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穆家出事了(一更)
    云容极从这里借走了二十多个人。

    直接就说是犯官的家眷,要送过来充当军妓的。

    这种方法,可以说是最容易将那个镇子上的事情弄清楚了。

    因为他们刚好需要在那个镇子上留宿一晚。

    若是查不出来,自然是还有法子再多留两天。

    总之,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

    霍瑶光并没有太去关注那里的动向,有楚阳和云容极操心呢,还轮不着她来跟着烦恼。

    大夏朝是农业大国,想要真正地解决民生上的问题,还得从庄稼上面下手。

    可是对于这方面,霍瑶光实在是知之甚少。

    前世拿枪的时间,可是比拿馒头的时间都要长得多。

    虽然不懂,但是她不耻下问呀。

    倏地,便想到了土豆这种农作物。

    只是,她记得这东西是从欧洲传到中国的,所以,现在,大夏朝还没有这种农作物。

    刚刚冒出来的热情的苗头,就再次被湮灭了下去。

    没办法,总不能真地让她去画饼充饥吧?

    还是现实一些,看看西京这边的乡下,最主要面临的是什么问题再作打算吧。

    况且,就算是他们这里的农业产量不行,只要他们能赚到银子,还是可以从其它的地方购买粮食的。

    并不是只有大夏才种地,也并不是只有地里长出来的东西才能吃。

    实在不行,她就发展一下蓄牧业,指不定,还能另辟奚径呢。

    两天后,百里无情回来了,一脸失望。

    不用问,霍瑶光也知道了他应该是没有找到那半本的寒冰诀。

    “现在这样也挺好,我现在就只是想知道,如果我一直停留在第五重,不再继续修炼了,我可以怀孕生子吗?”

    霍瑶光成亲已经一年有余了,虽然她并不赞成十七八岁便生子,可是能不能生,跟要不要生,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呀。

    百里无情沉默良久,“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我也不敢打包票。”

    霍瑶光翻了个白眼儿,说了等于没说。

    既然如此,还是不要冒险的好。

    霍瑶光想到之前太后给楚阳赐侧妃的事情,以后只怕是有得她头疼了。

    太后不需要说别的,只一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就能让霍瑶光闭了嘴!

    毕竟,在这个时代,女人,就是生育的工具。

    哪怕是她不认同,可是以她一己之力,又能做什么?

    跟整个大夏的文化对抗吗?

    她脑子还没坏。

    所以,这种不明智的事情,她是不会做的。

    “小姐,听闻任公子已经平安抵达京城,还特意派人送了信过来。”

    霍瑶光点点头,大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皇上竟然没有将春闱搁置,倒也是有趣。

    或许是因为现在大夏的文官们损失地厉害,所以,想要急切地来找人补上一批了。

    不管怎样,只要任宁非无事,那就安好。

    因为任宁非要进京赶考,所以,霍瑶光干脆就命王府的侍卫一路护送,连同霍瑶瑜,也一并送回京城了。

    如今,淮安侯府已经没了。

    霍瑶瑜的婚事也已经订下,所以,这个时候,她回侯府,应该是没有大问题了。

    而且,以她的意思,抵京之后,便由三叔和几位兄长出面,将任宁非安置在武宁侯府,倒也能省去不少的麻烦。

    “总算是少了一桩心事。”

    霍瑶光叹了口气,前面的战事看似不是很紧张,可是实际上,整个大夏朝的空气都是特别压抑的。

    楚阳哪怕是回来了,也不可能对于幽州和雍州的事情,置之不理。

    总有一些需要他亲自下达的政令,才有效。

    而这些日子,京西州这边也积攒了不少的政务,可以说楚阳回来之后,就没有真正地休息过。

    不过,唯一让楚阳觉得安慰的是,他可以抱着自己的亲亲媳妇儿一起睡了。

    春闱是在三月,任宁非被安排住在了武宁侯府的客院里。

    除了他自己带的几个下人仆从之后,侯府又给他拨了几个小厮。

    可以说,在武宁侯府,任宁非还是享受到了极为不错的待遇。

    他知道,除了因为他是霍瑶瑜的未婚夫之外,还因为他的家世。

    不管怎样,不需要为一些琐事操心,可一心只读圣贤书了,任宁非还是很高兴的。

    霍凉凉死了之后,老夫人的身体便愈发地不好了。

    常常是连屋门也不出一步的。

    还是宋氏听了霍瑶光的意见,每天都命人扶着老太太在院子里走两步,或者是晒一晒太阳。

    叶兰笙的肚子已经很大了,

    现在大部分的时间,也是只在自己的院子里。

    宋氏为了让她好好养胎,还特意传了话下去,任何人都不得惊扰世子夫人。

    这次霍瑶瑜回来,还给不少人带了信。

    叶兰笙拿到的,除了有霍瑶光写给她的,还有霍流云的亲笔信。

    信中无非就是说他现在一切都好,令她勿念。

    另外,还刻意写了几件稀罕事儿,估计就是想着让她放宽心。

    叶兰笙摸摸自己的肚子。

    现在兄长和夫君都在平乱,心里头总会有那么几分的担忧的。

    每次想他们了,只要翻出这些信件来,总能让她有所慰藉。

    只要他们还平安,哪怕是晚些归来,她也是心安的。

    另一边,楚阳看了李远舟的一封密函之后,半晌不语。

    许久之后,才问道,“王妃呢?”

    古砚不在,小德子连忙应道,“回王爷,王妃殿下在星璃院呢。”

    “去请王妃过来一趟。”

    “是,王爷。”

    霍瑶光正在琢磨着,没有第六重的功法,她这寒冰诀后面该怎么练?

    最近这两个月,她一直都只是苦练招式和速度。

    以前没有内力,倒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弱。

    现在练了一年的内力,这才明白,原来这两者的差别,竟然是如此巨大。

    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功法,没想到,现在又是半途夭折。

    呃,倒也不算是夭折,只是不能再进一步了,总有一种惋惜感和憋屈感。

    明明,以自己的天分,可以更厉害的呀。

    听说楚阳找她,霍瑶光其实还是提不起什么兴致来的。

    总觉得自己现在着实地需要人来安慰。

    至于幽州雍州什么的,跟她有几毛钱的关系?

    她又不是大夏的王,凭什么要让她跟着操心?

    这不公平!

    不过,看到小德子那一脸为难的表情,霍瑶光也不好为难他了。

    瞪了他一眼,“就知道摆这种苦瓜脸给本妃看,你家王爷又欺负你了?”

    小德子立马换上了一张笑脸,“哪儿的事儿!我们王爷人好着呢,宽厚大方,就算是奴才做错了事,王爷也都都是向来宽待,怎么会欺负奴才呢?”

    “行了,我又不会告状,你说句实话我也不会把你怎么样。就他,还宽待?”

    霍瑶光呵呵了一声,这简直就是她来到这里之后听到的最大的一个笑话了。

    到了书房之后,却看到楚阳的脸色很是凝重,不由得心间一紧,难不成,真地是又有大事发生了?

    霍瑶光走过来,“出什么事了?”

    楚阳朝她伸出手,然后一个用力,将人抱进了怀里。

    “楚阳?”霍瑶光皱眉,心底有些不安。

    “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要如何处理,还是要先听听你的意见。”

    “嗯?”

    “之前说过穆家就在幽州的,你忘了?”

    霍瑶光一怔,是呀,她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穆家出事了?”

    “之前齐王作乱,占了幽州,为了他的大计,自然是不会将所有的士族豪绅都给得罪了。不过,他想要拉拢穆家的事实,自然是不容忽视的。”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穆家给齐王提供了十万两白银,你觉得这算不算是大事?”

    霍瑶光一愣,“那种时候,若是不给银子,只怕穆家老小就不保了吧?”

    “听说齐王走的时候,还带走了穆家的一个女儿,现在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霍瑶光,“……”

    这是想要强行将穆家跟齐王扯上关系吗?

    齐王这么做的用意,霍瑶光大概也能猜到一些。

    只是,她不太明白,穆家那样的家族,会在乎一个女儿?

    “我们攻破幽州之后,穆家人始终不曾主动到我面前露头,就算是有所示好,也只是提供了一些伤药和粮食。如今,眼看着我又拿下了雍州,许是觉得齐王命不久矣,便急着来给自己找一条退路了。”

    霍瑶光冷哼一声,“穆家人,我没有什么印象。不过,当年我母亲的事情,穆家也有人曾插手过。只是后来我们来了西京,我也就没有想着再去细查了。”

    最主要的是,她母亲已经平安回来了,有些事情,她便暂时搁下了。

    如今,因为齐王之乱,这穆家又冒出头来了,倒不能再继续置之不理了。

    “以前我虽未见过穆家人,可是他们每年都会派人送来不少东西。我与穆家,算不得多亲近,可是穆家有位表哥,我还稍微有些印象,他待我还是不错的。”

    楚阳的手臂一紧,“表哥?”

    霍瑶光尚且没有意识到,某人已经吃醋了。

    “嗯,几年未见了。说实话,连他的名字我都记不得了。你也知道,以前我胆小懦弱,而且也不太喜欢跟人来往。就算是那时这位表哥有心护着我,可我能给他的回应,也是少得可怜。”

    这话,楚阳倒是十分乐意听。

    “现在穆家出动找到了李远舟,说是想要见我。你觉得,穆家的事情,要不要向朝廷禀报?”

    霍瑶光瞪他,这男人就是故意的吧?

    在那时那种情况下,多少人为了活命,那肯定是要低头的呀。

    都是一些无辜的百姓,就算是大族,也不可能有力量与军队抗衡。

    这种事情,哪有主动向朝廷禀明的?

    就算是禀明了,皇上也不可能因此就下令将所有的人都给杀了。

    那样的话,岂非是与屠城无异了?

    所以说,这种内乱,最无辜的,就是百姓了。

    “穆家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楚阳叹了口气,最终还是选择了直接据实相告。

    原来,穆家的一支旁系竟然早就搭上了齐王,并且早已经成了齐王的爪牙,利用穆家的一些资源,竟然在暗中给齐王提供了不少的军需。

    这绝对就已经是从根本上有了不同。

    若非是李远舟将这些事情查出来了,穆家,自然也是不可能主动找过来的。

    “穆家现在如何?”

    霍瑶光沉默了半晌之后,还是觉得得听听穆家家主做出了什么反应。

    “穆家已经将那支旁系除名,只是,这种事情,若只是除名这么简单就能解决了,那他也就不会求到了李远舟那里,想要见见我了。”

    “此事可还有别人知道?若是早晚都要曝出来,那你最好是能保持公平公正。”

    “你在担心我?”

    霍瑶光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穆家如何,自然是轮不到我来操心的。”

    楚阳的眼睛亮了亮,明白了。

    “那好,我一会儿再去和岳父商量。”

    穆家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关键,就得看这件事情的处理人是谁。

    若是楚阳出面,只怕有些事情,还是会引起皇上的不满的。

    可若是李远舟出面呢?

    当天,霍良城和楚阳两人在书房里商量了近一个时辰,之后,霍良城便快马加鞭,亲自去了一趟幽州。

    李远舟知道这件事情,楚阳一定不会插手,所以,得知霍良城前来,自然是十分恭敬地亲迎。

    “侯爷这边请。”

    “李大人不必如此,你现在身居要职,为君分忧,还是应该以政务为先。”

    “侯爷说的是。只是这穆家乃是幽州第一大族,若是处理不好,只怕,也会对幽州的民生有着重大影响。”

    这话,虽然是有些夸大了,可是也并非一点儿道理也没有。

    穆家主是独自一人前来的。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再是穆家口头上表一表衷心的事了。

    况且,穆家也的确是有人参与了叛乱,这是绝对不能姑息的。

    “多年未见,兄长风采依旧呀。”

    穆家主抬眸,面上稍有一丝尴尬,却并没有意外。

    他早就知道霍良城在幽州,此时由他出面,他又怎么会意外?

    “穆家的事情,我听李大人说了。王爷如今身犯旧疾,已回西京休养,一时半刻,也来不了幽州。兄长有什么打算,直接与我说吧。”

    穆家主犹豫了片刻之后,想到了这是自己的妹夫,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先是将事情的始末又说了一遍。

    得知那位参与的穆家人,竟然已经在暗中为穆家筹备了三年!

    这期间,他们为齐王筹集了多少物资,只怕是难以估量的。

    “人呢?”

    “已经除族了,主事儿的,已经被李大人下狱了。至于他的家眷,如今也都被关了起来。”

    霍良城点点头,“事情已然如此,穆家主打算如何取舍?”

    “穆家决定,捐出一半的家产给朝廷,或者是给静王爷,不知妹夫以为?”

    “此事,还是要先问过李大人,毕竟李大人,才是主理幽州政务之人。”

    闻言,穆家主又沉默了。

    这件事情,的确是李远舟来处理的。

    穆家主不是觉得,自己的外甥女婿是静王嘛,想着不看僧面,也得看个佛面吧。

    况且,这次的平乱,静王和霍流云都是立了大功的。

    只要他们肯为穆家说几句好话,这事情也就没有那么糟糕了。

    “我记得,当初没了远宜的时候,她身边的一些陪嫁仆从,都被遣回了穆家。”

    穆家主一愣,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在说他们穆家通敌的事情吗?

    怎么突然就转到了十几年前了?

    “当初远宜之所以难产,那是因为被人下了毒,而这个下毒之人,就是当年她一个陪嫁丫头,好像是叫杜娟吧?”

    闻言,穆家主的脸色已经是难看到了极点!

    ------题外话------

    穆家的事,不会耗费太多笔墨,只是要将当年的真相揭开而已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