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反转加反转!(一更)
    霍瑶光自然知道这些都是按照亲王妃的规制来的,轻易不得更改。

    可是看看那凤冠,这么重,她的头能经得起吗?

    不知不觉间,眼神里便流露出了一抹嫌弃。

    “不就是成个亲嘛,何需弄成这般?这也太夸张了!”

    她此话一出,众人全都愣住了。

    有吃惊的,有想笑的,还有无比嫉妒的。

    明明这么华丽,竟然还说这种话,这是故意在刺激她们吧?

    其实,她们还真是冤枉了霍瑶光。

    霍瑶瑜笑着走过来两步,“长姐,你这样说话,可是很容易给自己树敌的!”

    霍瑶光翻了个白眼儿,丝毫不在意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长姐,您这是觉得王爷对您太爱重了吗?”

    霍瑶琳也靠了过来,然后掩唇轻笑。

    霍瑶光看着她们两个一人一句地来调侃自己,抬手揉了揉眉心,似乎是有些无奈,“你们两个若是羡慕,等你们大婚的时候,我也给你们每人准备一顶这么重的凤冠!”

    众人轻笑。

    宋氏也注意到了霍瑶光的重点是凤冠太重了,而不是这凤冠太华丽了。

    从这一句话里,就能听出来霍瑶光是真心不是那种将富贵看得很重的人。

    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有一抹身影悄悄地凑了过来。

    眼神落在了那些眩目的凤冠霞帔上,上面的珠宝无数,东珠更是她从未见过的圆润饱满。再看看被围在了中间的霍瑶光,是何等的荣耀,何等的风光?

    女子趁人不注意,再次悄声地退了出去。

    一步步地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整个人看上去,都是颓废不堪。

    不知不觉间,花小莲的眼泪扑漱漱地往下掉。

    原以为到了京城,进了武宁侯府,她的好日子就来了。

    可是没想到,到头来,竟然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花芯看到她回来,连忙迎上去,“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花小莲轻轻地摇头,能说什么?

    说她看到了霍瑶光的嫁衣,所以羡慕了?嫉妒了?

    如果她当初没有想要高攀上武宁侯的意思,是不是,今日也就不会如此了?

    花芯看着小姐垂泪,亦是无奈,为了不让下人们看笑话,迅速地将小姐拉进了屋子。

    “奴婢去给您打盆水来,先好好地洗把脸。”

    入夜,花小莲却睡得极不安稳。

    睡梦中,总会出现自己嫁给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做继室,或者是嫁给一个贫寒不堪的穷人为妻。

    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

    呼!

    终于,再次做梦时,她惊醒了。

    花小莲一抹额头,出了薄薄一层汗。

    “来人,掌灯!”

    只是,话落,却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

    花小莲微微皱眉,“芯儿?”

    刚刚掀了被子下床,就看到有了灯光。

    只是,当她抬头的一瞬间,顿时魂不附体。

    “你是什么人?”

    “不想死的话,就闭嘴!”

    花小莲吓得抱住了一旁的床柱子,一脸戒备地看着来人。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来人一身黑,除了两只眼睛之外,根本就什么也看不出来,甚至,连他是男是女,都看不出来。

    “怕什么?你如今夜不能安枕,还不是因为你自己觉得前途未明?”

    “你,你怎么知道?”

    “你现在还在自艾自怜?”

    花小莲总觉得这个人的语气有些古怪,而且,说话的声音,分明就是经过了伪装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

    “来帮你的人。”

    花小莲眯眼,“你以为我会信你?”

    经过了上次霍瑶玥的事,现在的花小莲显然已经不会再轻易地相信任何人了。

    特别是眼前之人,根本就不知道是何来历。

    “我只问你,你想不想在京城站稳脚跟?”

    花小莲微怔,她当然想了!

    可问题是,现在她的婚事都不知道在哪儿,如何站稳脚跟?

    武宁侯府虽然待她仍同以往,可是很明显,府上的这些姑娘们,都已经不愿意再与她亲近了。

    想想自己曾经做过的事,如果不是因为无家可归,她也不会再厚着脸皮留下来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也不知道你当初是哪根筋搭错了,武宁侯府有着堂堂的世子你不知道去巴结,竟然想着嫁给武宁侯那个老家伙,你是脑残了吗?”

    被人这般鄙视,花小莲气得一口血呕在心口处,快要晕过去一般。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只要你能巴上霍流云,无论是妻是妾,你总会有好日子过。这武宁侯府的富贵,总不会离你而去的。你看看二房三房,明明不是侯府的人,不一样过着富贵生活吗?”

    这话,乍一听很有道理呀。

    只是,花小莲不会再轻易地相信别人了。

    若是再被人害一次,她真地就不用再活在武宁侯府了。

    她自己就没那个脸!

    “你自己想想清楚吧。只要你能让霍流云对你上心,你自然就会有机会的。”

    “可是,可是霍瑶光不可能答应的。”

    “她很快就要出嫁了。怎么可能会一直住在侯府?你的机会不是就来了?”

    “可是流云世子也并不常回来。”

    “正是因为如此,只要他一回来,你就更要抓住在他面前露脸的机会。”

    花小莲一怔,随后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在按照对方的思路走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只要想清楚,你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如果没有我,你是根本就不可能得到的!”

    话落,黑衣人转身,花小莲还没有看清楚她的动作,人就已经消失了。

    花小莲两腿一软,直接坐到了床上。

    再一回过味来,浑身都湿透了。

    那个人看着瘦弱,可是给她的压力太大了。

    怎么办?

    若是再走错一步,她是不是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要不要去找霍瑶光把事情坦白?

    可是一想到了那人的威胁,她又担心,一旦说了之后,她可能连活都活不下去了。

    那人能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里,想要在夜里要了她的命,又岂会很难?

    花小莲吓得脸色泛白。

    从来没有想到,来到京城,竟然是这般地危险。

    当初只料到了京城的繁华,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这里面还会有种种的利益关系。

    第二天晚上,那个黑衣人又来了,这一次,他给了花小莲一只小瓶子。

    “这里面的东西,可以助你成为霍流云的人,你自己可以把握好机会。如果不出意料的话,明天晚上,霍流云就会回来的。只要你们成就了好事,就算是霍瑶光也拦不住。”

    花小莲的脸色煞白,手指也跟着哆嗦了起来。

    “你,你怎么可以?”

    到底还是受到过严苛的教导的。

    女子的礼仪廉耻,她还是知道的。

    孰料,黑衣人竟然怪笑了两声,声音男女莫辩,“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天仙般的人物了?如果不用这等手法,你要如何攀上霍流云?还是你以为,凭你的身分,还能成为霍流云的正妻了?”

    一字一句,都似乎是在拿着刀往霍瑶光的心窝子上戳。

    紧紧地攥着那个小瓶子,眼神慌乱中又似乎是有些决绝。

    黑衣人看罢,微微点头,眸底闪现一抹满意之色。

    “你放心,只要你能成为霍流云身边的女人,将来的好日子,自然不会少了。而且,霍流云尚未娶正妻,只要你自己有手段,能先一步生下庶长子,你在武宁侯府的地位,就是谁也无法撼动的了。”

    “我凭什么信你?谁知道这会不会是剧毒之物?”

    “你若是不信,大可以不用。我若是想要杀了霍流云,还会借你的手?”

    这话,倒是将花小莲给噎地没反应了。

    她总觉得这个黑衣人很有本事。

    自己手上的药,或许真地并非是什么致命之物。

    “你放心,我的本意是让你来控制住霍流云,若是想杀他,我早就动手了。”

    花小莲一时也摸不准,这话是否可信,只是低着头,不出声。

    “记住,明天晚上就是你最后的机会,若是你不能成事,那就等着我来收你的性命吧!”

    花小莲吓了一跳,身子一颤的画面,让黑衣人满意地走了。

    这一晚,花小莲都没睡着。

    第二天后晌,霍流云果然回来了。

    花小莲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的。

    他是怎么知道霍流云会回来的?

    花小莲现在基本上都是深居简出。

    一来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处境,二来,也是不想再出去遭受别人的有色眼神。

    晚上,霍流云从水云居出来,转了个弯之后,就正好遇到了花小莲主仆俩。

    “给世子请安。”

    霍流云一看是她,也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世子请留步。”

    眼见霍流云要走,花小莲无奈,只得上前一步,急切地将人叫住。

    “有事?”

    花小莲苦笑,自然是能听得出来,自己是不受待见的。

    “世子,昨天有人给我送了封信,说是知道大小姐的秘密,可以让大小姐万劫不复。”

    霍流云猛然转身,大步近前,声音拔高,“你说什么?”

    花小莲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回世子,不是我说的,是有人给我送了一封信,言词间提到了大小姐。我现在,也正是准备去将这个消息告知大小姐的。只是,因为正巧遇到了世子,所以才会先一步说了。”

    “当真?”

    “不敢欺瞒世子。”

    花小莲连忙低头,不敢与其对视。

    “信呢?”

    “在我的屋子里,世子若是想看,我这就回去取。”

    霍流云拧眉,眸光阴沉,“走吧。”

    “是。”

    花小莲看到霍流云在前面走,连忙转头给花芯使了一个眼色。

    很快,花芯就走到了前面,一路小跑着给引路。

    事实上,霍流云还真不知道花小莲住在哪个院子。

    再说了,他时回侯府少,进后院儿的时候就更少了。

    这会儿就算是让他找,他也是找不到花小莲的住处的。

    很快,三人进了屋。

    约莫有一刻钟之后,屋子里黑了灯。

    再然后,似乎是有一些不可描述的声音,自屋内传了出来。

    花芯正准备开口叫人,然后把事情闹大的时候,后颈处一痛,晕了过去。

    黑衣人走了出来,站到门前,正要推门之时,听到了屋内的声音不对。

    “啊!”

    似乎是一声女子的低呼。

    显然是发生了什么不在意料之中的事。

    黑衣人的眸底带有一丝笑意,无比自信地推门而入。

    只见花小莲手上还拿着火折子,看样子,这屋子里的灯烛,也是刚刚被她点亮。

    黑衣人看到花小莲的衣裳不整,不过,却并没有到了那一步。

    “怎么回事?你给我的到底是什么?”

    黑衣人哼了一声,根本就不理会她,径自到了床前。

    看着霍流云脸上泛着乌黑色,顿时大喜,“做地不错!霍流云,要怪,就怪你不该姓霍!”

    说话间,抬手高举,手上已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花小莲似乎是被吓住了,“你要做什么?”

    黑衣人不理会她,直接就向霍流云的心口刺了下去。

    电光火石之间,霍流云突然就睁开了眼睛,那一瞬间,倒是将黑衣人给吓得不轻。

    砰!

    霍流云趁着黑衣人分神,直接就一脚踢了出去。

    黑衣人还未站稳身形,霍流云已经再次冲到了他的面前,一拳就打中了他的面部,然后再狠狠地撞在门板上,摔了出去。

    黑衣人就地一滚,正要逃,就看到四面八方都是火把。

    显然已经被包围了。

    黑衣人的眸底一紧,狠狠地瞪向了花小莲,“你出卖我?”

    花小莲似乎是被他的眼神吓到,向后缩了一下,“我没有。是你自己心术不正,何来怨我?”

    黑衣人怒极,二话不说,就直接开打了。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惊动了阖府上下。

    等到黑衣人被霍流云一脚踢翻,再被狠狠地踩到了胸口上时,黑衣人已然是动弹不得了。

    霍流云哼了一声,“我倒要看看,你是哪路的邪祟!”

    霍流云伸手就要去揭黑衣人的面巾,而霍瑶光此时则是刚刚进入院门。

    “大哥小心!”

    可惜了,霍瑶光刚刚才喊出来,霍流云的手已经触碰到了他的面巾,就在这一瞬间,异变突生!

    面巾被扯下,露出一张被毁了容的脸,而男子几乎就是在他动手的一瞬间,已然服毒自尽。

    霍流云看到男人的嘴角有黑色的血溢出,一时有些气闷。

    “好不容易将人揪住了,没想到却又让他给自尽了。”

    霍瑶光则是迅速地跑了过来,看了一眼地上的死尸之后,再将注意力放在了霍流云的左手上。

    刚刚,就是用那只手去揭的男人的面巾。

    “哥哥,你的手!”

    霍流云微怔,低头一瞧,顿时大惊。

    只见霍流云的手指已经开始出现乌青色了,而且,用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快速地向上蔓延着乌青色。

    霍瑶光大惊之下,连忙先带他去了水云居。

    霍瑶光解毒的家当都是现成的。

    等到于氏等人赶过来的时候,霍瑶光已经开始为他解毒了。

    花小莲也跟过来了。

    倒不是她担心霍流云,主要是她的院子里刚刚出了那种事,她是绝对不敢再回去了。

    宋氏看到花小莲的脸色苍白,联想到了晚上发生的事,便细声地安慰了她几句。

    “瑶光,怎么样了?”

    此时,霍瑶光已经收了针。

    “应该没有大碍了,再用些药,应该就没事了。”

    霍瑶光说完,示意青苹去抓药,然后到一旁洗了洗手。

    看了一眼缩在角落里的花小莲,霍瑶光的眸光微闪。

    其实,她今天已经表现地很错了。

    当真是让她觉得很勇敢。

    当然,她更没想到的是,花小莲竟然会将这件事情透露给她。

    无论如何,今晚的事情,都要谢谢她。

    如果自己事先不知情的话,那哥哥是一定会着了人家的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