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细作(二更)
    ,!

    图雅住在静王府,当真是看什么都觉得新奇。

    “王妃姐姐,你们大夏的王爷们都是这般富庶吗?”

    “为什么会这么问?”霍瑶光吃完了最后一口燕窝,然后又招手过来,漱了漱口。

    “就是觉得你们这里太好了,不过,就是你们这里的女人好像是蛮可怜的。”

    霍瑶光的眸光一闪,大概猜到了她是什么意思。

    “图雅觉得她们都只能在家里绣花,所以才觉得她们可怜了?”

    图雅点头,“是呀,不像我们草原上,我们女人也是一样可以骑马射箭的,而且,我们女子也是一样可以上战场的。”

    “我的青鸟卫,不也一样是女人吗?”

    图雅撇嘴,“那不一样的。”

    “怎么不一样了?”

    “总之就是不一样嘛。”

    霍瑶光笑了笑,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意思?

    她只是觉得在大夏,女人终归是太受限制了。

    行动上不自由,言语上也要格外地注意。

    而且,越是高门大户,这各种地规矩就越是多。

    总之,就是让自由惯了的图雅,觉得难以适应。

    “你的意思我明白。在大夏,像是青鸟卫里面的女子,的确是太少了。不过,你们草原上的女人,也未必就是绝对的自由呀。你们的确是可以骑马射箭,可是我们大夏人也是一样可以的。只不过,你们是在草原上驰骋,而我们则是在猎场而已。”

    图雅听得似懂非懂,“那依您的意思,还是你们大夏好呗?”

    霍瑶光笑了,“各有各的好。我们大夏的女人,虽然出门少,可是她们过的是安逸的生活,基本上,只要是正常的家庭,她们都是可以不必去担心温饱的问题的。可是你们草原上可以吗?”

    图雅被噎住了。

    草原上的确并非如大夏人这么地自信。

    农耕是靠天吃饭,他们草原上,又何尝不是?

    如果遇到了大旱,他们草原上的日子,比中原人还要更难过。

    所以说,不是谁好谁不好的问题。

    “你们草原上的牛羊长地好,这一点我认。可是我们中原的米粮,是不是也很好吃呢?”

    这一点,图雅倒是不得不认同。

    “所以说,我们王爷才会想要跟你们青部落合作。一来是为了双方的百姓,二来,也是希望咱们能和平共处,只要你们能吃饱饭,那又何必再来找我们的边关的麻烦呢?”

    图雅这回听明白了,“不错不错。王妃姐姐果然厉害,您一说我就明白了。”

    霍瑶光又给她讲了一些简单的中原人的礼节和规矩,不难记,也不难学。

    “我请了王静雅和任宁宁两位小姐过来,有她们陪着你说说话,也能让你对大夏有更多的了解。当然,我还是希望你能给她们讲讲你们大草原上的风貌,如何?”

    图雅的眼睛亮地跟天边的星星一样,“谢谢王妃姐姐了。”

    王静雅和任宁宁过来,图雅也就等于是有了玩伴。

    霍瑶光只是在午膳时露了个面,其余的时间,就是她们三个自己在玩儿。

    百里忠已经赶回了百里家,走之前,过来跟霍瑶光辞行,一再叮嘱,千万不要在人前显露她会寒冰诀的事情。

    霍瑶光大概猜到了,百里家内部,也不是太平。

    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成为了别人的仆人的。

    当然,在这个世道里,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公平。

    有的,要么是王权,要么就是强权!

    总之,都是要受制于人的。

    霍瑶光不由得想到,百里家内部的分化,是因为不想受制于赫连王族了,还是说,赫连王族的内部,其实也有派系之分呢?

    咝了一声,觉得有些头疼了。

    她现在是孕妇了,果然是不太适合费脑子了。

    百里无情十分忙碌,不仅仅是西京这边的产业需要他看顾,还有楚阳这里,也会时不时地把他抓来当劳力。

    而相比之下,百里无痕就比较轻松了。

    只是,落到了霍瑶光的手里,想要太轻松?

    不存在的!

    “百里无痕,你刚刚的那一式不对,我之前见百里无情练过,不是这样的,重来!”

    百里无痕咬牙,“殿下,我到底为什么一定要练这些?”

    霍瑶光坐在藤椅上,对于他会问出如此蠢笨的问题来,表示很难理解,所以,十分淡定地给了他一记嫌弃的眼神,“身为男人,你不觉得自己太弱了吗?”

    百里无痕呲牙,“靠!”

    “你说什么?”

    百里无痕一秒变怂,“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一招好像是真的不对,我再想想。”

    霍瑶光满意地点点头,然后闭上眼,开始假寐了。

    现在的天气仍然炎热,可是霍瑶光选在了湖边的树下乘着凉,然后还能赏赏景,简直就是不要太惬意了。

    当然,如果忽略了那枚快要被烤焦的人肉弹的话,一切就更和谐了。

    百里无痕觉得自己现在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是汗水了。

    将身上这身衣服脱下来,估计都能拧出二斤水来。

    收了剑,然后气喘吁吁地到了树下,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完全不计形象了。

    以前的那个爱臭美又爱美男的百里无痕,似乎是换了一个灵魂。

    没办法,累,倒是其次,主要是太热了。

    他觉得自己要是再练下去,一定是会中暑的。

    “怎么停下了?”

    没有那虎虎生风的动静了,霍瑶光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在偷懒?

    百里无痕觉得自己人生最悲催的时刻,就是现在了。

    “不行了,太热了。殿下,要不,我们去练功房行不?”

    “那里太闷了,哪里有这里凉快?”

    百里无痕一噎,你在树底下躺着纳凉,自然是凉快了。

    可是他呢?

    炎炎夏日,他可是就在太阳底下晒着呢!

    “殿下,这日头太毒了,要不,我歇会儿再练?”

    霍瑶光没睁眼,懒懒地问了一句,“若是这个时候刺客来了,你也跟刺客打个商量,说是等太阳下山了再来刺杀你?”

    百里无痕的嘴角一抽,“这不是没有嘛。再说了,我又不找事惹非的,谁会来杀我呀?”

    闻言,霍瑶光总算是睁开了眼睛。

    一双黑得发亮的眸子,幽幽地看着他。

    直把百里无痕看得心底发毛。

    “殿下?”

    “你的使命就是来保护本妃的,你现在的意思就是在说,本妃是个喜欢招惹是非的人?”

    完了!

    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没有的事儿,殿下您想多了。我怎么可能会那么想呢?那个,我这就练,马上练!”

    然而,你既然已经惹到了霍瑶光,真以为两句话就能消停了?

    接下来,静王府的侍卫,那可是车轮战。

    他们下去之后,还有青苹也跟着上来比划了。

    总之,到了傍晚的时候,百里无痕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甚至是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去的。

    他深深地怀疑,自己是不是爬回来的?

    床上一扑,然后一动不动了。

    谁叫都不带搭理的。

    连说句话,都觉得能要他半条命了。

    被操练地这么狠,百里无痕怎么可能会没有自觉了?

    所以,之后在霍瑶光面前,他是格外地老实了。

    因为百里无痕和她之间是血誓的关系,所以,霍瑶光就开始研究起他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了。

    比如说,背地里说自己的坏话,这一点,他是可以做到的。

    不会受到血誓的反噬。

    再比如说,百里无痕可以跟她正常地过招,但是绝对不可以动杀气。

    否则,立马就会出现上次那样的症状。

    还有,霍瑶光故意透露给他一个比较鸡肋的秘密,然后他转头卖给了自己院子里的小厮,然而,他不会受到反噬。

    所以说,血誓这东西,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神奇。

    只要是不涉及到了她的安危的事情,百里无痕都是可以做的。

    但是,只要他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哪怕有时候是心里真正地想着要杀了主子,或者是与外人联手杀了主子,也是一样会受到惩罚。

    所以说,霍瑶光对于这所谓的血誓,目前还是比较满意的。

    背地里骂自己两句就骂吧,反正她又不会少块肉。

    只要大的方向不会错,那就没有问题了。

    因为严老离开了,所以,有关护肤美容的一些东西,就不得不去麻烦巫灵子了。

    当然了,傲娇的巫灵子神医,怎么可能会乐意做这种事情?

    想也不想地就拒绝了!

    只是,拒绝的时候,眼睛却是盯着那些药材直勾勾地看。

    其实,巫灵子没打算真地拒绝,他主要是太闲了。

    现在霍瑶光肯找点儿事情给他做,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西京边关的百姓撤离问题,还在继续。

    因为是官府强制执行,再加上了有相应的补贴政策,所以,百姓们撤离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

    再则,因为原本在边关附近住着的百姓人数就不多。

    楚阳在距离义阳县大约有五十里地的方向指了一下。

    “就选在这里!”

    楚辽看了一眼,“这里好像是几座山,都不大,是连在一起的。”

    “直接都围起来。直接命我们的兵马过去,由他们自己来搭建相应的设施。”

    “是,王爷。”

    高寒看了看王爷所选的位置,因为有山脉相阻,所以,虽然是与边关离得近,可是哪怕是站在了边关的城墙上,也无法窥探到这边的具体情况。

    “这里离边关还有二十多里地呢,在这里练兵,不会有人注意到。而且,我们的人,可以直接在山上设立岗哨。另外,这里,全部都要圈起来,无关人等,一律不得入内!”

    五万兵马要拉出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更关键的是,楚阳想的,从来就不止是这五万兵马。

    这一次齐王之乱,也算是给他提了一个醒。

    想要自保,就必须要有足够强大的实力。

    而且,目前来看,齐王之乱,只是一个开始。

    后面,赵书棋和齐王,定然不会就此罢休,他们一定会卷土重来。

    正是因为担心这一点,所以,他才会将赵书棋还活着的消息,密报到了朝廷。

    “王爷,皇上要派元朗来查赵书棋一事,那我们的军营,是不是要先放一放?”

    无论如何,不能在元朗面前暴露了。

    “这里,正常建,既然是之前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若是什么也不做,才会令人生疑。”

    楚阳再看了看,“这里处于边关和义阳县的中间位置,在这里另设一处都尉府,就由义阳县的百姓来建造。”

    “是,王爷。”

    过了明路的,才不会引人注意。

    这一点,他们之前的确是没有王爷想得周到。

    元朗奉命来查赵书棋一事,目前自然是绝密。

    他本人来,也不可能是光明正大的来,自然是要乔装改扮,另换个身分。

    而想要去关外,商人,自然就是最好的身分了。

    所以,元朗带了一众侍卫,全都化装成了普通的护院,然后,再由一部分人化为了商队成员,带着大夏的一些特产,浩浩荡荡地出关了。

    过了草原,再翻过一片沙漠,就能到达更远的国家。

    只是因为这条路上的条件恶劣,所以,商队们一般在夏天是不会行走的。

    夏天的沙漠,绝对是能让你酸爽到想死!

    元朗做了伪装,带人深入草原,一路上刻意高调地留宿了几个牧民家之后,就一直往里走。

    这项任务,其实是有些危险的。

    一旦被某些只认钱财不认人的部落给盯上,那可是会有麻烦的。

    元朗化装成了一名普通的商贩,他们的领头人,则是由他身边的侍卫来扮演。

    很快,他们顺利地进入了索额的领地。

    只不过,距离索额的大帐,可是还远地很呢。

    元朗现在一心想的,就是一定要找出赵书棋还活着的证据来。

    不然,无法弥补他之前捉拿齐王失败的错误了。

    边关,城墙上,云容极一脸冷漠地注视着远方。

    偶尔,能看到一些亮光,不过极少。

    “将军,明日我们是否依然要更换边防布置?”

    “嗯。还要再换。”

    “现在关内的百姓们都撤地差不多了,还有这个必要吗?”

    换防可不是小事。

    而且,有时候,也担心敌人会趁着他们换防的时机来攻城。

    “当然有这个必要。任何时候,我们守卫边关,都不可大意。宁可辛苦一些,多做一些无用功,也要尽量地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是,将军。”

    云容极知道元朗出关了,也知道,他为什么会出关。

    他现在担心的是,如果真地确定了赵书棋和齐王都在索额部落,那么,皇上会做出怎样的抉择?

    会跟索额部落谈判吗?

    之前的那长达几个月的仗,让云容极看出来,皇上就是一个不懂军事,还喜欢瞎指挥的笨蛋!

    你既然不懂打仗,就别跟着掺和了。

    不行,还总是要自作聪明地下几道旨意。

    说到底,还是对楚阳的不放心。

    结果呢?

    反倒是你最不信任的一个王弟拯救了大夏。

    打脸不?

    脸疼不?

    云容极只要想起之前的那段日子,就觉得苦逼。

    闹到最后,他手底下的这些人,也就只是打了一仗,还是一场并没有什么太大悬念的仗。

    重头戏,都被楚阳那家伙给抢了。

    不开心!

    所以,他现在每天都要对着关外仔细地研究一番。

    他清楚,只要是赵书棋和齐王没死,那么,早晚,他们还是会再朝着大夏攻过来的。

    只是不知道,他们想要破关而入,最终会选在哪一处。

    上阳关?

    应该是不太可能了。

    那里经历过了一次兵变,自然是都变得格外小心翼翼。

    那么,会不会是他们这里呢?

    这一条沿线,大大小小的关口也有几处。

    其中,防卫最为松懈,也是最为薄弱的,应该就是梅花关和仙子关。

    因为,这里都是双重关口,所以,当地的守卫就会下意识地放松了警惕。

    总觉得不会有事。

    事实上,却是未必如此。

    “将军,王爷的密信。”

    云容极眯眼,接过来之后,快速回营。

    进入自己的屋子,凑到油灯跟前,打开了密信。

    信上还有腊封着,没有任何被打开重粘的痕迹。

    云容极看毕,脸色凝重。

    一拳重重地打在了桌子上,那油灯也跟着蹦了蹦,还有几滴油,跟着洒了出来。

    “该死的细作,老子就不信揪不出你来!”

    ------题外话------

    月票红包的总额是500潇湘币,然后是发了一百个包。不知道大家手气好的,抢到了多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