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遇险(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血脉这种东西,真是相当的奇妙。

    霍瑶光到现在,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她无法掌控,无法预料的事。

    不自觉地,想到了那位素未谋面的舅舅。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在哪儿?

    按云姑姑所说,舅舅还活着,而且应该是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一直隐在暗处,不能和他们相见相认。

    那么,如果他是否知道了自己现在已经平安长大?

    他又是否知道,自己该如何来将体内的那股力量练化?

    用云姑姑的话说,想要将寒冰之力收归己用,可不是那么好容易的。

    上天给了一个人强大的力量,却未必会让他轻易地得到。

    总要让人吃些苦头,再多些磨砺的。

    接下来的几天,霍瑶光都很沉默,脸上的笑容明显减少。

    楚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百里无情看着他一脸焦灼的模样,倒是失笑。

    从来没有想过,心机深沉的楚阳,竟然也会有这么一天。

    自小便与他相识,何曾见他将心事表露于形外?

    自来便是喜怒不形于色,有时明明心里恨毒了对方,却笑得灿烂如春风。

    可是今天,他却为了一个霍瑶光,将自己弄得都不是自己了。

    百里无情的表情又是一僵,或许,这样的楚阳,才是真正的楚阳。

    也会喜,也会怒,也会急,也会表现出这等的无可奈何。

    他遇上了霍瑶光,是幸,或是不幸呢?

    两人的相遇相知,到底是谁的幸,又是谁的不幸呢?

    百里无情一时有些失神了。

    一想到了那个灵气逼人的霍瑶光,便有些不受控制地想要知道,她将来在练化的过程中,到底能过几重关卡。

    这样的气氛,一直持续了几日之后,霍瑶光终于恢复如昔。

    随着她的恢复,楚阳也再度变成了之前的那个楚阳。

    “这是赫连王族的内功心法,你且收着吧。不过,这只是上卷,下卷并不在我们百里家族的手中。我会想办法帮你找的。”

    霍瑶光挑眉,这么重要的东西,竟然由百里家族保管着?

    “殿下别误会,当年我曾祖父带着赫连家的小主逃离赫赫山,这是赫连王亲手交付。而且,这等内功心法,旁人练了也是无用。甚至,有可能是会走火入魔,彻底废了自己的一身修为的。”

    竟是如此么?

    霍瑶光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难怪赫连王肯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外人保管了。

    别人练了也是无用,反倒是有可能给自己带来灾难,只要是不傻,就一定不会乱来。

    只是,为什么只有上卷呢?

    “百年来,这部内功心法,还是第一次被拿出来。好在这东西父亲早早地便传了给我,否则,只怕还要再多费一些周折。”

    “你的意思是,我的事,百里家还无人知晓?”

    “除了我和剑一,再无人知晓。想必你也听说了,百里家如今有些内乱,你的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为安全的。”

    霍瑶光抿了抿唇,想要说声谢,可是又怎么也开不了口。

    不由得想到了自己之前女扮男装一事,当时他明明知道自己是女子,却并不曾戳穿,是为了看戏,还是觉得有趣?

    “你如何知道我是女儿身的?”

    “当时小青能找到你,我自然是要想办法去追查你的身分的。你很聪明,用了穆广这个假名字,而且宅子也的确是穆府,只是,那里的房契地契,在官府都是有备案的。”

    霍瑶光张了张嘴,随后轻拍了一下额头,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霍流云身在军中,而且从年纪和相貌上也能判断出来,穆广不是他,那么,就只有你了。”

    霍瑶光点点头,一脸的佩服。

    “殿下不必再介怀此事,既然属下已经找到了殿下,日后自然是要为殿下效力,绝不可能再生出二心的。”

    霍瑶光眨眨眼,围着百里无情转了一圈儿,然后笑得有些阴寒。

    “你确定你要效力的对象是我,不是楚阳?”

    “自然确定!我与楚阳虽然自幼相识,可若是效力,自然只能是殿下您。”

    霍瑶光眯眼,“为何?”

    “百里家族世代效力赫连王,这一点,自然是不容更改的。”

    “呵,可是你们百里家族现在不是正因为这个而内斗吗?如果你们也背叛了我,我又能如何?”

    百里无情的脸色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殿下,属下是不会背叛殿下的。”

    霍瑶光没有表态。

    人心这种东西,谁能说得准呢?

    她又没有读心术,而且与这个百里无情之前又没有半分的交情,如何能肯定他的忠心?

    “殿下,其实,这么多年,我们虽然一直在寻找赫连后人,却并非是一点儿线索也没有的。”

    百里无情见她不信,只好和盘托出。

    “殿下,十几年前,王子殿下曾经找到了我们,并且,对我和父亲说过,赫连王族将迎来一位百年难得一遇的灵童,也就是真正能拥有赫连巫族力量的人,也正是那个时候,我和父亲立下了血誓。”

    “十几年前?”

    “我一出生,就被父亲选定为了百里家族的继承人,自小在他身边长大,接受的,一直都是他的教导。当年,我也不过是一个只有几岁稚龄的孩子,可是对于父亲的话,是绝对没有任何的怀疑的。”

    “血誓又是什么东西?”

    “是我们赫赫人特有的一种誓言,一旦立下了血誓,就永远不能背叛,否则,会受尽折磨而死。”

    听上去,更像是一种令人效命的蛊毒呢。

    这个是不是真的,以后再说。

    眼下,还是先想着自己体内那寒冰之力的事情吧。

    “没有人教我吗?”

    百里无情一愣,“你以前不是修习过内功吗?”

    说着,还一脸很懵逼的表情,她不会是看不懂吧?

    事实上,霍瑶光还真是看不懂。

    “这上面都是赫赫文字吧?你觉得我能看得懂吗?”

    完蛋了!

    把这个事儿给忘了。

    没办法,百里无情只好先翻译了一节,让她慢慢练着,平时没事,就教她赫赫文。

    身边赫连王族的后裔,却不认识赫赫文,这简直就是打脸啪啪啪呀。

    楚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就跟着一起认了。

    原本百里无情还是不想教他的,可是一想到了人家是两口子,自己不教,回头霍瑶光教他了,还不是一样?

    倒不如让他承自己个人情呢。

    误打误撞的,因为霍瑶光,反倒是让百里无情和楚阳这边的合作更紧密了。

    一转眼,就到了他们离京的日子。

    霍瑶瑜也收拾好了东西,被宋氏一直送到了城门口,这才依依不舍地回去了。

    静王府的那些家财,虽然被霍瑶光给变卖了不少,可是也只是冰山一角。

    离开的时候,几十辆马车鱼贯而出,这场面,也真的是太盛大了。

    这还是之前楚辽已经带了一部分人和家当先行一步了。

    若是都赶在今天出发,只怕东西会更多。

    “剩下的东西,我会让楚辽安排人再送一趟。都是一些不打紧的东西了,不必放在心上。”

    霍瑶光恋恋不舍地收回了目光,“我是心疼那些东西吗?我是舍不得京城好不好?”

    京城的水再深,好歹也是她长大的地方。

    现在这么突然就背井离乡地,多少还是有些不好受的。

    楚阳连忙将她揽入怀中,好一番地安慰轻哄。

    因为家当太多,所以一路上的脚程自然是慢的。

    再加上了诸多的女眷,楚阳又格外地心疼媳妇儿,一直叮嘱着走稳一些。

    差不多走了七天,眼前的景致早已与京城千差万别了。

    “王爷,前面有一段山路要走,马车可能会有些颠。”

    “嗯,走吧。”

    出声的是霍瑶光。

    出来的这几天,这些下人们也算是彻底地看出来了。

    王爷做着静王府的主,可是王妃做着王爷的主呢。

    这一路行来,王爷对王妃的宠溺,不知道多少的丫环们看了眼红羡慕。

    山路并不陡,因为考虑到了安全,所以,楚阳选了一条较远的路。

    虽然远了一些,可是至少安全,而且也不用真正的翻山越岭。

    只是要多走上几天罢了。

    “王爷,前面有个镇子,咱们之前没有在馆驿休息,现在是不是在那个镇子上找个落脚点?”

    “嗯,去吧。”

    “是。”

    几千名侍卫,直接就驻守在了镇子外围,直接在外宿营。

    楚阳只带了一些近卫进了镇子。

    即便如此,还是让古砚包下了镇子上所有的客栈。

    夜里,霍瑶光正在床上打坐练功呢,楚阳拿着书的书微顿了一下,随后,打了一个响指。

    一道黑影飘落,“主子。”

    “留在这里,小心保护王妃。”

    “是,主子。”

    楚阳开门出去,青苹正候在了门外。

    “进去守着王妃,记住,寸步不离!”

    “是,王爷。”

    楚阳刚刚分明就是察觉到了一丝杀气。

    虽然很淡,却是实打实的。

    楚阳在暗卫营里待了那么久,这种气息,再熟悉不过。

    绝对不会错的。

    古砚正好在楼梯口布置守卫呢,看到主子过来,便直凑过去请示了。

    “今天晚上只怕不太平。”

    古砚的脸色微变,“属下明白了。”

    这一路上走着,暗卫们都不曾现身。

    现在留在这里的,大概有四五十名近卫。

    “属下再去调派人手。”

    楚阳没出声,古砚明白了他的意思,即刻让人去调兵。

    差不多安静了有半个时辰,楚阳坐在了一楼的大堂里,始终微阖着眼,看似是在假寐,实际上则是一直在关注着外面的动静。

    募地,楚阳睁开了眼睛。

    一道锐利而杀气十足的光,自他的眸底喷发出来,果然是有人等地不耐烦了吗?

    唰!唰!唰!

    无数黑影出现在了夜色之中,很快,镇子上到处都响起了兵刃的交战之声。

    百姓们都个个吓得胆战心惊,有的甚至是缩在了被子里,连头也不敢露。

    杀声震天!

    血腥味开始在镇子上弥漫着,就算是离着远的那些百姓的家里,也能闻到了空气中那带有一丝铁绣味的血腥气。

    霍瑶光运行了一周内力,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外面的打杀声热闹,她这里,暂时倒是安全。

    “怎么样?”

    “对方的实力不弱,看样子,是奔着王爷来的。”

    数十道黑影齐攻向了一楼。

    若非是楚阳早有觉察,只怕今晚,真有可能就葬身在此了。

    “需不需要下去帮忙?”

    青苹的脸色凝重,“王爷交待了,属下要守着您,寸步不离。”

    霍瑶光垂眸,随后,想到了霍瑶瑜。

    她不能有事!

    好在,现在所有的杀手的目标都在一楼,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杀了楚阳!

    所以,霍瑶光很顺利地到了霍瑶瑜的房间,看样子,那些杀手并没有打算为难她们这些女眷。

    “姐姐!”

    霍瑶瑜的小脸儿煞白,显然也是吓坏了。

    “没事,王爷都安排好了,不会让你出事的。”

    霍瑶瑜紧紧地攥着霍瑶光的手,手指冰凉,看得出来,吓得不轻。

    屋子里有青苹在,霍瑶光倒是并没有觉得有多害怕,只是外面的血腥味儿越来越浓,这让人有些受不了。

    砰!

    在屋子里躲着,也是飞来横祸。

    一只断臂竟然从门口给横飞了进来,可见,对方的力度是有多大。

    乍一见这血淋淋的断臂,霍瑶瑜的两眼一翻,晕了。

    不仅是她,屋子里的几个丫环,晕了大半儿。

    还有几个没晕的,这会儿也是在一旁开始干呕了起来。

    霍瑶光微微摇头,示意青苹先把霍瑶瑜给抱到了床上。

    “小环,连枝,你们两个没事吧?”

    连枝一边摆手,一边摇头,只是脸色着实地苍白。

    小环还好一些,她是经历过这种类似的场面的。

    虽然可能不及这次地惨烈,可是至少,也算是有经验了。竟然壮着胆子,拿了一块儿布将那只断臂给盖住了。

    “小姐,您要不要紧?”

    霍瑶光摇头,小丫头都吓成这样了,还知道来关心她,也真是难为了。

    “殿下,这里只怕是不安全了。”

    青苹说着,就已经看向了另一侧的窗子。

    从这里翻下去,就是一条小巷子。

    “她们怎么办?”

    “他们的目标是王爷和您!”说完,一枚暗器射了进来。

    青苹飞速地挡开,然后抓起霍瑶光就往外跳!

    小环和连枝没有跟上去,而是学着其它几个晕倒的丫环一样,干脆也躺到了地上装死。

    果然,看到了几个黑影也快速地自窗子跳下。

    连枝急中生智,跳了起来,直奔门口。

    大堂里,厮杀还在继续。

    “王爷,有人追着王妃去了。”

    楚阳的眼神一冷,直接挥剑刺穿了一个人的喉咙之后,便一个跃身,上了二楼。

    不待连枝多说,直接就从窗子里跳了下去。

    对付这种高技术含量的刺客,霍瑶光本身的实力,就有些不够瞧了。

    若是一对一,霍瑶光还有胜出的可能性。

    可是现在,明显是多对一呀。

    青苹被人缠上了,自顾不暇。

    霍瑶光东闪西躲之后,也只是勉强伤了一个。

    想要从这些人之中突围出去,可不太容易呢。

    好在,霍瑶光有随身携带暗器的习惯。

    特别是在意识到有刺客之后,便已经将能带的暗器,都带上了。

    转身看到了有刺客已经提剑刺向了青苹的后心,霍瑶光来不及多想,直接就按下了手上的开关。

    嗖!

    一支袖箭,准备无误地射入了刺客的后心!

    砰!

    刺客倒地,而与此同时,青苹也已经旋身,面向霍瑶光,看到了倒地的刺客,眼神中多了一抹情绪。

    也就在霍瑶光射出袖箭的那个空当,又有黑衣人向她袭来。

    霍瑶光直接就地一滚,掏出了暴雨梨花针!

    还不错,一下子解决了两个!

    只是,还没有来得及高兴,霍瑶光就傻眼了。

    因为她悲催地发现,这些刺客是越杀越多呢。

    这可是大大的不妙。

    眼见青苹也挂了彩,霍瑶光意识到,她们两个现在真地是身陷绝境了。

    黑衣人不给她们喘息的机会,轮番攻击。

    霍瑶光身上的暗器,也马上就要不给力了。

    嗖!

    一道利箭破空的声音传来,让霍瑶光的眼睛亮了亮。

    青苹一个回旋踢之后,再次稳稳地落在了霍瑶光的身侧,同时,手起刀落,又杀了一个攻过来的刺客。

    霍瑶光刚刚露出笑脸,就看到一只梅花镖朝着自己的面门,直飞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