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有收获了(一更)
    次日,霍瑶光早早地起身,和楚阳一起在县城里转了一圈之后,就去了县城外的最近的一处荒山。

    临近之时,只见蔓草荒烟,明明离县城不是很远,可是这里一大片的荒地却无人开垦,也看不到一个村子。

    “听说这里去年有一场大旱,很多人都直接逃生去了,所以,这个义阳县的实际人口锐减,到现在,一个县,竟然是连一万人都不足了。”

    霍瑶光还真是有些吃惊。

    整个义阳县,这么多的村子镇子,竟然连一万人都不足。

    难怪,看起来到处都有几分的凄凉感。

    “这是什么山?”

    霍瑶光看了一眼距他们大概还有百米的荒山。

    “这个就是当地的一处荒山也没有什么名字,扶阳郡的山比较多,大山小山的,因为太多,既非名胜古迹,自然也就没有人在意它叫什么山了。”

    楚阳皱眉,“县志上应该有记载。咱们先过去看看吧。”

    到了山脚下,终于发现,在他们的东侧大概百余米的位置有一处小村落。

    更准确地说,是有几套房舍。

    “先上山看看吧。”

    霍瑶光提议,楚阳点了点头。

    真正地上了山,就不能说这山是光秃秃的了,也会有一些树木,只是太过稀少了些。

    所以,从远处看,只能看到一些**的石头,才会觉得这里就是一处秃山。

    “这种地方,动物少,猛兽也少。若是以打猎为生,只怕连自己都吃不饱。”

    一路走来,见过的活物,屈指可数。

    霍瑶光叹了口气,看来,这种地方之所以穷,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人都说靠山吃山,可是这种地方,不怎么长树木,自然也就没有林子。

    没有林子,如何能引得那些小动物过来?

    “前面好像是有个洞。”

    古砚说着,点了一个火把,直接进去了。

    很快,又一脸失望地出来了。

    “应该就是天然的一处石洞,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就这样,一行人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山洞倒是见了不少,可是有价值的,一个也没发现。

    霍瑶光开始关注起这里的石头来。

    就这种材质,便是做石雕,也是不成的。

    真的就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了?

    霍瑶光真有些头疼了。

    百里无情微微摇头,“看来,这里怕是会一无所获了,我们还是下山吧。”

    楚阳也觉得不太可能会有什么惊喜了。

    这里的东西,几乎是一目了然。

    没有植被,活物极少,而且就这里的石头来看,也是没有什么价值的。

    正准备下山,霍瑶光咦了一声。

    众人都看了过来,见霍瑶光伸手在地上扒拉着。

    “你们看!”

    霍瑶光捡起一小块儿的石头,黄色的,有点儿像是黄金,可是又不太像。

    再仔细看,就能看出明显与黄金的差别了。

    那石头呈黄褐色锖色。底部还有条痕绿黑或褐黑。具有强金属光泽,不透明,拿在手上的感觉,倒是还有几分的美观。

    霍瑶光快速地回忆着自己曾学到过的一些知识,很快就有了结论。

    “这应该是黄铁矿!”

    楚阳和百里无情都有些意外,“黄铁矿?你确定?”

    “这种矿石,是不能炼铁的,不过,却是可以经过提炼之后,加工成一些廉价的首饰,又或者,是做成一些首饰镶嵌的底座。虽然不比铁矿的价值高,可总比没有强!”

    霍瑶光脸上的神色总算是有了几分欢愉,楚阳看她这样子,心里一下子就觉得有了底。

    “这东西果真能成?”

    霍瑶光点点头,左右看了看,“大家散开,各自去找找看。现在需要确定,这石头到底是不是这座山上出的。”

    “好。”楚阳一声令下,众人散开。

    楚阳陪着霍瑶光一直攀到了山顶。

    很快,古砚和百里无情都有了发现。

    特别是古砚,看着被他凿出来的一个小型的坑的时候,霍瑶光的眼睛就亮了。

    “先别动。我再看看。”

    古砚则是眼睛微亮,“殿下,这是医书上所说的石髓铅。有散瘀止痛,接骨疗伤的功效。”

    楚阳抬头看过去,没想到,这种东西还能入药?

    霍瑶光嗯了一声,事实上,这东西是不是能入药,她也不知道。

    不过,古砚说能用,应该就是错不了的。

    “这东西的效用,若是能大量地制作成药剂,直接存于军中,绝对是既降低了成本,又能起到很好的药效。”

    看到古砚这兴致勃勃的样子,楚阳就更加确信,这一趟,没白来了。

    “楚阳,看样子,你需要派人将这里围起来了,最好是通知当地的官府,准备招募一些长工吧。”

    霍瑶光看过了,这里黄铁矿的含量虽然不算太丰富,可是十年八年之内,也未必是能开采的完的。主要是现在都是用的人工开采,这速度和效率,自然是慢了太多。

    至少,可以解决一下当地百姓们的口粮问题了。

    “可是开采这些矿石,需要的人力好解决,这银子又从哪儿来?”

    两人相视一眼,随后将主意齐齐地打到了百里无情的身上。

    百里无情立马退避三舍,“我们玥宝阁可是从来不用这种低档的东西,别看我!”

    霍瑶光的嘴角一撇,好吧,这种东西,的确是只能做一些廉价的首饰,也就是民间的百姓们图个好看,戴一戴的。

    “找云容极!”

    楚阳沉默了一下之后,有了决断。

    古砚不是说了嘛,可以制作成一些药剂的。

    有接骨的疗效呢!

    “云容极会答应?”

    楚阳笑得一脸奸诈,“这种事情,朝廷都是会拨款的。就算是无仗可打,军中的将士操练中受伤也是难免之事,所以这伤药,怎么可能少得了?”

    “可是,这个不是朝廷统一配送的?”霍瑶光觉得楚阳的想法不太好达成。

    “朝廷事多,哪里能样样顾得上?再说了,只要云容极以当地就有这些伤药为由,岂不是能更省事儿?最关键的是,不用朝廷多花银子,再派人护送了,朝廷也会乐意的。”

    这么说,倒是也挺有道理的。

    只是……

    霍瑶光看了一眼那些石头,“就凭这个,才能要多少银子呀?”

    楚阳抬手在她的额头上敲了一下,“笨!伤药,可是分好多种的。咱们府里头还住着一个巫灵子呢,你忘了?”

    “所以?”

    “至于其它的药材嘛,自然不是问题了。行了,大致的方向,我已经有了,接下来,就得先让人把这里围起来了。”

    不仅要围起来,还在要这里征用一些土地。

    当然,因为都是荒地,倒也省了他们的事儿了。

    只是还要再建房子什么的,总要消耗一些人力的。

    霍瑶光叹了口气,“我说这里的石头都不适合做石雕呢,太脆了。受敲打时很容易破碎,破碎面是参差不齐的。只是这黄铁矿的用项,好像是不怎么广泛呢。”

    这个,也让楚阳刚刚兴起来的热血,又冷了下去。

    是呀,这用向,的确是小了一些。

    霍瑶光手扶着下巴,半蹲下来,然后仔细地看着这些石头。

    突然想起来,这些石头也并非是只能做药用的。

    如果她没记错,黄铁矿是提取硫的原材料中的一种。

    而硫的用向,可就广泛得多了。

    硫是多种氨基酸的组成部分,由此是大多数蛋白质的组成部分。霍瑶光刻,它主要被用在肥料中,也广泛地被用在火药、润滑剂、杀虫剂中。

    火药嘛,不太可行。

    因为这里的条件所限,而且,火药这东西的杀伤力太强,一旦真地研制出来,只怕会给这个世界带来灾难。

    她不能为了自己强大,就什么都不考虑。

    不过,还是可以试试提炼出硫这种东西来,说不定,可以做成肥料,或者是杀早剂,从而提高整个西京百姓的生活水准呢。

    只是,提炼起来,还是有一定的麻烦的。

    “我们能不能先带一些黄铁矿回去?”

    楚阳看她这样子,就知道她已经是另有打算了。

    “可以。这里是西京,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人会拦着你的。”

    霍瑶光笑笑,“这里的地方可不小,你打算怎么弄?”

    “先回吧,先让这里的县令来见见本王再说。”

    义阳县这种地方的县令,自然不可能是有背景的。

    若真是上面有人,也不可能到了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当官儿了。

    真见到了县令的时候,霍瑶光还吓了一跳。

    竟然注意到他的官服上,还带着补丁呢。

    “下官义阳县令刘俊,参见王爷。”

    “免礼。”

    “谢王爷。”

    刘俊站起身来,头仍然低着,做了几年的知县,还是头一次见到刺史这么大的官儿。更是头一次见到了朝廷的亲王!

    心里多少有些紧张,这手都在微微地打着哆嗦。

    “你在此做了多久的县令了?”

    “回王爷,下官在此已经当了七年的县令。”

    七年?

    楚阳微微皱眉,按朝廷的规矩,外放的县令都是五年一次考核,基本上说穿了,就是要动一动了。

    要么是平调,要么就是升迁,真正被贬的,少之又少。

    可是这一位,竟然能窝在了这种地方长达七年,也算是一个有本事的了。

    “为何不曾调任?”

    “回王爷,下官才疏学浅,难当大任,一直不曾将这里管治得有起色,所以,才引得上峰不满。”

    倒也不是一个迂腐之人。

    不曾将所有的责任都往外推。

    因为这个回答,楚阳和霍瑶光倒是对他有了几分的好感。

    “本王问你,城外东南方向的那座荒山,可有名字?”

    “回王爷,那里名叫鬼愁山,因着那里荒芜,所以才有了这个名字。”

    鬼愁山?

    这是连鬼来了都发愁的地儿?

    “你将这座山给本王大致的介绍一下。”

    “是,王爷。”

    刘俊站着说了差不多有一刻钟的功夫,楚阳与霍瑶光对视一眼,两人都微微点头之后,对于这个县令,倒是多了几分的满意。

    “王爷,大概就是这么多了。”

    “你是说,这鬼愁山附近的住户,总共不超过百户?”

    “正是。别看这鬼愁山大,可是因为地势和土壤的原因,这里种什么收成都不好,所以,人家就越来越少了。”

    “行了,本王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将这些住户全部迁走,另行安置,鬼愁山附近二里地之内,都不得再有人烟,本王会派人过来,到时候,具体事宜,你们再一起协商。”

    “是,王爷。”

    刘俊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问道,“不知王爷,意欲何为?”

    楚阳抬了抬眼皮,高深莫测地睨了他一眼,“本王的事,你也敢管?”

    刘俊吓得头皮发麻,背后出了一身的冷汗,“下官不敢。只是在其位,需某其政。”

    这句话,倒是说到了楚阳的心坎里头了。

    “嗯,这话说地不错。”

    “另外,你再发张告示,招一些苦力,本王会在鬼愁山附近修建一些房舍,当然,之前那些住户的房舍,本王也全部征用了,至于赔偿的银两,回头你们再议。”

    “是,王爷。”

    “对了,再招一些年纪大一些的妇人吧,会做饭洗衣的那种。”

    刘俊听地更糊涂了,王爷这是打算做什么呀?

    这个问题,没有困扰刘俊太久。

    楚阳一行人离开之后的第二天,楚辽就带人过来了。

    不仅带了人过来,还带了一个好消息过来,可把刘俊给乐坏了。

    为什么?

    因为楚阳现在虽然是在西京,手底下也有一支亲兵,可到底是人手有限。

    而那二十万大军,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动的。

    所以,楚阳和霍瑶光一商量之后,直接就决定,从义阳县这里征用壮丁,不是入伍参军,而是以培养王府侍卫为由来征用。

    这个理由,简直就是比当兵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不仅有吃有穿,而且还有月银可以拿!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呀!

    而且,义阳县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人,多多少少,总能刺激一下义阳县的经济吧?

    于是,刘俊的内心沸腾了,激动地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哪怕是之前得知自己这辈子可能只能窝在这里当下小县官儿的时候,他也没有这么激动过。

    刘夫人看到他这样子,还真以为他是疯魔了。

    当然,静王府要的人,自然不可能是什么人都成的。

    三轮筛选,一个一个地来。

    报名的男人队都排地看不见头儿了。

    楚辽有些懵,不是说这整个义阳县也没有多多少人吗?

    怎么这么多人来报名?

    被涮下来的人,也没有多气馁,多走几步,到了那边去准备当苦力了。

    听说,苦力也不是白干的。

    虽然银子比王府的侍卫少了些,可总归是银子呀。

    于是,义阳县彻底地热闹起来了。

    也因为这个,刘俊忙得是脚不沾地的。

    一连几天,都是睡在了县衙里头,一睁眼,脸都不洗,就又开始继续招呼人办公。

    至于洗衣做饭的婆子,自然就比较好找了。

    这义阳县的那些女人们,可是闲得都不知道咋过了。

    一听说她们也能挣银子,而且还不用卖身,哪个不乐意?

    总共招了三十个婆子,按楚辽的意思,就是年纪太小的不要,太大的也不能要。

    为什么?

    年纪太小的,怕在这里惹麻烦,都是些血气方刚的汉子,万一出点儿啥事,咋办?

    这年纪大了,都成老太婆了,自然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了。

    主要是那些年轻的汉子也实在是下不去口呀。

    这里干地热火朝天,而另一边,扶阳郡的府衙里,则是安静得有些诡异了。

    一个身穿白袍的男子站在窗边,姿态闲适,只是这眸底,却泛着点点冷光。

    另一个身穿官袍的中年男人,略有些肥胖,此时却在一旁恭敬地站着,时不时地,还抹一下汗。

    “公子,义阳县的事,下官即刻去查,一定会尽快给您一个消息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