了争执,之后,就带着远宜回到了怡园。父亲后来也得知了此事,责备了母亲一番,也算是为远宜做主了。之后,母亲果然是消停了许多。直到远宜有了身孕,我便彻底地不让她再去母亲那里请安了。”

    霍瑶光只觉得有些无奈。

    这婆媳关系,还真是千古一大难题呢。

    只不过,到了要动手害人这种地步的,这一出,绝对是霍瑶光头一回听说的。

    如果说是真的有利益牵扯,那也就罢了。

    可是偏偏就算是老太太将母亲算计了,也拿不到分文的好处,那么她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只是为了梁氏?为了梁家?

    冷静下来的霍瑶光,还是觉得这个答案有些牵强。

    “那到现在,您也没有查出来,到底是什么人要害母亲吗?”

    其实,霍瑶光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只是,她想听父亲亲口说出来。

    “目前,我只能查到,当年你祖母的确是在催产药里动了手脚,可是我问过了,你祖母只承认当时给她下了让她血崩的药,并不曾下其它的。”

    霍瑶光的眼神一暗,血崩?

    那可是可以让人没命的!

    “您这么说的意思,就是老夫人不算是罪大恶极了?”

    这语气,讽刺意味满满呢。

    霍良城皱眉,“瑶光!再怎么说,她也是你的祖母,我身为人子,总不能弑母吧?”

    这倒是实话。

    不过,霍瑶光的心里仍然是不舒服。

    凭什么一个杀人凶手,就能逍遥法外了?

    甚至还能在府里享受着高床暖枕,而她的母亲却要承受这些苦痛?

    凭什么?

    “但凡是伤害过我母亲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霍良城的身子一僵,他知道,她所说的这些人里面,也包括老夫人。

    “瑶光,我知道就算是我不说,你也已经查到了老夫人那里。我只是希望你能看在她是你亲祖母的份儿上,不要太为难她了。”

    霍瑶光没答应,当然,也没有直接开口拒绝。

    “我母亲这些年承受了多少痛苦,父亲,您觉得就凭她是我的祖母,就可以将一切都摆脱干净了?凭什么?”

    霍良城一时哑口无言。

    “你祖母的身子也不大好,而且梁家也为此付出了代价。”

    “那算什么代价?”

    霍瑶光并不认同这一点。

    在她看来,梁家不过是损失了一些钱财,一些名利而已。

    怎么及得上母亲所承受的苦难?

    “这件事情,我自有计较,您还是别再劝我了。”

    霍良城一噎,看着如今长大的女儿,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

    其实,说了这么多,霍瑶光大致也听明白了。

    只怕当年给母亲下的药,未必就是老夫人所以为的那种。

    那么问题来了,药是从哪儿来的?

    老夫人又有没有经手呢?

    还有,到底有没有人在背后怂恿老夫人,对母亲动手呢?

    霍瑶光越想,越觉得老夫人该死!

    一连几天,霍瑶光都住在庄子上。

    之前施针,对于穆远宜的身体消耗非常大。

    总算是能下床,稍微地活动一下了。

    只是,穆远宜嚷嚷着要出去,霍瑶光是怎么也不肯答应。

    霍良城也是跟着好言相劝,现在穆远宜的脸,已经恢复了一些,至少,比以前好看得多了,不会再吓到人。只是那一头的银发,仍然太过刺眼。

    “瑶光,你母亲这一头银发,可有法子养回来?”

    这样的穆远宜,若是被他带回府去,只怕会引来无数人的偷窥和猜忌。

    这不是霍良城想要的。

    “这个以后再说,先解了母亲体内的毒、蛊毒之后,再说慢慢调理。”

    霍良城一喜,也就是说,有法子了?

    “侯爷,世子爷来了,您看?”

    霍良城一愣,没想到儿子竟然也会找了过来。

    “只有他一个人吗?”

    “还有一位自称是云姑的人。”

    霍瑶光也有些意外,这两人怎么凑到一起的?

    等到两人进了小院儿,就看到父女俩都一脸凝重地等着他们呢。

    “父亲,妹妹,你们两个真地在这里小住呀?”

    霍流云今天回府,听他们说侯爷带着大小姐在庄子上小住,还有些不信。

    可是眼下亲眼看到了,还真觉得意外。

    “我们有正经事要做。”

    “什么正经事?”

    父女俩互看了一眼,都在暗示着彼此,把事情摊开。

    霍流云原本就是个急性子,看到他们两个这样子,立马就皱起了眉,再看向正屋,然后眸光一闪,“父亲,你不会是在外面养了一房外室吧?”

    咳!

    霍瑶光的口水把自己给呛到了。

    噗!

    霍良城险些被气得吐出一口老血来。

    浑小子,那是老子的元配,是你亲娘!

    云姑看到他们这反应,还以为被霍流云说中了,当下就怒气冲冲地指着霍良城开炮了。

    “霍良城,你弄了一个梁氏来祸害我们世子和小姐还不够,还要再弄一个过来吗?”

    ------题外话------

    二更仍然在下午。么么哒!月底了,大家手里如果还有票票,就都砸出来吧。就算是飞雪不上月票榜,也是愿意看着自己的票票多多的,显得银家也是有人爱的呀!羞羞脸。对了,贵女的番外更了。大家可以去看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