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竟然背着我看别的男人(二更)
    古砚退出到书房外,事实上,他也看不懂,主子和那位百里公子之间,到底是敌是友了?

    若说是敌,可是他却又将这么重要的消息透露给了主子。

    可若说是友,两人分明每次见面,都是剑拔弩张,今天不曾动手,已经是格外地让人吃惊了。

    再说了,既然牵扯到了那位雪姬姑娘,只怕主子和那里百里公子之间,是很难再和平相处了。

    “王妃呢?”

    “回主子,王妃去麒麟院了。”

    楚阳点点头,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儿之后,也去了麒麟院。

    “明日带你出去走走。”楚阳摇着霍瑶光站在阁楼上,看着底下的那些糙汉子们训练。

    “去哪儿?”

    “去看戏。”

    次日,霍瑶光站在了街角,看着眼前这戏剧性的一幕,真心不知道是该拍好叫好,还是为了付夫人的胡搅蛮缠而头疼了。

    赵颜颜进宫的途中,被付夫人给冲出来拦住了。

    接下来,便是一出好戏了!

    付夫人先是怒斥赵颜颜是红颜祸水,是她自己不知检点,才会引得自己的儿子发狂。

    事后,他们为了保全赵颜颜的名声,竟然将自己的儿子给杀了,付夫人字字句句,就恍若亲眼所见一般。

    霍瑶光以手支了下巴,“她怎么会描述地这么详尽?你做的?”

    楚阳神秘一笑,“娘子,为夫可是好人呢。”

    霍瑶光回他一记大大的白眼儿。

    好人?

    好人堆里挑出来的吧?

    这人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竟然能说自己是好人!

    楚阳看着霍瑶光白净的小脸儿,想到了昨晚被她从床上给踹下来,小腹处顿时又是一阵灼热。

    明明自己都说地很清楚了,为什么她还是不肯和自己更近一步呢?

    顾虑什么?

    他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如果说她心里头没有自己,又怎么会从一开始就允许自己对她做那些十分亲密之事?

    楚阳怎么也搞不懂,自己的这个小媳妇儿到底在想什么。

    两人站在街角的茶坊二楼,看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的热闹。

    霍瑶光呵呵一笑,“我倒是头一次见识到这位付夫人的真实战斗力,还真是服了!”

    论起胡搅蛮缠,撒泼耍横,这位付夫人当属第一人了。

    不过,也是因为丧子之痛对她的打击太大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暴发力吧?

    真的是什么名声形象也不要了。

    一心只想为自己的儿子讨回一个公道。

    这样的作派,倒是让人有些感慨。

    不管怎么说,一个母亲,能为了自己的儿子做到这一步,还真的是让人敬佩的。

    “走吧。”

    戏落幕了,霍瑶光也觉得没有必要继续留下来了。

    付夫人已经被付家的人带回去了,而赵颜颜始终不曾露面。

    只怕这个时候,这位京城的第一才女,已经有了一种羞愤欲死的想法了。

    被人当街堵住,这么堪堪地骂了半个时辰,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

    身为名门贵女,被人当街这般辱骂,若是换了别的女子,只怕是早就受不了了。

    可是偏偏是赵颜颜。

    霍瑶光对这位一直不曾出声,也不曾露面的赵颜颜,倒是又多了几分的好奇。

    那个看起来柔弱温顺的姑娘,只怕,也并非如表面上看到的那样。

    有趣!

    这京城的水,还真是够深的。

    “别跟着我!”

    一回到静王府,霍瑶光扔下这么一句,就直奔星璃院了。

    楚阳愣住,嘴角微抽,他这是有多讨人厌?

    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哄了她那么半天,最后也还是没有得逞,这丫头到底在想些什么?

    楚阳不是没想过霸王硬上弓,可是依霍瑶光的性子,过后一定能气得杀了他。

    所以,这个险,不能冒。

    楚阳开始唉声叹气了。

    直到后来李远舟过来,无意说了一句,“酒能乱性。”于是,我们的楚爷真相了!

    当天晚上,便让人备了一桌的好酒好菜,都是霍瑶光最喜欢的口味。

    “瑶光,来,尝尝看,这可是皇上御赐的酒,平时可是喝不到的。”

    霍瑶光原本想要拒绝的,可是这酒香一飘出来,就勾起了她的馋虫。

    楚阳的心里其实也没底。

    不知道李远舟说的事儿到底能不能成。

    霍瑶光喝了两杯之后,就阻止楚阳继续倒了。

    “不喝了。再喝就醉了。”

    一听到这个,楚阳的表情亮了,“怎么会?这种酒哪有那么容易就醉人的?再喝一杯。”

    霍瑶光摇头,“真的不能再喝了。你平时好像不会劝我喝酒呀,今天这是怎么了?”

    楚阳一噎,好意思说他其实是想把人灌醉吗?

    “那个,今天不是看到了赵颜颜被人堵吗?心里高兴,你不高兴?”

    霍瑶光眨眨眼,总觉得今天的楚阳好像是有些不一样。

    不管楚阳说什么,反正霍瑶光是不肯再接着喝了。

    于是,我们聪明的楚爷,灵机一动,她不喝,那就换他来喝醉吧!

    一个喝醉了,总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的。

    到时候,万一她真的生气了,自己只说是喝醉了,什么也不知道,一定就可以搪塞过去的。

    艾玛,自己简直就是太聪明了!

    楚阳十分骄傲地称赞了自己一把,然后就准备继续喝。

    “楚阳,你今天怎么看起来怪怪的?”

    楚阳自顾自地倒酒,“有吗?我只是看到赵家人吃瘪,高兴而已。”

    这个理由,貌似没有问题。

    于是,在霍瑶光不太理解的目光中,楚阳华丽丽地喝多了。

    当然,到底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了,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霍瑶光扶着他一起进了寝室,楚阳到底是男子,身子太重了。

    两人刚到了床边,楚阳就大手转到了她腰间,然后双眼迷离地看着她,“瑶光,我们洞房吧!”

    霍瑶光一怔,随后身子微僵,就连表情也是有些尴尬了起来。

    眼下看他这样子,倒真地像是喝醉了。

    轻轻将手背到身后想要解开他环在腰间的手臂,可不料她才一动,他就猛地将手收的更紧。

    呼吸间都是她身上淡淡的药香,让楚阳本就不算清明的大脑变得愈发昏沉,神色迷离,“瑶光,可以吗?”

    “……你喝醉了。”

    楚阳则是没有再给她更多的时间反应,直接身子一转,就将人压到了床上。

    霍瑶光推了两下,却发现根本就推不动。

    而且,她的两条腿,也被对方给压制地死死的。

    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真地醉了?

    霍瑶光真地已经开始怀疑了。

    “楚阳,你起开!”

    “不要,我们要洞房!呵呵,我们是夫妻了,就应该可以做夫妻间的事情了,听他们说,很舒服的。”

    霍瑶光“……”

    这话怎么接?

    “楚阳,你先起来,要不要先去沐浴?”

    楚阳的身子一顿,然后一脸期待地看着她,“一起去沐浴吗?”

    怎么可能?

    霍瑶光直接否定了他的这个提议。

    楚阳似乎是有些的失望,黑眸紧紧的盯着她,抬手轻抚上了她的面庞,“瑶光,你好美!”

    霍瑶光只觉得跟喝醉了酒的男人,果然是没有办法交流的。

    说什么都好像是不在一个频道上。

    “楚阳,你先起来,你不想去沐浴,可是我还要去的。好不好?”

    没办法,只能温言细语地轻哄了。

    楚阳的眼睛迷濛中闪过一抹狡黠,快地连霍瑶光都不曾看清楚。

    “好呀,我陪你一起去沐浴好不好?”

    霍瑶光觉得一口老血卡在了自己的喉咙里,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不好!”

    楚阳的身子一僵,然后表情一下子变得委屈了起来,“瑶光,我说什么你都拒绝,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霍瑶光无语望天,她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他的话了?

    这个表情,更加地刺激了楚阳,当下,搂着她细腰的力度就更大了一些。

    “瑶光,你的样子告诉我,你一点儿也不喜欢我吗?”

    “没有的事,你想多了。”霍瑶光试图让他安静下来。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们一起睡觉,好不好?”

    听他不再说要洞房的事了,霍瑶光忙不迭的点头,只盼着他是真地能倒头就睡,然后,她自己却是紧张的直咽口水。

    平时的楚阳动心起念就够可怕的了,更何况现在的他还喝醉了。

    一想到之前他对自己做的那些无羞耻的事情,霍瑶光的脸就要红透了。

    如果真地再被他随心所欲,那自己真地就是没有活路了。

    一个喝醉了的人,那是完全没有理智可言的。

    所以,霍瑶光现在只能是先顺着他说,然后再试图逃离他的魔掌。

    只是,她显然是低估了楚阳的不要脸程度!

    连装醉这种事情他都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楚阳如何会不知道身下的女人在想些什么?

    手臂微松了一些,“我好热!瑶光,帮我宽衣好不好?”

    听着他像是小孩子撒娇一样的语气,霍瑶光怎么可能会拒绝?

    事实上,也真的是被他这伪装的表情,给骗过了。

    解开他的腰带,楚阳的外袍早就不知道被脱到哪里去了。

    霍瑶光心思淡定地一直帮他脱得只剩了里衣。

    应该可以了吗?

    平时,也是这样的。

    “不要,我好热。脱掉!”

    霍瑶光无奈,只好将他的上衣也一并脱了。

    露出他精壮的上半身,一时,倒是让霍瑶光有些发怔。

    事实上,这不是她第一次看到楚阳**的上半身,但到底情况有些特殊,她很难说服自己像平时那样淡定。

    楚阳因为常年习武,身体看起来消瘦,可是实际上身上却是很有料的。

    至少,眼前这八块儿精壮的腹肌,是做不得假的。

    充满力量和美感的男性身躯尽在咫尺,让霍瑶光忍不住紧紧闭上双眼,索性眼不见心不烦。

    若是搁在以往,霍瑶光可能会觉得这简直就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图!

    可是现在,她只想着如何逃离这暧昧又高温的地方。

    特别是,她一点儿也不想再被楚阳掌控。

    总觉得,她自己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某人给吃干抹净了。

    也就是在给他脱掉上衣之后,霍瑶光哄着他,让他躺在床上,别再闹腾了。

    偶尔指腹不经意间划过他的肌肤,她都能感觉到楚阳的身子猛地一僵。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份感知,让霍瑶光意识到,这个男人,极有可能是在装醉呢!

    当下,霍瑶光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逃离这个禽兽的魔掌。

    可惜了,事与愿违。

    就在她这个逃跑的念头刚刚升起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楚阳给察觉到了。

    大手一个用力,霍瑶光就被他拽地趴到了他的身上。

    楚阳笑眯眯地看着她,“娘子好主动哦,良辰美景,为夫也不能辜负了娘子的这份热情才是。”

    辜负你妹哦!

    霍瑶光气得想要爆粗口。

    “你竟然敢算计我?”

    楚阳笑得贼兮兮的,此时的脸上,哪里还有先前的那种醉酒的样子?

    “瑶光,我问过了,我们可以同房的。”

    霍瑶光的脸一红,恶狠狠地瞪着他,“我现在不是在跟你讨论这个!”

    楚阳的大手可是没闲着,没几下就已经探入了她的衣裙之内。

    乍一传来的滚烫触感,让霍瑶光的呼吸一滞,下意识就想要低吟一声。

    好在,忍住了。

    “楚阳,你在摸哪里?”这一句,几乎是咬着牙在质问了。

    楚阳的心情似乎是很不错,挑眉,痞笑道,“那,娘子说摸哪里,我就摸哪里,好不好?”

    霍瑶光只觉得欲哭无泪。

    跟一个精虫上脑的男人好像是完全没有办法沟通了。

    “瑶光,我们都已经成亲了,你放心,我会用药,在你的身体状况不明朗之前,一定不会让你要孩子的。”

    霍瑶光的身子微顿,只是,也只有那么一下下的时间而已。

    “你快松开我。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瑶光,我已经憋了好久了,再憋下去,要出事的。”

    这话听起来太过暧昧了。

    霍瑶光的耳根不由得就红了。

    “松开!”

    “不!”这一次,楚阳的回答也很坚决。

    “瑶光,我们是夫妻,有趣的事情,我们自然是要一起做才更有意思呀。”

    把夫妻亲热能说成这样,普天之下,估计也就只有一个楚阳能做到了。

    霍瑶光还要再拒绝,却突然觉得眼前一晃,整个人的世界颠倒了过来。

    裸着上半身的楚阳,已经压在了她的身上。

    霍瑶光还没有完全地适应,几乎是在她的头刚刚挨在床的那一瞬间,楚阳热烈的吻就如狂风暴雨一般,席卷而来。

    霍瑶光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人扼住一般,想叫,却又叫不出来。

    楚阳细密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上、脸颊上,脖颈上,甚至,转移到了她饱满又小巧的耳垂上。

    霍瑶光的身子一阵颤栗,楚阳立马就察觉到了。

    “原来,瑶光喜欢我亲吻这里呀。”

    霍瑶光的脸一下子充血一般,简直就是不要太羞耻了!

    “楚阳,不可以。”

    “为什么?”

    楚阳的身体已经有了反应。

    成亲这么久,之前每一次都放过她了,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委屈自己了。

    名正言顺的夫妻,竟然还不能做一些名正言顺的事儿了!

    想想就觉得憋屈!

    霍瑶光不是第一次感觉到他浑身紧绷了,很明显,他现在也是忍得辛苦。

    其实,霍瑶光也没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只是,以前的一个心理阴影,让她对这种事情,有一个极为不好的认知。

    看得出来,她的表情有些古怪,似乎是有些害怕,还有一些厌恶。

    “瑶光?”楚阳的声音微低,似乎是生怕吓到她一样。

    “我,我以前见到过别人做这种事情,好像,好像那个女的很疼,而且男的也并不舒服。”

    其实,霍瑶光也知道,这种事情,第一次都会疼。

    可是当初的那个画面,始终停留在脑海之中,总会让她有一种下意识的害怕。

    楚阳眯眼,她见过?

    是见过一对男女行那种事?

    那有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

    瞬间,楚阳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好了。

    “你竟然敢背着我偷看别的男人?”阴恻恻的声音响起,霍瑶光觉得自己的处境,似乎是更危险了。

    果然,就算是楚阳这样的聪明人,一旦遇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也总会将关注点弄错。

    他不应该关注霍瑶光为什么这么害怕吗?

    ------题外话------

    你们想不想让楚阳吃肉?想的话。票票拿来!哈哈。我就是这么滴没有节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