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水刑(二更)
    楚凌被抓了,高小蒙随后追了上去,只是没追多远,就被人给打晕了。

    这一次,麒麟卫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楚刚没有受伤,可是其它的几个弟兄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而刘小二,更是直接就被杀死在了他们的眼前。

    所有人都懵了。

    或许是自打他们麒麟卫成立以来,还没有尝过败绩,所以,这一次的失败,让他们都直接被吓傻了。

    什么时候,麒麟卫竟然也跟失败两个字挂上钩了?

    霍瑶光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反应,好一会儿之后,才微微摇头。

    “好了,地上虽然凉快,也不是这么个凉快法,都起来吧。”

    于是,下一刻,原本的那些尸体,一个个竟然又都站了起来。

    特别是当刘小二站起来,笑嘻嘻地对着几位打招呼的时候,所有人都傻了。

    楚刚的反应还可以说是最快的。

    “刚刚的一切都是假的?”

    霍瑶光点了点头,“是为了训练你们的突发反应。”

    王武似乎是明白过来了,不过,还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训练就训练吧,还弄些杀人的手段,害我们都以为这是真的了。”

    霍瑶光只是淡笑了一声,“若是不做的逼真一些,怎么能让你们相信?又怎么能训练你们的心理承受能力?”

    他们十四个都是一起并肩战斗的。

    感情,自然是和旁人不同。

    同吃同睡同训练,这样的情分,旁人是很难融入进去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霍瑶光才会刻意设计了刘小二被刺中的情节。

    没有什么是比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战友、兄弟死在自己的眼前更具有刺激性的了。

    当然,一方面是想试着激发他们的潜能,还有一方面,也是为了训练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

    果然,大家还都是十分重情义的。

    楚刚看了看四周,“那楚凌和高小蒙呢?”

    “不急。他们现在正在接受审讯的训练,能不能通过,就得看他们自己了。”

    楚凌和高小蒙二人一整夜都没有回来。

    白天,楚刚一开始也是有些心神不宁的。

    不过,一想到了这一切都是小姐的安排,所以,他相信小姐是绝对不会让他们两个有事的。

    至少,小姐不会要他们的性命。

    所以,不必为他们担心。

    接下来,十二个人,就是在这种复杂的情绪下,开始了一整天的训练。

    楚凌和高小蒙虽然没有让人直接用鞭刑,可是也没少被折腾。

    等到天黑之时,两人被送了回来。

    身体上并没有明显的伤痕,只是看两人的衣裳,就知道应该是受到了残忍的惩罚。

    两人从头到脚,都是湿的。

    楚凌和高小蒙二人也算是真正地体验了一把濒临死亡的感觉。

    那些人虽然没有对他们用鞭刑,可是却用了很多既折磨人的**,又能折磨人的灵魂的法子。

    比如说贴加官儿,就是拿纸在脸上糊上,然后洒上水,再糊一层纸,如此反复,可以说是将人活活地闷死。

    那种绝望,他们两个也算是彻底地体验了一把。

    这种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让他们觉得自己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种亲身体会,而且是在不知情,一心只以为自己是被人抓住的情况下,被人如此对待,当真是让他们的精神高度紧张。

    当然,这种训练,事后是必须要有专业的心理医生来进行治疗的。

    霍瑶光恰好就擅长这方面。

    所以,第二天,所有的队员都停止了训练,然后,挨个儿被霍瑶光叫进了一间小木屋内。

    说白了,就是给他们一个单独可以发泄,或者是放松的场合,给他们一个可以将自己的压力外泄的机会。

    这种训练的方法其实是有些残忍的。

    可是没办法,想要快速地提高他们的各种对应能力,这种法子,是最快速,也是最常用的。

    这就好比是实战演习一般。

    只不过,他们的演习,太过真实了一些。

    霍瑶光再次将人都集结在了一起。

    “好了,现在可以说说你们的真实想法了。想想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你们自己做错了什么?”

    十四个人,都十分有默契地没有开口。

    “现在,我给你们机会,能说出自己做错了什么的,我可以酌情考虑削减你们今天的训练量。否则,到底要加多少,那就要看我的心情而定了。”

    众人“……”

    还可以有这种操作?

    凭心情而决定训练量的多少?

    小姐,您真不是在开玩笑吗?

    好一会儿,楚刚先一步出列了。

    “启禀小姐,属下知错了。”

    “错哪儿了?”霍瑶光的声音倒是听起来有些懒散,可是底下站着的这十四个人,却没有一个觉得她是真的不在意。

    “第一,属下在发现了您和刘小二被劫持的时候,略有些慌乱,失去了理智,从而,失去了一个最佳的作战时机。”

    霍瑶光点点头,倒是微微笑了,“不错,还有呢?”

    “第二,属下不应该在未完全明确现场局势的情况下,贸然展开营救。”

    霍瑶光的眉梢微动了一下,表情似乎是越来越满意了。

    “第三,属下在看到您被劫持的时候,太过心急,以至于忽略了您身边的护卫青苹,所以,还是不够仔细。”

    霍瑶光这才正经地看了他一眼,“你分析地不错。若是你能在第一时间注意到我身边的青苹不曾出现,或许,你就能看破这个局了。其实,在现场,我还是给你们留下了很多破绽的,只是你们一直不曾仔细地看。”

    霍瑶光的视线在众人的脸上巡视了一圈儿之后,再次开口道,“又或者说,这种突发情况,让你们有些慌了。你们的准备不够充分,你们的应变能力,还是太差了。”

    楚刚和楚凌对视一眼,经小姐这么一提醒,再仔细地回想当天晚上的事情,的确是疑点重重。

    首先,那个婆婆怎么会死在了他们的寝室前?

    还有,刘小二又是如何被劫持的?

    当时的刘小二手脚都是自由的,而且意识也是清醒的,可是他为什么没有吹响骨哨?

    骨哨是每一个麒麟卫都特意配备的,并且里面还有暗语。

    不管是谁遇到了突发状况,来不及回转传递消息,就用骨哨来互通消息。

    可是为什么,当时刘小二没有用呢?

    算算时间,哪怕是他被劫持了,想要吹响骨哨,也还是有机会的。

    再有,刘小二当时‘死’了,他们却不曾真地上前查看他的尸首,更不曾去辨别他身上的伤口。

    若是稍微仔细一些,就会发现这是一场骗局了。

    可惜,他们还是太过大意了。

    现在想想,疑点重重。

    比如说,婆婆倒地的不远处,有一个洒落的托盘,可是他们都很确定,在此之前,并没有听到有东西落地的声音。

    他们虽然是睡熟了,可是他们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警惕心,是他们必备的。

    可以说,这东西,已经融进了他们的骨子里。

    那么,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那个托盘是被人为地摆上去的,只是为了制造一个假象罢了。

    这一点,怎么之前就没有想到呢?

    霍瑶光看着几人的脸色阴晴不定,就知道他们可能是越想问题越多了。

    “好了,你们现在也不必再懊恼了。这种训练,我们不会长做。我只是想要提醒各位,一定要小心。”

    霍瑶光说完,目光落在了楚凌的身上。

    他的腹部被剑气伤了一块儿,伤地不厉害,连血也没有流多少。

    事实上,如果不是古砚将力道控制得极为精致,楚凌极有可能是会被腰斩的!

    这次的事情,可以说是真地好好地给他们上了一课!

    说到底,他们的应变能力差了一些,还有,对于周围的事物,观察还是不够仔细。

    “若是你们在外执行任务,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按你们前天晚上的表现,估计就是全军覆没了。所以,接下来,你们的训练重点,都清楚了吗?”

    “清楚了,小姐!”

    霍瑶光挑眉,“清楚了?那好,刘小二,你来说说。后期的训练重点是什么?”

    刘小二没料到会被点名了。

    有些忐忑地站了出来,好一会儿才道,“回小姐,属下以为,还是要训练应变能力为主,另外,还要加强你们的观察力训练。这些,可都是要耗费心神的。”

    “是,小姐!”

    看到他们一个个的又格外地精神了起来,霍瑶光也就放心了。

    看来,心理辅导没有白做。

    那天晚上的事情,应该不会在他们的脑子里留下阴影了。

    其实,在霍瑶光看来,麒麟卫的潜力还是巨大的。

    现在的他们,并没有达到她对于利刃的期望。

    所以,还是得继续努力,争取,将这把刀磨地更锋利一些。

    “你们之前曾经亲身体验到了贴加官的残忍,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那只是水刑中的一种。”

    众人一听水刑这个词,不由得都站得僵直了。

    “还有一种水刑,你们或许听说过,却不一定见过。今天,我就让你们来亲身体验一下。”

    霍瑶光话落,观察到这些人的脸上倒是没有恐惧,只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气势时,还是比较满意的。

    虽然,她并不是真的想要弄死他们。

    霍瑶光让人备好了东西,然后将楚刚叫了出来。

    “水刑,是很多的牢房里都会用到的一种刑讯方式。就是将犯人捆在条凳或斜坡上,脚上头下;行刑者用毛巾将受刑者的脸盖住,然后不断地把水倒在上面,使受刑者有了窒息和快被溺死的感觉。”

    话没说完,就听到了在场不少的抽气声。

    显然,已经体验过了一把贴加官的众人,还是明白了这种水刑,应该是比先前试的那一种,更为残酷。

    “我之所以教你们这些,一是希望你们自己能知道,面临这些东西,你们能做的有什么。二,就是在以后你们执行任务时,对于一些硬骨头,我不介意你们可以用一用。”

    接下来,霍瑶光就站在不远处,然后看着他们一个个来亲身地经历这种残忍的水刑。

    事实上,霍瑶光知道,这种刑罚太过残忍了。

    她记得这种刑罚,在东西方都曾被用过,后来也是因为太过残忍,所以后来都被慢慢地取缔了。

    水刑之所以残酷,在于过程中无法呼吸的受刑人在神经中枢控制下,张开大口用力呼吸地吞咽,大量的水被吸进胃、肺及气管中,导致受刑人在水中呕吐、咳嗽,肺及气管分泌大量浓鼻涕,大小便失禁,饱尝难以名状的痛苦,不断死去活来。

    霍瑶光自己,前世也曾亲身体验过一把的。

    这样的刑罚,虽然残忍,可是在真正的审讯过程中,效率极高,能让百分之八十的人开口说话。

    所以,霍瑶光才会将这种刑讯的法子教给他们。

    事实上,这可不是她发明的。

    现在许多地方的官府,都会用到。

    听闻,刑部比这个残忍的法子,还多的很呢!

    水刑的体验,让麒麟卫个个都白了脸。

    不是吓的,而是的确在被施以水刑的过程中,会造成的一个正常的身体的本能反应。

    “今天,我们的训练项目是在水下的搏斗,这一是训练你们的力量和技巧,再就是训练你们在水下的一个精准度。”

    霍瑶光将大致的内容说了之后,就交给了楚刚,然后自己回去休息了。

    楚刚这个队长还是当地很尽职的。

    麒麟卫这边马不停蹄地训练着,那边,楚阳也没闲着。

    有关城西的那一处的相关规划,还是请了不少内行人再来一一核实。

    楚阳可不是只待在了自己的书房里看看公文就算完了。

    他几乎是每天都要出门,忙地跟陀螺一样。

    因为霍瑶光不在,他干脆就一连几天都歇在了书房。

    只是,王妃不在府里这件事,也就只有几个知情的人知晓。

    所以,因为王爷一直宿在了书房,府里就有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了。

    “听说王爷和王妃又闹别扭了呢。”

    “你怎么知道?别乱说,谁不知道王爷宠着王妃呢。可别学那个什么丽姬,到时候又被丢了出去。”

    “哎呀,这次是真的,王妃都好多天没有进过星璃院了,你不知道?”

    “真有这回事?”

    “那当然了,我每天往书房那边送早膳,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这话,传来传去,就传到了张嬷嬷的耳中。

    她虽然是在绣庄那里帮忙,可是隔三岔五还是要回王府来住的。

    不然,如何打探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张嬷嬷自以为机会来了。

    太后不喜楚阳,也同样不喜霍瑶光。

    如果不是因为霍瑶光曾救过皇上一命,太后早就对她动手了。

    张嬷嬷行事也算是老道,又打听了几个人之后,才确定王爷的确是有十几天没有踏入过星璃院了。

    太后想到了之前云容极和叶兰铭曾来过府里。

    当时,好像还是王妃亲自接待的。

    张嬷嬷的眼睛一瞪,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一样,快速地去给自家主子传信了。

    霍瑶光和楚阳都没想到,这一次,也算是歪打正着了。

    京城皇宫。

    皇上接过太后递过来的密函,匆匆一扫之后,微微笑道,“母亲,现在您可放心了?朕早就说过,云容极和楚阳因为霍瑶光,已经生了嫌隙。”

    太后的面上愈发沉静了下来。

    “丽姬这个颗棋子已经废了,皇上就不打算再往静王府里添人了?”

    皇上一听,就又开始头疼了。

    安插棋子,未必就一定是要从他的身边安排女人呀。

    再说了,楚阳谨慎惯了,不然,这么多年,又怎么会一直活地好好的?

    “哀家知道你的意思,可是你要明白,关键之时,还得是他身边的人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皇上不知想到了什么,一瞬间,双目微寒,一层阴霾浮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