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初见(一更)
    楚阳思索了半晌,最终还是觉得这个刘俊义就在西京城内。

    他们乔装易容,混入了郡尉府中,到底有何目的?

    按道理来说,若他们只是为了报仇,那么既然有接近伙房的机会,为什么不试一试投毒?

    是没找到机会,还是压根儿就没想过报仇,而是另有目的?

    楚阳的眼梢微挑了一下,“是为了麒麟卫!”

    这么一想,一切就都解释得通了。

    他们之所以入郡尉府,应该也是为了打探袭击他们的人的底细。

    原以为是郡尉府的人,或许,是打听出来与静王府有关,所以,便又撤了。

    那么,接下来,他们是不是应该就要潜入静王府了?

    原本清冷的一张脸上,顿时就浮上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低喃了一声,“还真是有些期待呢。”

    霍瑶光带着霍瑶瑜一起去了任府,在任夫人的陪同下,一起敲响了任宁宁的院门。

    距离任宁宁闭关已经大半个月了,原本任宁宁还不想开门的,可是听说是静王妃来了,哪里还敢再作?

    连枝一见到自家主子,两眼就放光,再细看,似乎是还要哭的样子。

    霍瑶光抬手在她的头上轻点了一下,“出息!”

    连枝一时也哭不出来了,嘻嘻笑了两声。

    而任夫人在看到了女儿之后,完全就是呆掉了!

    任宁宁还是很胖的,可是跟以前比,简直就是瘦了太多。

    如果说以前任宁宁是个两百斤的胖子,那么现在,应该就更像是一个一百八十斤的胖子。

    这前前后后,累计到现在,也算是减了不到一个月。

    霍瑶光也没想到,任宁宁的变化竟然会这么明显。

    因为一直在坚持运动,并且脸上也用着霍瑶光给她特制的玫瑰露,所以,虽然是暴瘦,可是任宁宁的皮肤并不见松驰,这一点,霍瑶光不得不佩服起自己的先见之明了。

    若是自己没有早早地将这些准备下,只怕任宁宁现在会瘦得脱了相的。

    进屋之后,任夫人拿着以前任宁宁的衣服跟现在的对比了一下,腰身上,竟然差了三寸用余!

    这简直就是太震撼了。

    以前不管是用什么法子,任宁宁都没能瘦下来。

    现在虽然还是有些胖,可是很明显,已经瘦了太多,而且,至少看上去,不会让人觉得她是个圆的了。

    “这双下巴基本上快没有了,宁宁,你还真是能干!”

    任夫人眼中带着泪,天知道她这个当母亲的是有多着急。

    转过脸,想也未想,直接就给霍瑶光行礼了。

    “多谢王妃!”

    “任夫人快快免礼,无需如此客气的。”

    任夫人拿帕子擦了擦眼角。

    不是她太激动,实在是任宁宁的变化太大了。

    脸都小了一圈儿。

    当然,也因为脸小了一圈儿,所以,原本有些小的眼睛,这会儿看起来竟然也不是那么小了。

    之前肉嘟嘟的小手,此时也是看起来更像是一只女人的手了。

    “王妃大恩,妾身当真不知该如何回报了。”

    “任夫人太见外了。任大人为了整个京西州做事,公务繁忙,咱们这些女人,也就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你说是不是?”

    任夫人笑了笑,可是心底却打起了突,总觉得这话,哪里有些怪。

    似乎是说地有些过了呢。

    “任夫人,任小姐能有这样的进步,也是多亏了她自己能有这个毅力,可以坚持下来。”

    “还是多谢王妃的药和方法才是。”

    霍瑶光笑了笑,“其实,本妃今日过来,还是有事想找任夫人帮忙的。”

    “殿下请讲。”

    霍瑶光喝了一口茶,转头道,“宁宁,我三妹妹也是一个喜欢花花草草之人,一进你们任府,就闻到了浓浓的花香味儿,不如你带她去看看?”

    “好,那殿下和母亲慢慢聊。”

    霍瑶光看她们两个走远了,这才正色道,“听闻任夫人也是名门之后,令尊还曾在国子监任教?”

    任夫人微怔一下,不明白怎么就扯到了自己的父亲身上。

    不过,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回殿下,家父之前的确曾在京城任职,不过,已致仕多年了。”

    霍瑶光点点头,任夫人的父亲曾是一代名儒,而且又曾在国子监授学,绝对可以说是人人都争而抢之的好先生了。

    “是这样,听闻几年前,老先生到了西京,不知现在下榻何处呀?”

    “劳殿下惦记了。父亲原本就是祖籍西京,如今在乡下养老呢。”

    霍瑶光不动声色地笑了笑。

    像是这样的名门大族,怎么可能会真地躲在了某一处养老?

    就算是不为自己着想,也总该为了自己的儿孙们着想吧?

    这分明就是想要看清楚这大夏的局势而已。

    眼下,正是夺嫡之时,朝中几位皇子的实力相当,那位老先生,应该是怕自己不好站队,又或者是站错了队吧。

    啧啧,还真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

    真不知道,是谁说读书人都迂腐的。

    分明就是太奸诈了!

    霍瑶光心里腹诽了两句之后,面上仍然挂着浅浅的笑。

    “其实,我也是听王爷说的。之前王爷曾说,见过了府上的任公子,觉得他的一些见地,颇为精妙。只是可惜了,有这种见解的书生太少了。后来,无意中听任大人提及,任公子是被曾老先生教导长大的,这才恍然大悟。”

    任夫人不敢有所懈怠,全程都是提着一颗心跟她说话。

    “殿下谬赞了。”

    “任夫人也不必谦虚。本妃也是听王爷说的,想必,王爷的眼光,还是错不了的。”

    任夫人只能是讪讪地笑着。

    还能说什么?

    说自己的父亲没有那么大本事?

    还是说,自己的儿子只是学了一些皮毛?

    那岂不是在打王爷的脸?

    总有一种,王妃此来,不同寻常的感觉。

    霍瑶光也不着急,本来嘛,自己今日上门,也没想着一次就中。

    “任夫人,令尊满腹经伦,哪怕是厌倦了朝堂争斗,至少,也当广授子弟,也能为我西京,为大夏尽一份心力,任夫人以为如何?”

    任夫人听明白了,这是想着让她的老父亲出山呢。

    只是,父亲的心思,可不是别人能轻易地猜透的。

    “这件事情,妾身会征求一下父亲的意见。您也知道,父亲年纪大了,只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

    “任夫人太客气了。其实,只要是曾老先生愿意,这西京书院的山长,还是可以的。哪怕是不在朝堂上为君分忧了,可是若能桃李满天下,也是为我大夏而尽了一份力呢。”

    “殿下说的是,妾身一定会劝劝父亲的。”

    “有劳任夫人了。”

    另一边,任宁宁带着霍瑶瑜兴致勃勃地介绍着园子里的风景。

    “你那那边。”任宁宁的脸上一抹骄傲之色,“那座亭子的字怎么样?”

    霍瑶瑜看了一眼,金闪闪的三个大字,倒是很惹眼。

    “不错。苍劲有力。难道是任大人的手书?”

    任宁宁笑得眼睛都要弯起来了,“不是。我告诉你哦,这是我哥哥写的,而且还是在我哥哥十六岁的时候写的,怎么样?是不是很棒?”

    霍瑶瑜闻言,不由得面有惊诧之色。

    再看向那几个字,一时间竟有几分的难以置信。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竟然能写出这般浑厚有力的字,当真是少见!

    霍瑶瑜又暗自摇头,或许是因为自己是女儿家,所以,见识比较少而已。

    “令兄果然是才华横溢,不愧是才名远播了。”

    “瑶瑜姐姐说话怎么这样文绉绉的?跟我哥哥一样,真有些受不了。”

    任宁宁就是天生爱玩儿的性子,打小便不爱读书,能识得几个字,也便算是不错了。

    “任小姐平时不读书吗?”

    “读呀。”任宁宁有些满不在乎的样子,“不过,我只读一些简单的戏本子。那些什么之乎者也的,我读不来,也不喜欢。”

    看到她这样的性子,霍瑶瑜其实又是有几分羡慕的。

    身为女儿家,有多少人是能真正活得出自我的?

    长姐算一个,眼前这位,估计也能算一个吧。

    因为有着家人的宠爱,所以,她可以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可是,又因为家人教的好,所以,有违道德人伦之事,她又是不会做的。

    这样的姑娘,当真是天生好命!

    “瑶瑜姐姐,你们侯府的姑娘,都跟你一样吗?”

    霍瑶瑜仔细地想了想,摇摇头,“不一样。我们姐妹们虽然都读书,可是读的内容不同。要说是读地最好的,我觉得还是长姐。”

    “嗯?”

    “就是静王妃。”

    任宁宁哦了一声,两只眼睛也是亮晶晶的,“我也超喜欢那位静王妃的。她好漂亮,而且你说她怎么就能将自己的身材保持的那么好?对了,她的体态也很美呢。”

    霍瑶瑜有些哭笑不得。

    像她们这样子,才是正常女儿家的身材吧?

    至于长姐,她虽然成亲了,可是又不曾生过孩子,怎么可能会太雍肿了?

    “瑶瑜姐姐,我觉得你懂得东西好多呀,那以后你常来这里找我玩儿好不好?”

    任宁宁的年纪最小,上面虽然也有姐姐,可是都已经出嫁了。

    至于哥哥,那么大了,一心扑在了学业上,自然不可能天天陪着她胡闹了。

    如今总算是遇到了一个能说到一块儿去的朋友,自然是格外地珍惜。

    “可以呀,我若是出不来,你也可以去王府找我呀。”

    任宁宁撅嘴,“我不要出门!”

    或许是以前被人嘲笑了太多次,所以,哪怕是现在任宁宁瘦了一些,仍然觉得自己的体态太雍肿了。

    特别是跟霍瑶瑜站在一起,估计自己能顶两个她。

    若是出门,只怕是又要被人笑话。

    霍瑶瑜看她这神色,大概也猜到了一些。

    “其实,这人有不同才是正常。你想想看,若是都长成了我这样,那这个世界得是多单一,多无趣呀。”

    任宁宁的眼神微闪了一下,“你真地不介意和我一起玩儿吗?”

    “傻丫头,我若是介意,此时又怎么会坐在这里跟你好好地说话?”

    任宁宁低头想了一下,好像是想确定一下这话的真实性。

    “瑶瑜姐姐,那你觉得我还有必要再瘦一些吗?”

    这个问题,实在是不好回答。

    霍瑶瑜仔细地想了想,“宁宁妹妹,你的确是有些胖了,美不美,咱们先不说。我之前听长姐说过,这人太胖了,就容易生病。容易头晕,容易心口痛等等。就算是为了你的身体健康,你也应该要想法子瘦下来的。”

    “可我害怕!”

    任宁宁这些日子虽然瘦了得有小二十斤了,可是她的心里,一直都有一些担忧,也可以说,是之前的减肥方法给她带来的阴影。

    “说说看,你害怕什么?”

    任宁宁看了看她,欲言又止。

    霍瑶瑜笑了,“宁宁妹妹是信不过我吗?”

    “不是不是!”任宁宁连忙否认,咬咬牙,“我只是担心,就算是我瘦下来了,回头再多吃几顿,就又胖回去了。”

    原来还是在担心反弹的问题。

    “我听长姐提过,这种法子是在改善你的整个的肠胃,只要你能坚持一百天,以后,你的饭量会变小的。只要自己再稍微注意一阵子,以后,就不会再胖上去了。”

    任宁宁有些不太相信。

    霍瑶瑜轻笑,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骗你对我又没有好处,是不是?”

    任宁宁一想也对,自己是胖还是瘦,跟人家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我一直这么胖,你还愿意跟我做朋友吗?”

    “当然了。但是我相信宁宁瘦下来之后,一定会是一个大美女的。”

    这话,让任宁宁的脸一红。

    事实上,任宁宁原本就生得挺标致的,皮肤白,眼睛也大。

    只是因为这几年越发地胖了,所以,才显得她只有一张大脸了。

    如今瘦了一些,连她自己都发现,好像是比以前看着顺眼了。

    “哥哥?”任宁宁一抬头,正好看到了不远处任宁非在对着她们这个方向笑呢。

    霍瑶瑜也跟着转身,然后看到有两名男子走过来之后,微微低下头。

    “哥哥,这是谁呀?”

    “这位是哥哥的朋友,刘三郎。我请他过府来与我一起作赋的。”

    说着,眼睛瞟向了一旁的霍瑶瑜。

    “哦,刘公子好。”

    任宁宁屈膝,随后又将霍瑶瑜拉了过来,“哥哥,这位是霍三小姐,瑶瑜姐姐,这是我哥哥。”

    霍瑶瑜抬头匆匆瞥了一眼,又快速地低下头,红着脸道,“任公子好。”

    “霍三小姐好。”

    刘三郎这边也跟着见了礼。

    “宁宁妹妹,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虽然是有人陪着,可她总觉得这样私底下的相处不太好。

    而且,那位任公子看她的眼神,似乎是太亮了些。

    这一趟任府之行,霍瑶光自觉已经有了七成的把握。

    大不了,就是三顾茅庐呗!

    当然,曾府的茅庐,可是不需要她这个王妃去顾的,只是不知道那位傲娇的爷,肯不肯拉下这张脸来。

    眼神一转,注意到了霍瑶瑜的脸色微红,“三妹妹?”

    霍瑶瑜似乎是没有听到。

    霍瑶光眨眨眼,看这面相,倒像是桃花开了。

    一回府,就先拉着霍瑶瑜身边的丫头问了几句,之后,便很不厚道地笑了。

    用过晚膳,霍瑶光寻了个借口,叫她陪着自己走走。

    “你们不必跟着。”

    青苹等人,只好远远地跟着。

    “在你的梦里,任家,后来如何?”

    “我记不大清楚了,只知道任家和静王府走地很近。而且,梦里面,我也只是依稀记得任公子一人到了京城述职,我并不曾见过任家其它人。”

    霍瑶光的眸光一亮,“也就是说,你见过任宁非了?”

    霍瑶瑜怔住,半晌之后,才微微点头,脸上闪过一抹怀念,还有一抹愧疚。

    “他是唯一一个肯为我说话的人。”

    ------题外话------

    月底了,月票清零,与其浪费了,不如投给飞雪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