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理直气壮的霍瑶光(二更)
    霍瑶光因为看到了这些姑娘,听到了这些姑娘悲催的身世以及更为悲惨的故事,一时就心潮澎湃了。

    好似是到这里来,找到了自己的第一件特别想做,无比急切地想要去做的事儿。

    那就是要想方设法地提高女子在这个世界的地位。

    当然,男女平等是不可能的。

    那是连想都不要想的。

    男尊女卑什么的,古来有之。哪怕是在她曾经生活过的另一个世界里,女人的地位也同样是不比男人的。只是表面上说地比较好听而已。

    只是,自己既然来到了这里,就总要做些什么,不然,岂不是太对不起老天的安排了?

    心里头有了这个计划,自然就要开始盘算了。

    至于那些愿意习武的姑娘们,被青苹按年纪大小,分成了两拨。

    “殿下,有的姑娘年纪太大了,十五了,再想练,只怕是有些难度。”

    “那你就把话跟她们挑明了,若是她们还执意想要学,你就教。若是改了主意,就做其它的。”

    “是,殿下。”

    霍瑶光将苏嬷嬷和秦姑姑二人都叫了进来。

    “坐吧,这里没有外人,不必拘束。”

    “这可不成,您是主子,在您面前,哪有奴婢们坐着的道理。”

    霍瑶光听了这话,微微皱眉,转而看向了秦姑姑,不明白她的转变为什么会这么大。

    难道就只是因为这里才是楚阳的大本营,所以,她必须要严格地遵守主仆间的这条线?

    既然她们不想坐,霍瑶光也就不勉强了。

    “找你们过来,也只是想问问,民间的姑娘,大多从几岁开始学习针织女红?”

    “回殿下,这几岁的都有,有的六七岁就开始学了。”

    “都会学吗?”

    “回殿下,都会学。民间的女子大都是手巧,也是为了讨生活。”

    霍瑶光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这些姑娘们可读书?”

    苏嬷嬷愣了一下,看向秦姑姑。

    秦姑姑蹙眉,“回殿下,西京也是这些年的日子好过了些。可是这西京的繁华,也不过是表象,民间的女子,大多生活不易,家中便是有男童,都未必能上得起学堂,更何况是女子了。”

    这意思,也就是说女孩子基本上都是不上学堂的。

    这可不行。

    很多事情,之所以男人可以,女人不可以,就是因为女人不识字!

    若是女子识字了,也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那些男人是不是就觉得女人要翻天了?

    “我知道了。秦姑姑,你帮我留意一下,这西京城外附近,我指的可不是城内,看看可有合适的宅院。”

    “不知殿下想要多大的,又有何用处?”

    “三进的吧。房子越多越好。主要是实惠的,房子不破能住人就可以,没必要太奢华。”

    “是,殿下。”

    秦姑姑一脸狐疑,不明白她这是想要做什么。

    晚上,楚阳回来,一脸疲倦。

    “这么累?”

    “还好。只是卷宗太多了,看得我眼都花了。”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捏着自己的眉心。

    霍瑶光给他倒了一盏茶,“可用过晚膳了?”

    “嗯,在书房里吃了一些。你呢?”

    楚阳说到这儿,立马睁开眼,一脸关切地看向她。

    “我吃过了。”

    楚阳一把拉住她的手,“这几天太忙,冷落你了。”

    “不会。我也很忙的。”

    楚阳的嘴角一抽,怎么就觉得他这盛世美颜越来越不好使了呢?

    “我听秦姑姑说你要找宅院?”

    “嗯,是有这个打算。”

    “为什么一定要在城外?”

    “一是觉得城外比较清静,二来,是觉得费用还低一些吧。”

    楚阳点点头,随后手一用力,将人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还是在城内找吧。这西京虽然有二十万的驻军,可是之前也正是因为这些驻军,所以,百姓们一直都是不堪其扰。城内,至少他们不敢乱来。”

    霍瑶光心头一惊,“到底是兵还是匪了?”

    楚阳苦笑,“容极已经在尽力地整治了。只是,那些痞气和匪气,也非一日之功,再说了,二十万大军呢,云容极一人也未必能面面俱到。总会有一些自作聪明之人。”

    霍瑶光明白了。

    不管怎么样,还是应该将安全二字放在第一位的。

    “我知道了。那个,我还想问问你,我能不能做些自己想做的事?”

    楚阳挑眉,“说说看。”

    霍瑶光简单地将自己的意思说了一遍,说到后面,不免有些义愤填赝的状态了。

    “你说这个世道,女人是不是很悲哀?没有办法选择出身,也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夫君,生儿生女,原本就非一个女人能决定得了的,凭什么就要被当成了生产的工具?”

    这样的说法,楚阳还是头一次听到。

    “自古以来,先人们都是注重传承二字的。若是一家没有了男丁,便觉得自家的东西后继无人了。”

    楚阳倒不是在为这个世道的男人们开脱,只是实话实说。

    霍瑶光皱眉,“那你将来是不是也必须得有个儿子?”

    楚阳愣住,怎么又绕到他的头上了?

    “这个事儿,不急,还是你的身体最为要紧。”

    向来有些糊涂的楚阳,这一次竟然莫名其妙的高情商了。

    这样的回答,简直就是完美到爆!

    听到了霍瑶光的耳朵里,这就是儿子女儿都不重要,只有你才是最重要的!

    霍瑶光的唇角微微勾起,还算是满意。

    “那你觉得我的计划可行吗?”

    “可行是可行,只是,若是民间的女子读书,哪儿来的银钱呢?”

    这的确是一件难事。

    霍瑶光这两天也曾出去看过,城外的一些百姓,最多也就是能填饱肚子,哪儿来的银子再给女儿读书?

    真有那个闲钱,也应该是想着如何给儿子娶一房媳妇儿,或者是供儿子赶考了。

    “是呀,没有银子,总归是有些难办。”

    事实上,霍瑶光和楚阳二人的手上不是没有银子。只是那些银子,大都已经有了计划。

    那个是不能动的。

    至于霍瑶光手头上的一些闲钱,自然是可以用的。

    可总不能一直都是公益的!

    霍瑶光的手上就算是有再多的银子,也是经不起这么花销的。

    头疼!

    霍瑶光叹了口气,抬手抚额。

    “你想做什么都可以,若是银子上真地有了难处,我再想办法。”

    霍瑶光一听到办法两个字,自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百里无情。

    “他的玥宝阁不是相当地能赚钱吗?在西京有没有?”

    “有。”楚阳笑了,“你是打算让他当苦役了?”

    霍瑶光送他一记白眼儿,“别把话说地那么难听,我这也是为了西京的百姓,更是为了你的名声。”

    楚阳挑挑眉,倒是从善如流地附和了一句,“娘子说的对。”

    宅院么,倒是不需要再另外找了。

    百里无情在西京城内置有多处的房产,最终,霍瑶光选定了城东的一处大宅子。

    一来是因为那里离热闹的街市稍远一些,二来,也是因为那套宅子最大。

    “我们先去那里看看,我得知道这宅子的构造是不是合适。”

    “好。”

    百里无情自打确认了她的身分之后,自然是无条件地听命于她。

    霍瑶光说什么他都说好。

    楚阳看了都觉得自己这个夫君当地跟假的一样!

    总有一种自家娘子被人觊觎的感觉。

    霍瑶光转了一大圈儿之后,对这里的布局还算是满意。

    “这是几年前买下的,一直不曾有人住过,殿下想搬过来?”

    霍瑶光摇头,“不是,我另有用处。那就说好了,这宅子我先用着,若是你们百里家有急用的时候,再提前跟我说,我再给你们腾出来。”

    “不必了。既然是殿下看中的,那这套宅院以后就是殿下的了。”

    霍瑶光怔住,还有这好事儿?

    就因为自己是赫连王族的后人?

    怎么突然又有一种不真实感了?

    “那个,百里公子,你这样让我很不习惯的。”

    百里无情笑得一脸无害,“殿下不必担心。属下对殿下并无所图,只是尽忠而已。”

    霍瑶光只觉得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以后还是别笑了。”

    百里无情怔住,这又是什么意思?

    霍瑶光见他当真了,不由得又是一声轻笑,“走吧,逗你的。”

    有了地方,这算是硬件儿设备有了一个大的着落。

    可是接下来,才是真正让霍瑶光头疼的。

    比如说,女先生,她去哪儿请呀?

    这西京不比京城,这里因为离边关近,再加上水土的原因,这里的民风都有些剽悍。

    男女之间的大防,也没有京城那么严苛。

    这一点,霍瑶光还是觉得很不错的。

    只是,女子读书识字的,实在是少。

    就算是有,要么是闺中千金,要么就是已经成为名门夫人,怎么可能会愿意来此当一个女先生?

    看来,只能先从自己的身边挑人出来了。

    至少,可以教一些简单的字。

    霍瑶光还在琢磨着,自己应该用一种怎样的模式来将这个学堂办起来呢?

    单纯的读书识字,肯定是不可能的。

    百姓没有这个银子,而她自己的经济能力,也不可能一直这样无私地办下去。

    那么,就得另想办法了。

    “先发出告示,就说招五十名七至十五岁的姑娘来学习女红,教女红的师傅,都是京城中有名的绣娘。”

    秦姑姑脸色略有些严肃,“殿下,那这告示上,可需要言明要缴纳多少的银两?”

    “这样,我写个初稿,你找人直接腾抄一遍就可以了。”

    “是,殿下。”

    当秦姑姑看完她写的这个之后,就吓了一跳。

    “殿下,您是认真的?”

    “自然。我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吗?”

    秦姑姑做了一个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殿下,您这不收学费也就算了,竟然还全部供应食宿?”

    “嗯。就是这个意思,放心,我自有主张。”

    “这?可是还要给她们银子,这是不是不太合适?”

    上面可是写着,无论是谁家的女儿,只要是送过来,可得十两银子,条件之一,便是要让女孩子签下五年的活契。

    十两银子,可以买下一个死契的丫头了。

    “姑姑安心,我不会做赔本儿的买卖的。再说了,这件事情,也是要看得长远,不能只看眼前的。”

    秦姑姑想到了之前这位主子的所作所为,再想到了王爷的叮嘱,也便依言退下了。

    既然是主子的意思,那就照办吧。

    霍瑶光想到的,自然不是如何单纯地去养活那些无依无靠的女孩子。

    她想的,是如何教会她们生存,如何让她们用自己的双手来会自己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当然,对于她而言,教会这些女孩子的同时,也应该为自己创造一些应有的价值。

    否则,这学堂可是办不下去的。

    霍瑶光在告示中声明,虽然是可以包食宿,但却是需要她们自己来打扫,自己洗衣做饭,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做。

    发出这样的一份告示,也是为了避免一些人浑水摸鱼。

    而且,霍瑶光特意叮嘱了秦姑姑,将这种告示贴到城外的村子里,再找到当地的保长,由他们来帮忙说服一些村民。

    霍瑶光没有想到的是,这五十个女孩子,召集地太容易了。

    其实,霍瑶光一点儿也不高兴。

    招集的容易,只能说明,这里的百姓们生活条件并不好。

    现在楚阳全身心都放在了西京的一些民生上面,而霍瑶光也因为初来乍到,自然不能贸然地就去查探军中的一些事,所以,她现在先做这个,倒是正好让人都以为她就是一个贤内助的身分。

    霍瑶光亲自去了一趟学堂。

    看到这些姑娘,高高矮矮,各不相同。

    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很瘦弱。

    据秦姑姑说,绝大部分姑娘在看到了窝窝头时,眼睛都是放光的。

    还没让她们看到白面馒头呢。

    请来的绣娘将这里的姑娘分成了三个班。

    从来不曾学过的,有一点儿基础的,勉强能做出完整的绣品的。

    “殿下,当真要让她们自己动手做饭吗?”

    “按年龄给她们每个人都要分派任务。年纪小的,可以擦擦桌凳,扫扫屋子。年纪大的,做饭挑水,再加上一些拆洗被褥的活计。”

    “是,殿下。”

    霍瑶光弄这个,可不仅仅只是为了行善。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这么简单的道理,她自然是要运用起来的。

    “这里还是要安排一些婆子和大丫环的。总得有些规矩。”

    “是,奴婢明白。”

    从外面看,这里就是一处再普通不过的宅院,上面甚至是连块儿门匾也没有。

    因为是当做学堂来用,所以,霍瑶光并没有重新装葺,只是让人里外地打扫了一遍。

    干干净净地,也就是了。

    “殿下,这些人只学女红吗?”

    “嗯。先只学女红,剩下的,不着急。”

    这只是第一步。

    慢慢来。

    霍瑶光看着她们,不由得想到了前世自己曾学到过一个词:裂变!

    只要将这些人都教好了,后面的事情再做起来,自然就容易得多了。

    霍瑶光不傻,怎么可能真的就只是免费地教她们本事,再免费地供她们吃住?

    这里的每个人,都是签了五年的活契的。

    换言之,现在,她们都是霍瑶光的人。

    只要霍瑶光不杀了她们,那她们怎么样,都是霍瑶光说了算的。

    其实,霍瑶光也是没办法了。

    既不想有人浑水摸鱼地进来,又想着能真正地为这里的姑娘们做些实事儿,偏偏还只能用这种有些下作的法子。

    好像自己是人贩子一样。

    可是,到了她这里,至少不会让她们被卖去那等不堪的地方,更不会让她们去嫁给一个六七十岁的糟老头子。

    无论怎么看,都是到她这里来,最为稳妥的。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女孩子,都是自愿来的。

    在她们看来,到这里,总比被卖进了青楼里要强得多。

    刚回王府,就被百里无情给拦住了。

    “殿下,您现在不是忙这些杂务的时候,当务之急,您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霍瑶光哼了一声,“没办法,你之前不是忙吗?那些赫赫文我又不认识,只能等着你闲下来才能练了。”

    百里无情,“……”

    身为赫连王族的后人,却不认识赫赫文,您怎么还这么地理直气壮?

    好像是理所当然一样!

    这底气是不是也太足了点儿?

    ------题外话------

    百里无情:我早晚有一天能被你们夫妻俩给坑死,哦不,是被你们给气死!

    楚阳:有本事现在就去死呀!

    百里无情吐血三升!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