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真相一 (二更)
    隔了有四五天,穆青旭再次带着人上门了。

    这一次,霍瑶光同样问了他们几个简单的问题之后,就微微点头。

    “苏嬷嬷,先将这些人带下去好好问问。”

    “是,小姐。”

    穆青旭一看人要被带走,“表妹,你这是做什么?”

    “没什么。最近太累了,所以,有些事情,还是由底下人代劳就好。”

    穆青旭想问的自然不是这个。

    为什么不能当着他的面继续问呢。

    “三表哥,当年的事,穆家人到底有没有插手,我想你心里已经有了结果了。看在当初你对我还不错的份儿上,我不会对穆家斩尽杀绝的。”

    清清凉凉的声音一出来,穆青旭吓得打了个寒颤。

    什么时候,他的这个表妹竟然这般地强势了?

    “你?”

    “三表哥,有些事既然做下了,就要认。当初梁氏想要谋害我母亲,若非是有她身边的人相勾结,又岂会是那么容易的?而且,当年给我母亲的那碗药,到底是从谁的手里流出来的,我想,刘氏应该最清楚吧。”

    穆青旭的脸色一白。

    刘氏?

    她竟然这样直接称呼她的大舅母了?

    刘氏,正是穆家的大夫人,也是穆青旭的嫡母。

    他以为,事隔多年,曾经参与过的人,死的死,走的走,霍瑶光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一次偶然的偷听,也不会知道,当年姑姑过世,自己的母亲,竟然也是出了一份力的。

    “瑶光!”穆青旭的声音里,透着几分的祈求。

    霍瑶光微微摇头,“任何人做错事,都要承担后果。不能因为做错事的人是你娘,她就可以躲过去。”

    穆青旭整个人都失魂落魄。

    他知道,这种被人谋害亲母的事情,谁也不可能轻易地原谅的。

    只是……

    “瑶光,你如何就能确定,当年的事情,是我母亲主使?”

    霍瑶光看向他,到了这一步,穆青旭仍然是还抱有一丝幻想。

    太天真了。

    “三表哥,任何事情,既然做过,总会留下痕迹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霍瑶光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冷漠了起来。

    “当天她是受了何人指使,又为何一定要害我母亲,结果又是如何收买了我母亲身边的婢女的等等,这些事情,要么我来跟你说清楚,要么,就让刘氏自己来说。”

    “瑶光?”

    穆青旭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恳求。

    霍瑶光别开脸,假装不曾看到。

    “明日午时之前,若是她不能到刺史府来向我请罪,那么,就别怪我出手无情了。三表哥,记住了,我说的,是活着的人!”

    穆青旭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了穆府的,到了书房之后,竟然放声大哭。

    最终,这件事情,还是惊动了府里的老太爷和老夫人。

    刘氏被叫到大堂,面对诸多的责问和埋怨,却是明显地有些心慌。

    “不,我没有做过,我没有。”

    穆家主一脸的失望,“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

    刘氏的心里咯噔一下子,在看到了自己身边的几个奴婢被绑了过来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不妙。

    有些事情,她可以死不承认,可是这些下人一旦招了,到时候,她认不认,都不重要了。

    最重要的是,现在霍瑶光认定了,当年收买穆远宜身边婢女的人,就是刘氏!

    所以,无论如何,刘氏这谋害小姑的罪名,是逃不掉了。

    为人子,穆青旭自然是不愿意看着母亲被人送到刺史府的。

    可是想想穆家上下,上百口人,总不能因为护着她一个,全都去送死吧?

    再者,退一步讲,母亲也的确是做了不可饶恕之事!

    害得瑶光生而无母,甚至还曾一度背上了克母的名声,这对于一个小姑娘来说,是何等的残忍?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他们造成的。

    刘氏一脸惊恐地看向了面前的几人,似乎是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竟然嗤笑了一声,就半跪在地上了。

    “事到如今,你们以为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我的身上,就可以逃脱了吗?”

    话落,屋子里众人都是面色各异。

    穆青旭更是一怔,不明白母亲这是什么意思。

    穆家主的眼神闪了闪,“放肆!到了现在,你还不知道悔改吗?”

    “悔改?”刘氏抬起头,冷笑道,“当年我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你们当中,真的就没有人知道吗?”

    话落,注意到有几人的眼神里有些慌乱,不敢再与刘氏对视了。

    “当年我为什么会那么做,你们当真不清楚原因吗?再说了,当初,我只是让她身边的丫头给她下了催产的药,又没有给她下毒,凭什么就说她是我害死的?”

    “母亲?”穆青旭皱眉,想要阻止母亲此时的这种疯狂状态。

    “你别说话!”

    刘氏此时却是慢慢地站了起来,身子挺得笔直。

    “当年我没有想过要害她的性命,至于为什么要收买她身边的丫环下那种催产的药,你们真地不知情吗?我的好婆婆,当年你亲手喂宛如吃下那些药的时候,真的不知道,那里面有你女儿身上掉下来的肉吗?”

    穆老夫人气得直哆嗦,“闭嘴!”

    穆家主的脸色亦是十分阴沉,“够了,你胡说什么?”

    “对哦,我差点儿就忘记了,远宜并不是你的女儿,她不过是个庶出的,是个妾生女。可是宛如就不同了,她是你嫡亲的骨肉,是穆家正经的小姐。”

    刘氏此时的状态,可以说是用放飞自我来形容了。

    “放肆!你做了便是做了,何苦还要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老爷子也怒不可遏地发话了。

    “怎么?现在觉得我这话不好听了?所以你们一个个地都想着将我推出去当替罪羊了?”

    刘氏抬起手臂,转着圈儿地指了一遍。

    “你们都心疼宛如,觉得她天生患有心疾,是个可怜人。明明生得国色天香,却偏偏命不长久。我记得,当年明明有人说,宛如是活不过十八的。可是偏偏,宛若平安地过了十八岁的生日。呵呵,青旭,你不好奇吗?”

    穆青旭的心里咯噔一下子,总觉得,有什么秘密,正在一步步地被他的母亲揭开。

    或许,有些事情,真地像是母亲所说,她并非是真正的凶手。

    “够了,带她下去,没有我的吩咐,不许她踏出院门一步!”

    穆家主自然是不想让妻子再多说出几句不利于穆家名声之事。

    这个时候,只有牺牲刘氏一人,才能换来穆家的平安。

    大不了,一会儿再以几个孩子做为筹码,好好地威胁她一通便是。

    只是,穆家主打得一手好算盘,却没有想到,还是失策了。

    “想要禁我的足?那你是不是还打算直接杀了我?否则,明天到了刺史府,我可是什么都有可能说的。”

    穆家主的脸更黑了。

    “来人,还不拖下去!”

    刘氏也急了,脸色一沉,“我看谁敢!”

    话落,将头上的簪子拔了下来。

    “青旭不是说过了,静王妃要的是一个活着的刘氏。你们想让我的尸体被送过去吗?”

    众人一惊,现在,反倒是被她给威胁了。

    “就算是尸体又如何?到时候只说是你自己畏罪自杀了,也无不可。”

    穆青旭的手一抖,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了自己的祖母,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般凉薄的话。

    “还真是心狠呢。呵呵。”刘氏眼中带泪地看向了穆青旭,“你看到了吧?这就是你眼中温和慈爱的祖母。我早就说过,穆家的人,没有一个是干净的。可是你偏偏不信。”

    “母亲?”穆青旭慌了,想要阻止,却被刘氏给避开了。

    “青旭,母亲这辈子最大的失败,就是将你养得太善良了。穆家,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知道当年远宜是如何嫁入武宁侯府的吗?”

    穆青旭的眸光一紧。

    而穆家主似乎是再也忍不了了,直接就站起来,脸色铁青,“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闹?不,是你们逼我的。有些事,我不说,就代表你们什么也没有做过吗?”

    “刘氏!”穆家主真是咬着牙在喊她了。

    若是以往,刘氏可能早就怕了。

    可是今日,刘氏却是格外地胆大了。

    “我都是一个将死之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当年若非是你们算计,穆远宜又怎么会是在那样的情形下与武宁侯相遇?可惜了。你们打错了算盘。”

    “住口,我叫你住口你听到没有!”

    此时,穆家主似乎是再也顾不得其它了,直接就对着刘氏拍了一掌过去。

    穆青旭大惊,迅速反应过来,用力一拽,将刘氏拉走,自己则是因为来不及出掌相对,生生地受了父亲这一掌。

    “青旭!”

    “旭儿!”

    屋内已然是乱做一团。

    刚刚那一掌,穆家主可以说是用尽了全力的,就是想要将刘氏一举斩杀,免得她再说出更多的秘密。

    可是没想到,关键之时,穆青旭竟然站了出来,挡下这一掌。

    穆青旭吐了一大口血之后,抬眼,苍白的脸色,一片不可思议。

    “父亲,为什么?”

    穆家主明白,他是在指责自己。

    可是,想到了那些往事,穆家主也只是攥紧了拳头,没有解释一个字。

    “咳!咳咳!”

    刘氏将穆青旭扶着坐下,“你怎么样?来人哪,快去找大夫呀!”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赶忙让人去找大夫。

    “不必了,他死不了。”

    这声音?

    众人看过去,只见楚阳和霍瑶光二人,已经站到了门口。

    王府的侍卫,直接将这里围住,一个也休想走掉了。

    霍瑶光挑眉,古砚立马上前给穆青旭把了脉,然后掏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粒药丸来,给他喂了下去。

    “没事,死不了。先别动气了,若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就安静地听着便是。”

    有了古砚这话,霍瑶光就知道,穆青旭是一定死不了的。

    两人一进屋,这屋子里的气氛立马就不一样了。

    霍瑶光和楚阳的气势太强,穆家老爷子和老夫人,都不约而同地起身,站到了下首。

    两人在主位上坐了,霍瑶光轻笑了一声,“都坐吧。”话落,看了一眼刘氏,“来人,再加张椅子,让刘氏坐在三表哥的旁边。”

    “是,王妃。”

    刘氏怔了怔,不明白霍瑶光到底想要做什么。

    “刘氏,你能不能活下来,我不敢保证。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保他一命。所以,当年之事,你最好是事无具细地一一说出来。否则,我霍瑶光想杀的人,还没有一个能躲得过去!”

    话落,突然出手,一道内力席卷,就将穆家主给强行地按到了椅子上。

    感觉到了巨大内力的压制,穆家主的脸都青了。

    “我不喜欢有人打扰我问话,所以,要么,就是你安分地听着,要么,就是我直接命人将你绑了扔出去。所以,明白?”

    穆家主想动又动不了,直到感觉那压力小了一些之后,连忙点了点头。

    霍瑶光这才微微点头,“既然你识相,本妃自然也不会太为难你。”

    一个眼神,古砚直接就给穆家主点了穴。

    于是,屋子里众人吓得腿肚子都在打哆嗦。

    “刘氏,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而且,我希望你能明白一点,就算是你不愿意说,我想,也会有其它人愿意说的。”

    刘氏的脸色苍白,刚刚之所以那么有底气,那是因为知道穆家人都是有着不光彩的过往的。

    现在对上的,却是霍瑶光,是那个已经死了的穆远宜的女儿。

    “我没有想过要害她的性命,这一点,就算是你怎么问,我还是这一句。”

    霍瑶光勾唇,“说重点!我想想,就先从当初我母亲是如何遇到我父亲的开始说起吧。”

    刘氏看了自家的公公婆婆一眼,知道这种时候,就算是他们,也无力再阻止什么了。

    屋子里,只能听到刘氏一个人的声音,还带着几分的抖音。

    霍瑶光总算是听明白了。

    敢情当年,他们其实是想算计着让皇上看中穆远宜的。

    当然,那个时候,皇上还不是皇上,只是一名皇子呢。

    只是没想到,他们千算万算,还是出了纰漏,没想到,穆远宜会因为中途折返,从而遇上了霍良城。

    而原本应该和穆远宜偶遇的皇上,却意外地见到了穆宛如。

    于是,接下来的种种,就有些狗血了。

    皇上看中了穆宛如,可是穆家却不肯。

    究其原因,并非是因为他们舍不得这个女儿,只是因为,当时他们站的队,并不是皇上那一头,而是当时的齐王。

    当然,那个时候,也只是在暗中和齐王有些来往。

    并不多。

    更不敢张扬。

    所以,当年的皇上,并不知道其实他们是打算把穆宛如嫁给齐王的。

    几番周折之后,倒让穆宛如成了皇上心头的一颗朱砂痣,怎么也洗不掉了。

    当年,穆家是看好齐王的,当然,对于当时的皇上,也不敢得罪,觉得也是有可能登顶的,所以,才会算计了穆远宜去和皇上偶遇。

    偏巧,出了意外。

    “呵呵,穆家人果然是善于筹谋呀。就是不知道,若是皇上知道了你们当年的心思,还会不会对你们穆家这般纵容?”

    众人都白了脸。

    其实,大家或多或少都知道,皇上因为记挂着穆宛如,所以,对穆家,可以说是很优待了。

    不然,又如何会让穆家成为了幽州的第一大族?

    说到底,还是他们占了一个女人的光。

    后来,武宁侯上门求亲,穆家人一思量,反正武宁侯当时跟皇上走地近,嫁给他也算是对皇上这一派的示好,所以,也就答应了。

    刘氏说到这里,小心地瞄了瞄霍瑶光的脸色,“我知道的,大概就是这么多。再之后,就是穆远宜出嫁,而穆宛如则是一直在府中静养了。”

    “你刚刚说,穆宛如平安地度过了十八岁的生日,后来呢?”

    刘氏的神色一紧,就知道,还是逃不开这个话题。

    “当年,宛如是因为吃了一味奇药,才能顺利地度过了十八岁生日。”

    霍瑶光的眸光铮亮,“什么奇药?”

    ------题外话------

    真是不好意思,影响大家看文了。我以后一定注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